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帶好朋友一起來玩。」雲凱後來跟他們聊了一會,還說了一些我聽不太懂的話題。

 

當他們停止談話後,接著就有一位性感美女自動領路,準備帶我們從現在的位置進入VIP包廂。

 

那位性感美女帶領我們從電梯門口附近的明亮大廳走進了一條稍微黯淡許多的走廊,隨著我們的步行前進,室內燈光的明亮度開始越變越暗,當我們緩緩快要走到這條走廊底邊的盡頭處時,我隱約看到前方左邊的牆面猛地顯現了一個原本就設計好的通道,它是一個約三個人身大的入口。

 

從入口的內部裡還透出些微五光十射的燈光照在昏暗的走廊地板上,當我們走近這個入口時,我聽到最流行的西洋流行樂的音樂聲和吵雜的人聲,穿透了我的耳膜。

 

接著,等性感美女帶我們走進了入口,一進入到室內,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個熱鬧喧嘩的場景,這裡的室內空間很大,有滿滿的人,有男也有女,我估計至少大概有幾百人正在這空間裡頭吧。

 

一走進室內,就聽得到我們四周有許多人正在喧嘩,亂哄哄地一片,到處都很吵。

 

走進來後,我隨意到處看了看,看到了一個唯美的畫面,害我愣了一下,我發現有些人在吧檯前向調酒師點酒,不過點酒當然不是重點。重點是,吧檯裡的調酒師不管是男是女,都年輕貌美的不像話,他們的打扮像極了動漫裡面才會出現的人物,害我差點以為我是看到一群調酒師在夜店裡Cosplay。

 

隨便暼了幾眼,還發現有些人看起來像極了混血兒,看來這些調酒師的外在條件很好,應該都是經過特別挑選才能進來工作的。而且我還注意到許多去點酒的人,醉翁之意根本不在酒,我懷疑他們根本是去找調酒師聊天的吧?很多人一邊點酒一邊就跟調酒師搭訕起來了。

 

在這一區,甚至還可以看到有些人直接站在吧檯附近搭訕別人,或者是看到一群人坐在高腳椅上靠著吧檯打牌、搖骰子、玩遊戲罰起酒來了。

 

可能因為我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景,不知不覺看得有點入神起來,當我回神過後,發現雲凱和性感美女早已離開了入口,離我還有些距離時,我連忙趕緊跟上雲凱和性感美女的腳步。

 

後來,走著走著,當我們經過了舞池,我往舞池的方向一瞥,發現這裡的舞池還真的不是普通的大,它居然可以同時容納好幾百人,讓幾百個人在裡面同時跳舞,舞池的場地裡頭還有插著四根鋼管的表演台,不過目前還沒有看到人在表演台上面跳鋼管舞就是了。

 

在舞池裡跳舞的男男女女看起來都很嗨,不過這裡除了舞池外,在舞池的最前方還有一個要走樓梯才上得去,我現在不太確定到底算是舞台還是表演台的小場地。在小場地上現在有個外國DJ正在播放西洋的熱門舞曲,搭配著正在舞池裡跳舞和談話的人群,這裡的人聲和音樂聲混在一起,交織成了一片。

 

性感美女帶我們走捷徑繞過舞池後,我們接著又經過了一些有沙發和高腳椅的區域,就在我覺得這裡也太大,正納悶我們的包廂怎麼走了這麼久都還沒有走到時,我們就來到了一個跟其他區域獨立開來的地方。

 

這個地方的入口處有放置一個跟半身人高差不多高的直立牌子擺放在門口的最前方,牌子上面寫著「VIP包廂」,這個牌子的左右兩邊還有兩位西裝革履的壯碩男子在看守這個區域,我猜測他們可能是在防止有不是VIP包廂的客人不小心進入吧。

 

果不其然,我猜得沒有錯,幫我們領路的性感美女對VIP包廂門口的兩位壯碩男子說了幾句話過後,他們才放我和雲凱進入這個區域,進到裡面後,裡面的服務生很禮貌地對我們微微一躬身後,才帶我們兩人緩緩地走到了我們包廂的位置。

 

當我走進我們的包廂時,我才發現我們這裡的包廂看起來比一般普通的包廂還要再高級一點,我們的包廂入口處居然還有設計一個顏色是半透明白色、可以讓人拉動的紙拉門。這個設計真不錯,它看起來有阻隔外面太吵雜的人聲和音樂聲,讓包廂裡的客人可以把包廂外面的雜音隔絕開來,在包廂內好好聊天的效果。

 

我們包廂裡的沙發椅看起來也比一般的沙發椅還要更加柔軟、更加高級,而在包廂內的整體空間規劃中,除了門口沒有放置沙發椅外,其他的方位都有擺放長形沙發椅,靠門的左右兩邊各有一個、靠牆的最後方有一個,一共有三個沙發椅。在房裡的正中央處還有放置一個木製的長型小桌,桌上擺放著幾個玻璃酒杯和一個已經點燃、感覺還頗有情調的蠟燭燈在包廂內隱隱發光、揮灑它的生命光輝。

 

等服務生先招呼我坐上靠近門邊的右邊沙發椅上後,雲凱也坐到了我正對面的左邊沙發椅上,而在包廂內最後方的那張靠牆沙發椅看起來就像是特地要留給什麼人坐的,我這時想到雲凱有說他有約其他的朋友來,看來那個位置應該就是要留給他們坐的。

 

雲凱坐上沙發椅後,接著就招手叫服務生過來他身邊,他靠在服務生的耳邊對服務生說了幾句話,服務生點點頭離開後,過了幾秒才又走進我們的包廂,這時我注意到,服務生手上拿了一個看起來比一般的水壺還要再大一點,感覺還頗有設計感的小鐵桶放到桌上。

 

我往小鐵桶裡面一看,發現小鐵桶裡面放滿了冰塊,後來服務生又在小鐵桶的旁邊先放上了一塊面積頗大的紙巾,把它摺疊起來後,隨後才在紙巾上放上了一個冰塊夾,讓人可以從小鐵桶裡夾冰塊到酒杯中。

 

就在我覺得這裡還真講究時,還有另外一位服務生驀地出現了,他拿了一瓶酒和一個看起來比一般的酒杯還要更高更加狹長的杯子放在我們的桌上,服務生接著還直接幫我們開了酒。這時雲凱向我介紹了這瓶酒,他劈哩啪啦說了一堆,但我卻只記住他說這瓶酒是麥●倫經典雪莉桶12年的深金色酒。

 

服務生開了酒後,又幫我們把酒瓶裡的酒倒進那個看起來比一般酒杯高也比一般的酒杯還要更加狹長的杯子內,等那杯子被倒滿了酒後,他才停止了倒酒的動作。服務生接著還貼心地夾了些冰塊在我們的酒杯內,接著就用那個狹長杯在我們的酒杯裡倒了一點酒,服務生幫我們倒了第一杯酒後,後來又放了一本menu在桌上,兩位服務生確認我們暫時還沒有要點其它的東西後,才緊接著關上紙拉門,離開了我們的包廂。

 

我覺得他們的服務態度很好,動作很輕柔、優雅、舒服,讓人有種可以在這裡好好地放鬆的感覺,我開始覺得我並不討厭這地方了。

 

服務生離開我們的包廂之後,我喝了一口這酒,這酒令人驚奇的滑順,還帶有濃郁的乾果和雪莉酒味,同時與燻木及辛香料味融合地恰到好處。

 

喝了一口後,我開始好奇還可以點哪些酒,於是我翻開了menu,發現還可以單點好多的調酒,比如說:長島冰茶、威士忌可樂、環遊世界、天使之吻之類的。也可以點一口酒(一口酒顧名思義就是小小一杯,一口就必須喝完的酒)和眾所皆知的啤酒。但menu裡的酒的單價都比一般外面賣的酒的價格還偏貴了許多,此時看到標價我才注意到這間夜店裡頭的酒是單點的,並不是曾經聽同學說的那種可以喝到飽的那種夜店,雲凱帶我來的這間夜店感覺就是屬於那種比較高檔、層次比較高的夜店。

 

在大略地看過menu後,我終於假裝不經意、其實心裡很在意地問雲凱道:「說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他們都叫你『凱哥』,還有『我們的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好奇,果然你才一進包廂不久就問了。」雲凱勾起了他的笑容,向我解釋道:「其實我只是認識了一個算蠻大咖的朋友,跟他來過這裡幾次,才能有比較特殊一點的待遇,他等等也會來。」

 

雲凱後來好像又想到了什麼,像是要向我證明他算是小咖似的,特地對我補充道,「等他來時,他通常不只會開一瓶酒,還會開好多瓶幾萬塊的酒喔。」

 

……

 

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意思就是說,你們一人比一人還誇張就對了,我今晚到底是進入到了什麼異世界裡了阿。

 

雲凱看了看他的錶,「不過他好像遲到了。」後來,他還又補充了讓我感到非常驚訝的一句,「而且那個人你也認識喔。」

 

真的假的?我也認識他?

 

雲凱,你應該是搞錯了什麼吧。

 

不要其實他是我只看過一眼的路人,你就說我也認識他喔!

 

我平常的生活算蠻單純的耶!我完全不記得我有認識這麼大咖的人啊!

 

「誰?」我疑惑地問他道。

 

「他要我先不要告訴你。」雲凱勾起了一抹有點邪惡的笑容,「他說,這樣你看到他出現時才會有覺得驚訝的感覺。」

 

基本上,他還沒有來我就已經感到很震撼了。而且我現在的心情狀態應該已經到了不只是驚訝,而是驚嚇的程度了。

 

就在我還想要繼續追問雲凱這個人到底是誰的時候,我們包廂的紙拉門被人猛地拉開了,紙拉門被拉開後,我發現門口除了一位拉開紙拉門的服務生外,我的視線裡還出現一位帶著笑容,外表看起來非常陽光的女生,她有一頭長褐髮,還有藍色的眼睛,白皙的皮膚,但她的臉孔看起來是東方人的臉孔,像極了混血兒。

 

此時,看到這個在門口倏然出現的女子,我還覺得她好像有點面熟,我剛剛是不是有在哪裡看過她?

 

還好我還沒有得失憶症,看了她的面容幾秒過後,我馬上就回想起來了,她是剛剛在吧檯裡面的其中一位調酒師。

 

「雲凱,你今天帶了新朋友來啊?」她看了我一眼後,就衝我們咧嘴一笑,「我之前好像沒有看他跟你來過耶,長得還蠻帥的,剛好是我喜歡的類型說,我最喜歡這種看起來感覺就很溫柔、對女朋友會很好的溫柔型男生了。」

 

聽完她說的話,我錯愕了一下,原來對女朋友很好是從外表就可以看得出來的嗎?

 

「對阿,他是我已經認識了好幾年的好朋友。」雲凱接著又向她補充道:「而且他今天是第一次來夜店玩喔。」

 

「真的假的?」她聽到雲凱說的話後,瞪大了又圓又大的杏眼,看著我,發出了驚人之語:「那今天一定要把他灌醉,才能讓他回家的阿。」

 

她說完話之後,就迅速地轉身、走到她身後的服務生旁邊,在服務生的耳邊輕聲低語說了幾句話後,那個服務生好像聽懂了什麼、點了點頭,然後就離開了現場。

 

……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她跟服務生竊竊私語一番後,我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等服務生離開後,她轉回頭看著我,伸出她的友誼的手,對我說道:「您好,我叫做『伊米亞』,是這間店裡的調酒師。」

 

「您好,我叫做楓情。」我也伸出手回握,還問她一個讓我感到很好奇的問題,「妳是混血兒嗎?」

 

「嗯,我爸爸是法國人喔。」接著她就像是跟雲凱非常熟稔般,很自然地坐到了雲凱的身旁。

 

在她坐下後,我們閒聊了一下各自的生日和星座之類的瑣事一會,服務生就走回來了,我注意到服務生端著一個盤子走到我們的面前,盤子上放了六個玻璃酒杯,酒杯裡裝滿了酒。

 

等服務生把六杯酒都放到我們的桌上後,我往桌上仔細一看,發現這六杯酒的杯緣上面都撒了一點鹽巴,除此之外,杯緣上還都各放著一片薄薄的檸檬片在上頭,而酒杯裡面的酒的顏色看起來具有紅茶般的色澤。

 

「這些酒是?」看到這些酒出現在桌上,我發出了疑惑。

 

「長島冰茶。」伊米亞用不到半秒的速度,直接回答了我。

 

聽她說出酒名後,我又想起班上那位常常去夜店的男同學曾對我們班上其他的男同學們說過的話,我記得他好像曾經在聊天時有跟我們說過一些關於酒類的小常識,其中一個就是關於「長島冰茶」的:「長島冰茶」,混合了伏特加、琴酒、蘭姆酒等酒,都是酒性強烈,易醉調酒,女生送男生這酒,通常是想試探一下男生酒量,如果對方一杯就掛,女生省得拒絕男生,直接淘汰出局,當然如果一杯下肚還能談笑風生的男士,自然會讓女士們刮目相看。

 

果然,當我回想同學的話完畢,她馬上就拿起一杯酒想要開始測試我了,「當女生一口氣喝完一杯時,男生也要一口氣喝完一杯,這樣才『紳士』喔。」

 

不是吧……我現在才知道,「紳士」原來是這樣子去定義的。

 

聽她說完話後,雲凱隨手就拿起了一杯酒、打算陪我喝,看雲凱拿起了酒,我也趕緊拿起一杯酒,捧好杯子。反正她的目標看起來就是我,看來把夜店新手灌醉可能是她的樂趣,我看我是逃不掉的,還是乖乖認命吧。

 

「乾杯。」接著,在聽見玻璃的杯緣碰撞在一起發出清脆的聲響後,我們三人就把酒杯裡的酒一飲而盡了。

 

「再來一杯!」伊米亞看我們都一飲而盡,也含了檸檬片後,繼續興奮地說道。

 

妳的酒量到底是有多驚人阿?

 

妳真的讓我對女生不太會喝酒這件事改觀了。

 

等我們把六杯長島冰茶都喝完,還又喝了點麥●倫後,伊米亞對我說道:「你的酒量還不錯嘛,平常有在偷喝齁。」

 

偷喝?有嗎?

 

不知道有時在陪家人出去吃飯、交際應酬的時候,常常都有人要我陪他們喝酒,這樣子算不算是偷喝?

 

我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我的酒量可能就是這樣子,在不知不覺中被訓練出來的。

 

難怪我每次跟大學同學出去吃飯偶爾多喝了幾杯時,他們都說我酒量不錯,但我都感到一頭霧水,謝謝妳終於幫我解答出了積壓在我心中許久的疑惑。

 

「不管啦!」伊米亞可能是喝多了,居然把嘴靠在雲凱的耳邊,用手指著我,用嬌柔卻帶有點霸道的語氣說道:「雲凱,你今天一定要把他灌醉,然後把他送來我家。」

 

聽她這樣說,我驚嚇到了,還差點把要準備吞下肚的酒從嘴裡噴出來,噴到她的身上。

 

「那有什麼問題。」雲凱還完全沒有猶豫地答應她了。

 

我有沒有聽錯?

 

雲凱,你居然這麼快就把我給賣了!

 

我怎麼可以做出對不起小佳的事情呢。

 

雲凱可能是察覺到了我感到有點尷尬的神情,馬上接著又對她補充道:「不過他有女朋友了耶。」

 

「真的嗎?」她一邊發出疑問,一邊看著我的反應。

 

我點了點頭。

 

「好吧。」但她好像還不打算放棄這個話題,因為她接著還伸手從她的皮夾中拿出了一張名片,「那等你跟女朋友分手時,要記得通知我喔,這是我的名片。」

 

……

 

我這時才發現,夜店裡的女生都是這麼主動的嗎?難怪有這麼多男生喜歡到夜店玩。

 

不收下她的名片好像也頗怪、頗尷尬的,所以我禮貌性地伸手拿了她遞給我的名片,把它收進我的皮夾中。

 

在拿了她的名片後,可能是因為她現在知道我有女朋友,態度變得比較沒有像一開始見面時那麼熱情,所以氣氛當場變得有些許的詭譎,我只好繼續跟她喝酒聊天化解有點尷尬的氣氛,喝到最後,還喝到我稍微覺得有點茫了。還好,半晌過後,服務生拉開了我們的紙拉門,走到伊米亞身邊,把嘴湊在伊米亞的耳邊,對她說了幾句話。

 

等服務生離開後,伊米亞才起身對我們說道:「原本只是想來打個招呼而已,沒有想到一時之間看到楓情這麼會喝太開心,跟你們聊天喝太多,翹班太久被抓包了。」她向我們揮了揮手後,接著就走到了紙拉門旁,把紙拉門拉開,「那就先這樣囉,我要趕回去繼續上班了。」

 

在我們跟她揮手告別後,她才把紙拉門關上,匆忙地離去,離開我們的包廂門口回去上班了。

 

原來,她是翹班來陪我們的阿!

 

難怪剛剛在跟她喝酒的時候,我就感到奇異,為什麼調酒師可以來陪我們喝酒?一直覺得好像有哪裡怪怪的,但又不太確定確實的原因。

 

我原本還以為又是什麼「我們的人」的好處哩,所以才沒有想太多,直覺性地就把這件事合理化了。

 

休息了一會過後,當我正跟雲凱聊伊米亞翹班的事很扯的話題時,我聽到從紙拉門外傳來了一個雖被紙拉門阻隔後感覺有點細小,但卻熟悉的聲音進入了我的耳膜,「楓情,好久不見了阿。」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後,我愣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瑆桓 的頭像
瑆桓

【瑆桓¤靈魂£創作¶天地】

瑆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楊小蝦
  • 娃 要被送入虎口喔

    男人果然比較沒有貞操觀念 哈哈 開玩笑啦 XD  
  • 噗~
    哪有,我就算還蠻有貞操觀念的男生阿~XD
    而且楓情有提到自己有女朋友,所以應該還好吧~呵

    瑆桓 於 2013/05/05 13:14 回覆

  • 雁情
  • 吼……啊郎咧?
    我有聽到聲沒看到影……啊啊啊!
    生氣了啦!>”< (敲碗)
  • 別心急~~
    等下一話出爐就會看到影囉~^^

    瑆桓 於 2013/05/05 13:15 回覆

  • 欣悅
  • 好會寫喔
    不知道 寫小說的人
    可能也要去實地看那裏
    才知道怎麼樣的環境 是不是?
  • 沒錯,有的時候要親自體驗過,才有辦法寫得出感覺,
    尤其我這本小說是第一人稱的寫法,就必須要做更多的功課了~^^
    夜店是一定有去玩過的,
    只是我現在通常都是朋友約我,我才會去跟朋友去喝喝小酒之類的
    在寫這本小說之前,我也有一小段時間沒有去了
    最近為了寫這本小說,才特地又找朋友去夜店複習了一下環境
    找回一下感覺~XD

    瑆桓 於 2013/05/05 16:40 回覆

  • 欣悅
  • 恩~就在猜 真的好準 被欣悅說中了
    不過瑆桓真的很用心 看得出來
    花了很多時間和精神
    真的耶寫小說
    不僅用頭腦
    原來還得去過一下生活上的體驗
    不然憑空想還真是很難喔^^
  • 聽欣悅這樣說,覺得很開心
    謝謝妳~^^

    瑆桓 於 2013/05/06 14:48 回覆

  • HK 型男KIN
  • 夜店場合真的要看個人!
    記得我第一份工作是讀大學時 在夜店當服務生音控!那時看到很多形形色色男人把妹經過!

    有直到打烊躲在角落拿著一杯酒 看妹付錢的人 他們會說來這喝酒交朋友阿!

    有過去包廂裝闊跟人裝熟湊熱鬧 到付帳人不見的人

    有自稱自己很有錢 卻只能騎機車載妹回家的人!

    更有ˋ專門檢便宜 硬要搞出一夜情的人!

    夜店真的很妙!
  • 夜店真的充斥著各種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
    畢竟所有人只要入了場就都可以進去玩,
    除非像型男這種看過很多人的人,
    要不然正常人很難在短時間內判別一個人到底是屬於哪種人,是良善還是壞.
    所以建議會怕危險又想去玩看看的人,還是找朋友一起去玩會比較安全喔~^^

    瑆桓 於 2013/05/09 14:07 回覆

  • greamo
  • woooooow
    原來不是雲凱留一手,在以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原來是上大學以後交到黑道朋友..
    我自己也沒去過夜店的說,雖然我常常下載「夜店必點40首經典歌曲」但是從來不敢去...
    光是喝酒這部份我就覺得自己胃會疼囧

    最後的聲音是誰!!
    我倒是期待小佳的出現,哈哈
  • 聽greamo這樣說後,
    覺得自己下載夜店必點經典歌曲,把自己家當作夜店玩好像也不錯耶~XD
    酒喝多了真的對身體不好~> <

    哈哈,我就知道會有人期待小佳現身,這種發展感覺也蠻有趣的~XD
    等下一話更新,就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囉~^^

    瑆桓 於 2013/05/09 14:15 回覆

  • HK 型男KIN
  • 但老實說 台灣夜店還真不好玩 因為台灣夜店很雜 偏舞池跟電音 還有嘻哈!

    以美國 日本 跟上海來說 國外夜店分很細 一間夜店就分好幾種 有包廂式 有吧台式 分流控管很好 男女分配平均 !畢竟夜店就是一種交友娛樂場合 男多女少 女多男少 都會影響到氣氛!

    台灣夜店很怪 有的店男的多到爆炸 一個普通女生就有10幾個人來搭訕!

    而國外夜店 通常進去都有公關介紹朋友彼此認識 健康度不同!
  • 哈哈~
    其實我覺得還是要看夜店的品質啦,
    台灣有些夜店我就還覺得蠻好玩的,
    怎麼說呢?
    詳情請看下一話夜店(中)~^^

    瑆桓 於 2013/05/11 16:32 回覆

  • 曹夢得
  • 唉!楓情跟我一樣純情XDD
  • 哈哈~
    原來夢得也很純情嗎?~XDD

    瑆桓 於 2013/07/03 00: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