雲凱你跑最後一棒好了。」

 

「不!最後一棒是比賽的成敗關鍵耶,跑差了怎麼辦?楓情,這個重責大任還是交給你好了。」

 

我這時發現我們兩人開始僵持不下,誰也不想跑最後一棒。畢竟最後一棒要跑的距離比較長,又是比賽的成敗關鍵,我們兩個人誰都不想成為班上的千古罪人。

 

此時班長突然鑽進了我們兩人身體的空隙之間,強硬地用手把我們兩人的身體推開,還邊推開邊說道:「你們不要爭了!先讓你們兩個人競賽,跑跑看四百公尺,看誰跑得比較快,不就知道要讓誰跑最後一棒了嗎?」

 

我聽完班長說的話後,心裡開始在琢磨著:「那我等等故意跑差一點,讓雲凱贏好了,這樣我就不用跑最後一棒了。」我接著還自顧自的,滿意地在心裡:嘿、嘿,我真聰明地冷笑了起來。

 

誰知道當我看向雲凱,發現他的臉上也顯露出了跟我一樣奸險的表情,我就知道我們兩人此時想得居然是同一件事了。

 

天啊!我們還真是英雄所見略同,那我現在到底是該哭還是該笑?

 

當然,我們兩人臉上的表情變化也沒有逃過班長的法眼,班長又開始推了推他那會精光一閃的鏡框,對我們正色地說道:「我說,你們兩個人給我有運動家的精神一點,輸了雖然也不是什麼嚴重的大事,但沒有盡全力跑就是件可恥的事情。」

 

模樣可愛的副班長此時居然也跳出來,用手指著我們,幫班長補槍說道:「你們可不要想耍什麼骯髒的手段!這可是事關全班榮譽的大事,如果你們不盡全力跑,讓我們選出最適當的人選出來比賽的話,就等於是在不尊重我們的對手!」

 

聽完他們兩人說的話後,我和雲凱彼此對看了一眼,兩人一起同時感到無奈而嘆了一口氣後,向他們說道:「好啦,那就跑吧!」

 

接著在體育課前的下課時間我們全班都走到了操場,準備觀看我和雲凱之間的四百公尺對決。

 

在我和雲凱走到操場並肩而立班長也看了看碼錶一小會兒後,班長開始揮下手,喊道:「跑!」

 

聽到班長喊出聲後,我和雲凱一起快速地衝刺出跑道,使出全力地跑了起來。一開始我們兩人的速度不分上下,但跑到三分之一圈時,雲凱超越了我,於是我趕緊加快速度想要追上他的腳步,跑到半圈時,我們兩人又開始並肩而立了。

 

接著,半圈過後,我發現我開始慢慢地超越了雲凱,就這樣一直跑到終點時,雲凱都沒有超越過我,是我跑贏了這場四百公尺的競賽。

 

等到我們兩人都跑到終點氣喘呼呼地站在操場上休息時班長對我們說道:「看來比短時間的衝刺力,是雲凱略勝一籌。但跑到半圈過後,很明顯的以保持速度上來說,是楓情佔了優勢。」

 

副班長用手撫摸下巴呈現思考狀,順著班長的話道:「果然還是要實際上讓兩人跑跑看,才知道要選誰跑最後一棒。」接著她拿起了筆記本像是在記錄著什麼重要的事情,又把話繼續接了下去,「那就沒有疑慮了,看來雲凱適合跑第一棒,而楓情比較適合跑最後一棒。」

 

全班的人聽完班長和副班長冷靜又客觀的分析後,都點了點頭。

 

班長看大家都點頭表示認同後,開始提高音量說道:「那就這麼決定了,接下來的體育課我都會跟老師借時間來讓我們班的選手練習跑大隊接力,讓選手們有時間能夠培養默契,不要忘記在大隊接力的比賽中,除了速度外,團隊默契也是非常重要的。」

 

副班長也帶起了她那招牌式的笑容,看著我和雲凱。接著她慢慢地走到我們面前,輕輕地拍著我和雲凱的肩膀,接過班長的話,看著我們靦腆地說道:「選手們必須要趕快開始培養默契,讓我們迎向勝利喔!」

 

等到我們班的選手名單和棒次順序全部排好後,我們就常常在體育課和下課時間來練習大隊接力,一開始練習時,常常會發生掉棒之類的小插曲。但一回生、二回熟,在班長和副班長的監督指導和我們選手間的努力練習下,我們已經越跑越好,到最後幾次練習時,更已經練習到爐火純青,基本上沒有意外的話是不可能會在比賽時出醜的狀態了。

 

就在快要接近校慶比賽,全班練習的狀況和選手之間的默契也越來越好的時候。有一天下課,雲凱驀地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說道:「差不多是時候要來幫你練習一下『過人』和『卡位』的技巧了,畢竟你的位置很重要,可是影響整體比賽的關鍵,而全班跟你速度差不多,能幫你練習的人,看起來也只有我了。」

 

我疑惑地問他道:「過人和卡位技巧?」我怎麼從未聽說過?

 

雲凱向我解釋道:「沒錯!大隊接力除了比拚速度外,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過人』和『卡位』,也非常的重要。當你遇到速度跟你差不多,甚至跑得比你快的對手時,如果你過人和卡位的技巧夠好,他會永遠在你的後方,沒有辦法超越過你。」

 

聽完雲凱的解釋後,我詫異地向他問道:「真的假的?這麼神?」

 

「當然,我可是天才耶。你居然不相信我說的話?」

 

「哈、哈,這麼說也是。」我接著瞄了雲凱一眼,撇過頭對他說道:「那還等什麼我們趕快來練習吧!」

 

雲凱聽完我說的話後,對我輕輕莞爾笑了一笑。

 

從這一天後,我們就這樣開始抓緊時間練習起過人和卡位的技巧了起來,而我發現在我們練習的過程之中,我們的感情和默契似乎比以前更加要好了。

 

時間一晃就晃到校慶的前幾天,我打了通電話給小佳,向她確認她是不是真的會來我們學校表演,沒有想到她居然說她真的會來我們學校跳舞,還跟我說了她們的表演時間,要我到時候一定要去看她的表演。

 

我跟她說我當然一定會去看她的表演,畢竟我可從來都沒有看過她跳舞過,怎麼可以錯過這麼好的機會,跟小佳在電話裡面說著說著,我突然發現我好像越來越期待校慶了,還真希望校慶可以現在馬上開始……

 

名為命運的時針轉動的速度相當得快,才一眨眼的工夫,轉眼間就來到我們學校的「百年校慶」當天了。

 

這一天,我和雲凱聽說早上有園遊會,一早就相約,一起走到學校司令台的廣場前,當我們看向廣場,我們兩人的下巴都震驚到差點沒有掉了下來。因為我們看到裡面有好幾百個攤販佇立在廣前中間,裡面的攤販還有吃有玩的,好不熱鬧。

 

我們四處隨處走動逛逛後,還發現居然有好多的攤販是某些班級的學生自己經營起來的,看著他們在烈陽下揮舞著身軀而留下的汗水,雖然感覺得到他們在擺攤的過程中有吃到些苦,但看著這些學生們,他們臉上的表情看起來都非常的快樂,讓人感覺得到他們是在享受這次校慶的「園遊會」活動,而不是只是在販賣東西而已,而這些攤位上的同學之間的感情看起來似乎也隨著園遊會活動的進行,開始變得越來越融洽無間了。

 

邊走邊看著,我疑惑地向雲凱問道:「奇怪,原來這些攤販,學生也可以經營的嗎?看起來很好玩啊。為什麼我們班從來沒有人提過?」

 

雲凱斜著眼看著我,「那還用問嗎?因為我們是資優班的學生阿,其實這次學校會讓我們參加大隊接力的比賽就讓我覺得非常震驚了!」雲凱接下來又耐心地向我解釋道:「而且要擺攤要弄得好的話就必須要花更多時間規劃和經營,我想應該是校方不想要讓我們資優班的學生分心,希望我們能夠認真專心的讀書考上好的大學,所以才都沒有老師向我們提及擺攤的事情吧。」

 

聽完雲凱說的話後,我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了,我此時也一邊在思考:的確,如果要擺攤的話就會分散我們的讀書時間,讓我們分心,畢竟要好好地規劃設計園遊會裡的活動,讓大家玩得盡興,可不是光靠一兩天就可以解決的事情而已。

 

但看到有擺攤的班級,看著他們每位同學臉上的汗水和笑容,讓我覺得校方似乎也讓我們喪失了一個獨立學習和跟班上同學之間能有更深層感情培養的機會,所以校方的用心良苦,還真的很難說到底是好是壞?只能說有些事情還真的是見仁見智,世界上有許多事情是無法面面俱到、兩全其美的。

 

看著這些擺攤同學的面容,我想我很羨慕他們,尤其是他們臉上因滿足而落下的汗水和因感受到幸福而綻放的笑容。

 

接著,我和雲凱走著走著,不小心就看到了一個有趣的攤販,裡面玩的遊戲好像還可以讓我們兩人排解和抒發一下平常因讀書而累積的沉重壓力。

 

我覺得那個看起來非常有趣遊戲就是--「人體九宮格」。

 

我看著攤販內海報上面標明著的,每人玩這個遊戲的收費,心道:一次一百五,是吧?

 

看著標價,我和雲凱彼此對看了一眼,一起發出了冷笑,我們想的絕對是同一件事沒有錯:那件事就是,「我們」絕對會讓你們後悔收了我們的一百五的。

 

事實證明果然就是如此,在我們付錢開始玩遊戲後,我們兩人就不斷的讓他們的工作人員哀嚎不斷,但因為有收費的關係,他們連大氣也不敢哼一聲。

 

雖然他們準備的球是偏軟的,但我打出的力道,還是讓眼前拿著人體九宮格道具的同學,「哇!哇!」地大叫了起來,還一直跪求我不要再玩下去了。

 

我原本以為我已經夠狠了,不經意轉過頭看向身旁的雲凱,卻沒想到他比我更狠,不知道他是故意的,還是真的準度奇差無比,他投出去的球沒有一個是往身體中央處打的,不是在打那個同學的臉,就是在打那同學的重要部位。

 

雲凱眼前拿著人體九宮格道具的那位同學,雖然早就已經被打腫青了臉,還是一直高喊著:「不要打臉!不要打臉!我還要靠臉吃飯啊!」但雲凱當然不會浪費掉自己的一百五,還是不斷地丟出看似準度奇差的球(其實在我眼裡看來,應該是準度奇佳才對),那個同學到最後都還已經不知道要用雙手防守住臉,還是命根子才對了。

 

我想,裡面的同學們應該已經後悔讓我們這兩個變態進來這玩遊戲了吧,有些人的錢的確就是沒有很好賺的,比如說像我們這種人的錢就是。

 

在我們玩完遊戲後,到開始讓我們選擇贈品時,我發現贈品區裡面有個底色是粉紅色的幸運手環相當的特別,這手環上還有許多很可愛的紅色「愛心」圖形和一隻模樣可愛的白貓圖案在上面,讓我覺得它看起來可能非常的適合小佳。

 

於是,我問了問裡面負責兌獎的同學,這個粉紅色的幸運手環要怎麼換?

 

那個負責兌獎的同學對我說道:「這個幸運手環可算是我們的大獎耶,它還是『全球限量版』的喔。」

 

全球限量版?這麼特別!同學,你可不要騙我啊。

 

聞言,我接著繼續問道:「哦?那要這麼樣才能得到它呢?」

 

那個負責兌獎的同學看了看一張上面寫著各種兌獎資訊的紙條後,對我說道:「嗯,看起來好像至少要七條連線才能換到喔。」

 

雲凱驚呼道:「七條?有沒有搞錯,也太難了吧!你們開的是黑店嗎?」

 

我環著手,冷哼道:「雲凱,沒關係,既然遊戲規則是這樣,我們就來多玩幾次,打到打出有七條為止吧。」

 

雲凱聽完我說的話後,他聽出了我話中的絃外之音,等他會意了過來後,配合著我,笑著對他們說道:「好啊,反正這麼好玩的遊戲,還可以順便讓我們抒發一下長期讀書而累積下來的壓力,不多玩幾次我也覺得好可惜,我們資優班的學生,壓力可都是特別大的喔,只是平常沒有機會發洩出來而已,這根本就是上天賜予給我們的良機,同學你們可是在做功德阿。」

 

裡面拿著人體九宮格板子的同學們,聽完我們說的話後,一堆人的臉上都嚇得開始冒出了冷汗,臉上的表情都好像在說:「我們可一點都不想要進醫院啊,拜託別玩了!」

 

後來,他們負責的同學們直說我們可以直接拿走贈品沒有關係。我和雲凱推說這怎麼好意思,還是讓我們按照遊戲規則來換好了,但他們還硬是要把贈品送給我們,只求我們不要再玩下去就好。我們看他們的態度這麼堅決,也不好意思拒絕人家的好意,畢竟他們這麼想要送給贈品給我們,我們又怎麼好意思拒絕他們呢?

 

於是,我接著就開心地把可以送給小佳,而且還聽說是「全球限量版」的粉紅色幸運手環收進口袋,打算跑去買些食物和飲料補充體力了。畢竟我們剛剛稍微活動了一下,好像已經消耗掉了太多的體力,的確是差不多到了我們該覓食的時間,肚子也早就已經在「咕!咕!」叫了。

 

就在我和雲凱買了草莓煉乳和兩杯珍奶過後,繼續走在攤販之間逛大街時,我發現了一個熟悉的面孔正怔愣在一個攤販前猶豫不決。

 

咦?那個在攤販前猶豫不決的人,不就是冠綸學長嗎?他到底看到了什麼?到底是什麼東西讓他這麼難以下定決心?

 

我和雲凱對看了一眼後,兩人好奇地走到冠綸學長身旁,想看看他到底在煩惱著什麼事情?

 

我走到冠綸學長身旁後,從他的後方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向他問道:「學長,你在苦惱著什麼?」

 

學長被我嚇到全身抖了一下,不過他在感受到我的存在後,把頭往後轉向我,「楓情,原來是你啊。我還以為是誰呢,差點嚇死我了!」看他這樣不正常的反應和被驚嚇到的表情,我察覺到這攤販裡面肯定有文章,因為我只是拍個肩,居然就可以把他嚇得魂不附體了。

 

接著冠綸學長開始用不同以往的眼神,低聲地向我和雲凱示意道:「你們仔細看看這個攤販,你們有沒有看到裡面有什麼不尋常的東西?」

 

於是,我和雲凱把視線轉移到攤販內,訝異地發現攤販裡面居然有許多身材火辣,面容姣好的女同學們在賣飲料,但當然賣飲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們還統一式地穿著跟內衣差不多大小的衣服,讓身材的曲線可以若隱若現,衣服下方還搭配著短熱褲,再向清純的男同學們推銷飲料。

 

這次還真的是讓我大開眼界了,原來園遊會裡還有這種推銷方式,我原本還以為這種畫面只有在檳榔攤才看得到哩!是說,同學們,妳們還未滿十八歲,還是學生耶,就會穿這種讓人噴鼻血的服裝在販賣商品了,真是小時了了阿!不得不讓我懷疑她們是不是被電視節目給帶壞了?還是現在的社會風氣真的變得這麼開放了,連未成年的學生也慘遭荼毒,小小年紀就被過度成熟化了?這也難怪連冠綸學長的目光也都被她們吸引了,應該要說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很難不會看她們一眼吧。

 

看著這個場景,不知道為什麼我感到有點尷尬,不過我都還沒有說話,雲凱就先搶著說道:「學長,原來你是在看正妹阿?難怪看得這麼入神!」

 

冠綸聽到雲凱說的話後,馬上慌張地,「咳、咳。」兩聲後,用手指著這個攤販內貼的海報,解釋道:「不是啦,我是在想這個『心碎的感覺』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恍然大悟,「那簡單啊!你買買看不就知道了?」

 

雲凱接著好像發現了什麼,對我說道:「楓情,等等……你看看標價,好像真的不太尋常阿!」

 

聽完此言,我把視線瞄向標價。

 

天啊!是什麼飲料這麼貴!一杯要一百元?

 

看了標價,我和雲凱面面相覷,我們終於明白冠綸學長為什麼會這麼猶豫不決了。

 

冠綸看著終於恍然大悟的我們,說道:「雲凱說的沒有錯,我會這麼猶豫不決的原因就是因為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問裡面的同學,她們也打死都不說那是什麼,直說買買看就知道了,但因為她們的飲料包裝是有顏色的,實在也看不出裡面裝的東西是什麼。」

 

於是,我和雲凱討論了一番過後,我對冠綸說道:「其實我們也很想知道那是什麼,不如我們合買吧?這樣就算買到了什麼怪東西,三個人分一杯應該也還好,損失也不會太大。」

 

冠綸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後,我們就湊錢,由冠綸學長向裡面其中一位身材火辣,面容姣好,笑起來還感覺特別甜的女同學,買了一杯「心碎的感覺」,那女同學看我們付錢買了飲料,也拿到商品後,她還勾起了一抹愉快的笑容,莞爾笑著對我們說:「這是我們店內販賣的最有名的商品,很好喝喔,請你們慢用!」

 

這女同學的服務還真是親切,雖然這飲料有點貴,但我和雲凱都決定如果等等喝了覺得好喝的話,就各自再買兩杯來喝好了。

 

學校教的好,我們兩人自然懂得「長幼有序」的道理,於是搶著要冠綸學長先喝,我們之後再喝就好。

 

學長訕訕地向我們說道:「那我就先喝囉。」

 

我和雲凱點了點頭,接著我們就看著冠綸學長插上了吸管,喝了一口。我此時看著學長邊喝邊心想:這一杯「心碎的感覺」標價這麼貴,可能是什麼葡萄美酒之類的東西吧?

 

卻沒想到學長才喝了半口,就「靠!」的一聲罵了出來。

 

我和雲凱此時臉上都是滿臉的疑問號,連忙問:「怎麼了?這杯到底是什麼東西?」

 

「他媽的,是白開水!」冠綸學長氣憤地罵道。

 

我和雲凱聽完冠綸學長說的話後,彼此對看了一眼,我們兩人此時想法應該是一致的,我們此時當下的感受就是:我們應該也不用喝了吧,這杯飲料果然如其名,喝完後真的很讓人心碎阿!

 

而賣這杯「心碎的感覺」的給我們女同學,從頭到尾都在我們身旁看到了一切,她在一旁笑得眉開眼笑的,好不快樂,就像個天使般。

 

冠綸學長忿忿地向那個女同學問道:「同學,妳叫做什麼名字?」

 

被學長這樣一問,女同學停止了臉上的笑容,指了指自己,反問學長道:「你是在問我的名字嗎?」

 

冠綸學長向她點了點頭。

 

那位女同學再度綻開了臉上的笑容,微笑著回應冠綸學長道:「我的名字叫『小可』。」

 

我想冠綸學長原本是想開罵的,但他看著她那既美豔又像天使般的笑容後,呆呆地愣住了,過了一會兒才回過神,紅著臉說道:「小可,我會記住妳的。」

 

接著,說完話後,冠綸學長就拉著我和雲凱的手轉身離去。

 

買完那杯「心碎的感覺」也遠離了那攤販後,冠綸學長驀地轉過身嘆了一口氣,對我說道:「沒有想到居然會遇到這種事,不過既然剛好讓我遇到你了,我有些話想對你說。」

 

「哦?」有話想對我說?冠綸學長到底想說什麼呢?

 

「你也知道我現在已經高三了,要準備考大學,離開這間學校了。」

 

我疑惑地問道:「所以?」

 

「所以……我想把吉他社交給你,你在吉他社也很得人心,讓你當社長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我感到有點詫異,「可是我在吉他社裡並不是技術最好的人啊,這樣當社長沒有問題嗎?」

 

冠綸回我道:「你放心好了,吉他社還有指導老師呢,要不然老師是做什麼用的?何況你有問題的話還可以打電話找我求救,我會回來幫你的。」

 

「……這麼說也是,可是我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冠綸看我猶豫不決,斬釘截鐵的對我說道:「別婆婆媽媽的了!我和社團裡的幾個重要幹部都討論過了,你的確是最佳的人選,你現在只是自信不足而已,並不是不能當社長。不過這還是要看你的意願,你要是不答應我這件事,我可是會含恨去讀大學的喔。」

 

「好吧!我答應就是了……」冠綸學長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不答應他好像也說不太過去吧?而且也是因為他,才讓我有機會可以創作出送給小佳的自創曲,我的心裡其實一直都很感激他,趁現在有機會可以還他個人情好像也不錯。

 

冠綸看我答應他後,開心地說道:「你已經答應我了,就不能反悔喔!」

 

我向他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反悔,還要他認真地準備大學的考試,不用擔心社團的事情。

 

「嗯,被學弟操課業的心,還真的覺得有點怪不好意思的。」冠綸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後,繼續說道:「不過總於放下心中的大石了,那就先這樣囉!我等等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晚點還要讀書呢,那我就先離開囉!」

 

我和雲凱向他點了點頭,冠綸跟我們招完手說再見後,接著他就走向遠處慢慢地離開了。

 

在冠綸學長離開後,我和雲凱打算找個空曠處坐下來休息,畢竟我們好像已經走了一整個早上,都已經走到覺得有點累,腿也有點酸了,不休息一下,下午的大隊接力還不知道該怎麼跑呢!

 

沒有想到就在此時,我們的眼簾映入了一幅讓我相當傻眼的畫面。

 

我輕輕揉了揉自己的雙眼,再揉了揉,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

 

不遠處,居然有一群人穿著一種白色為底的統一式服裝,仔細一看,衣服上面好像還印有我和雲凱的名字,人群的正前方還有許多人拿著一個上面寫著:「楓雲粉絲會」的紅色大布條,打算往我們這裡的方向跑過來。

 

她們過來的方式還相當的可怕,是瘋狂地一邊尖叫,喊著我和雲凱的名字,一邊朝著我們這裡的方向衝過來的。

 

我看著不遠處的她們,舉起自己顫抖的雙手,向旁邊的雲凱問道:「現在是什麼情形?『楓雲粉絲會』是什麼東西?我們有粉絲會?我怎麼從未聽說過?」

 

雲凱看到眼前的情景也傻愣住了,喃喃地說道:「沒有想到她們真的存在,我原本還以為只是謠言而已。」

 

我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的,「你到底在說什麼跟什麼啊,而且她們的人數多得跟一群在搶食物的蟥蟲群差不多,要是她們就這樣直接衝過來,看著這氣勢,我們等等應該會被她們直接踏平吧!」

 

雲凱反應比我快,他直接抓著我的手,喊道:「先別管這麼多了,我們先跑再說吧!」

 

於是,雲凱就這樣拉著我的手,我們一起有方向性地跑向了遠方,打算先遠離那些還沒有冷靜下來的人再說,要不然我們都怕等等被她們追到,說不定會被她們扒到一件衣服都不剩也說不定。

 

我不知道雲凱要帶我去哪裡,只知道沒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都還沒有開始跑大隊接力,就先破不得己,必須要開始長跑了,這還真是作夢都沒有想過的事。

 

也好,就先當作跑大隊接力前的暖身吧!

 

等我們開跑,跟那些人拉開了距離,兩人還一起很有默契似地往同一個方向快速衝刺,終於跑到一個空曠的地方,把她們全部的人都甩開,停下了腳步在休息時。我抬起了我的頭,才發現這個地方其實對我們來說一點都不陌生,這裡是一個讓我們非常熟悉也非常懷念的地方,我們兩個人還跟這個地方真有緣。

 

這個地方就是我當初為了小佳,找到的那個「讓人不用心去觀看不會特別去注意到的『校園圍牆的角落』」,也就是我攀牆跑到校外去揍人的那顆大樹旁,來到這裡,撫摸著這棵大樹,回想過去發生的點點滴滴,居然讓我有許多複雜的情緒頓時全都湧上了心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瑆桓 的頭像
瑆桓

【瑆桓¤靈魂£創作¶天地】

瑆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欣悅
  • 大隊接力 有時排強弱也很重要 (((:事關輸贏
    人體九宮格 遜咖會很累慘ㄉ><
  • 對阿
    大隊接力的比賽,排順序真的也是一種藝術
    不過通常都是會把最強的人分別排在最前和最後啦
    畢竟這兩邊是最主要影響士氣和整體比賽的關鍵
    人體九宮格真的不能讓體力太弱的人拿板子,要不然真的會累慘,很可憐
    感覺起來,欣悅參加過的校園生活體驗好像也很豐富喔(XD)~^^

    瑆桓 於 2013/03/01 17:11 回覆

  • 杜筑海
  • 噗~人體九宮格的同學~真的是
    無話可說的功德無量喲~
    :)
  • 哈哈
    真的,我覺得這真的也算是一種慈善事業,
    我一直都很佩服會想辦人體九宮格遊戲來取悅大家,讓大家玩的開心的同學們~XD

    瑆桓 於 2013/03/01 17:51 回覆

  • 曹夢得
  • 先推!
    今晚要先處理『老東家』的回覆
    明晚再來賞文喔
    掰啦^^
  • 謝謝夢得
    沒關係,等夢得有空時再來賞文就可以了
    我家大門永遠為你敞開~XD
    晚安~^^

    瑆桓 於 2013/03/02 00:33 回覆

  • greamo
  • 中間幾個梗讓我覺得很好笑XD
    白開水,心痛的感覺......(笑慘)

    大隊接力以前我是跑第三棒最多,用來拉開距離的角色-/-
    雖然沒拉開會很丟臉就是了(掩面)
    雲凱這麼信任楓情~哦呵呵

    感謝分享~XD
  • greamo出現了,
    我每次更新好男人?壞男人?
    不知道為什麼都很期待妳的出現呢~XDD
    (可能是因為每次看妳的留言,都會特別覺得有成就感?~呵)

    真的,第三棒真的也很重要呢!!!!
    原來greamo也跑得這麼快,新發現(筆記)
    我以前跑大隊接力常常都是跑倒數最後兩棒說
    決定勝負的關鍵性角色之一?
    所以等到楓情跑得時候,
    可能到時候就會變成我跑得最神的一次的個人體驗談了(咦???)

    謝謝greamo的來訪喔,看到妳來看文,覺得很開心~^^

    瑆桓 於 2013/03/02 15:56 回覆

  • 厭情
  • 那個人體九宮格我也想丟丟看XD

    楓雲粉絲會也不錯^^
    我喜歡楓情(^___^)Y
  • 厭情沒有玩過人體九宮格嗎?
    我原本還以為大家應該都有在園遊會時玩過呢~XD
    很好玩喔,厭情以後有機會的話,也可以去體驗玩玩看看~^^

    謝謝厭情
    我會幫妳轉達給楓情的,他知道有人喜歡他,一定會覺得很開心的~^^

    瑆桓 於 2013/03/05 19:25 回覆

  • 曹夢得
  • 心碎的感覺、真的讓我很心碎><
  • 哈哈~
    心碎的感覺是我高中真實發生過的體驗
    我和朋友那時也覺得超心碎的~XD

    瑆桓 於 2013/04/19 23: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