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有點輕有點淡的聲音從紙拉門外傳進我的耳膜熟悉得讓我幾乎可以猜到這聲音的主人是誰

 

聽到這聲音,我不自覺地把我的頭往半透明白色紙拉門的方向一轉。

 

轉頭之後,我的視線穿透過了半透明白色的紙拉門,隱約看到除了服務生的身影外,還有一個男子兩個女子的身影站在我們包廂門口的正前方。

 

當我看到他們的身影後才過不到半秒,紙拉門就被剛剛開口說話的主人拉了開來,紙拉門被拉開的那一瞬間,我看到了一個非常熟悉但卻又好久不見的面孔。

 

看到這個熟悉的面容,我終於確定這熟悉聲音的主人是誰了……

 

拉開門的人居然是冠綸學長

 

冠綸學長一看到我,就莞爾對我笑了一笑向我打了聲招呼,這時,我也注意到他身旁有兩位穿著非常華麗、身高高挑、曲線曼妙、皮膚白皙、長髮飄逸、明眸皓齒的大美女,她們美到看起來感覺就像是什麼電影明星,還是什麼模特兒之類的人物。

 

她們兩人注意到我在注視她們後,也對我勾起了輕柔的微笑。

 

冠綸學長身旁的其中一位美女,挽著冠綸學長的手,感覺像是冠綸學長的女朋友。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這位挽著冠綸學長的手的女子,她的面容看起來讓我覺得有點熟悉。

 

我好像有在哪裡看過她,不過我就是怎麼樣都想不起來,我到底是在哪裡見過她。

 

等他們三人都走進包廂,坐上和我跟雲凱不同方向的最後方靠牆沙發椅上之後,冠綸學長可能是注意到我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女朋友看,還一副感到非常困惑的樣子,他終於開口說話了。

 

他用手指著挽著他手的女生,向我介紹道:「她叫做『小可』,以前在高中時跟我們一樣都是同所學校的學生,在『百年校慶』的時候,你在園遊會的攤位裡應該有見過她,她現在是我的女朋友。」

 

聽了冠綸學長說的話後,我一愣,還沒有反應過來她到底是誰。

 

雲凱看我愣住了,噗地一聲笑了出來,好心地提醒我:「你認真回想一下,『心碎的感覺』阿,我們三人在園遊會的時候被她騙過,你忘了她,我可忘不了她,我大一時在學校的椰林大道裡巧遇冠綸學長,那時看到冠綸學長和她走在一起,我一看到她,就想起她是誰了。」

 

聽了雲凱的解釋後,我才恍然大悟,難怪她看起來這麼眼熟。而且被雲凱一提醒後,我才發現我差點都快忘記,冠綸學長在高中畢業後也考上了T大,現在跟雲凱是同校的學生,原來他們在T大巧遇後,就互相勾搭上對方了嗎?

 

就在我還處於驚訝中時,服務生又往我們的包廂裡送來一些食物和幾瓶看起來就是很貴的酒。

 

現在是怎麼回事,我和雲凱剛剛也沒有加點什麼東西啊,這裡的服務生也太主動了吧?

 

冠綸學長可能是察覺到我的表情有異,從容地對我說道:「這些東西是我剛剛加點的。」

 

聽到冠綸學長這樣說,我的腦中突然連結起進來包廂後雲凱對我說的話,連忙疑惑地問雲凱道:「雲凱,你進包廂後跟我說你認識的大咖人物,該不會指的就是冠綸學長吧?」

 

我實在太難想像冠綸學長就是他說的那個大咖人物了,還是其實他有約別人來,只是那個人還沒有到?

 

沒有想到,雲凱居然向我點了點頭,證實了這件事。

 

我看到雲凱點頭後,立即用彷彿看見黑道大哥般的眼神,睜大眼盯著冠綸學長出神。

 

此時,我在心中高聲吶喊道:「學長,對不起,請原諒小的無知,在高中時居然完全都不知道你原來這麼大咖。真是失敬了,還好我以前跟你處得還算不錯,沒有得罪你,要不然我可能早就連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

 

冠綸學長看到我盯著他瞧,還帶著有點吃驚又有點崇拜的目光出神,已經猜出我的心思了,他噗地一聲笑了出來,開始向我解釋道:「我不是真正的大咖啦,只是這間夜店是我父親的一個好朋友開的,我跟我爸和他的好朋友來過這裡幾次後,這裡的主管都認識我了,所以我每次來只要報上名號,都會有比較特殊一點的待遇。」

 

可是他爸不是音樂家嗎?怎麼會認識這麼大咖的朋友?

 

冠綸學長看我還是一臉茫然的樣子,又看出了我正在想什麼,體貼地對我補充道:「我爸因為是獨生子的關係,所以他除了是音樂家外,也必須要做些家族企業上的生意,常常要外出應酬,有的時候還會帶我一起出去見見世面,認識一些有力的長輩。」

 

冠綸學長接著又用手指了指雲凱,「然後我帶雲凱來過幾次後,這裡的人又都認識他了,雲凱可能是因為長得帥又是醫學系的學生,家境也還算不錯,所以在這裡蠻吃得開的。」

 

終於,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如果他們沒有跟我解釋的話,我差點以為我在不知不覺中認識了什麼黑道大哥,自己卻都還不知道呢。

 

恍然大悟後,我又想到一件我覺得蠻關鍵的事情,一想到這件事後就連忙問:「可是冠綸學長你一口氣點了這麼多高檔酒,我怕……」雖然我知道這裡肯定有低消(最低的消費門檻)可以折抵一些費用,但還是覺得不先問清楚細節難以心安,畢竟我從來沒有想過今晚出來玩會花到這麼多錢,要是被家人知道我莫名其妙就花了一堆錢,肯定會被殺了吧!

 

我話都還沒有說完,冠綸學長就打斷了我的話,露出了燦爛的微笑,對我說道,「你放心,我自己點的酒,我自己會付清。而且雲凱跟我提過你是第一次來夜店玩,所以今天我不會讓你付半毛錢的,雲凱第一次來玩,我也沒有讓他出半毛錢。」接著他把視線轉向了雲凱,「你問他就知道了。」

 

聽冠綸學長這樣說,我很自然地就把視線轉到了雲凱的臉上,接著,我看到雲凱向我點點了頭,默認了。

 

糟糕,看雲凱點頭後,我好像也沒有藉口拒絕冠綸學長的好意,如果不接受他的好意,我其實也蠻怕自己會莫名其妙地被他記恨,然後哪天就突然被什麼殺手幹掉,到另外一個世界後可能都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於是,我愣了一下,考慮了現在的情勢後,也只能跟他說了聲:「謝謝。」

 

大不了以後有機會的話,下一次再換我請他好了。

 

後來,事實證明,我們曾經一起相處過幾年的默契和情誼果然不是假的,冠綸學長馬上就猜出我在想什麼,「客氣什麼,你以前在社團裡問我問題時,也沒有這麼有禮貌阿。」

 

一聽冠綸學長這樣說後,在場所有人都笑了出來。

 

當他們終於解開了我心中的疑惑後,我注意到同時也坐在冠綸學長身旁,長得很漂亮,卻被我們暫時冷落到一旁的另一位美女,「她是?」

 

小可聽到我發出疑問,立刻替我介紹道,「她是跟我一起來玩的,是我的好朋友,她的名字叫做『希婷』,我們現在除了是大學生外,還有一起在做平面模特兒喔。」

 

果然,我一見到她們,看到她們亮麗的外表後,直覺就告訴我,她們應該都很適合當模特兒。

 

我跟雲凱在和「希婷」打過了招呼後,可能是因為我們兩人在等他們來時都已經喝了一點酒,比較敢開口說話,她們也很好相處,所以我們很快就聊開了。

 

在這過程中,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希婷好像很常把她的視線停滯在我的身上。不過應該只是我多想了吧,人家是模特兒,怎麼可能會看上我這麼平凡的一個人,何況方才在聊天時,她也知道我有女朋友了。

 

我們小聊了不算長也不算短的一段時間過後,小可突然向冠綸學長和雲凱提議道:「人家楓情是第一次來夜店玩耶,你們兩位要不要帶楓情去舞池玩一下啊?要不然一直待在這裡跟我們聊天多無聊。」

 

「那妳呢?妳不去嗎?」冠綸學長感到疑惑地問小可道。

 

「我去的話,你還玩得起來嗎?」她這句話一出口,我頓時覺得她好像還蠻大方的,原來她是這麼大方的女生嗎?漂亮又大方的女生好像很少見耶!

 

就在我感到有點震撼的同時,她之後又馬上握緊拳頭,對著冠綸學長說道:「不過,你不要玩得太超過,要不然等你回來你就知道了。」她接著又發出了疑問句和說了一長段疑似威脅加恐嚇兼具的語句,「知道嗎?……」

 

嗯,那個消音的「……」因為裡面的內容太過血腥,所以我的耳朵就自動忽略了,畢竟這是他們小倆口的事情,旁人還是聽聽忘掉就好。不過要是我是冠綸學長,聽到女朋友這樣跟我說後,哪裡還敢亂玩。

 

等小可說完話後,冠綸學長才摸摸鼻子,「知道了,那我就帶他們去玩囉。」冠綸學長又再次向她確認,「妳確定妳不去?」

 

「嗯。」小可回了話後,接著把她的視線轉到希婷的臉上,「我跟希婷還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聊,你們男生就先去舞池玩一下吧。」她看到冠綸學長臉上一副感到擔心的面容後,又繼續說道:「我們會照顧自己,不會理陌生人的。」

 

希婷聽小可這樣說後,也跟著說道:「這裡也不是任何人隨便都進得來的地方,你們不用擔心我們。」

 

冠綸學長聽完她們說的話後,還開起了玩笑,幽默地對小可說:「妳不要趁我不在的時候,偷偷去搭訕其他男生喔!」

 

小可白了冠綸學長一眼,「這裡到處都是你認識的人,我哪敢阿。」

 

聽完小可說的話後,冠綸學長笑了,顯露出了感到放心的笑容。

 

就在氣氛像是都已經說好,她們就快要趕我們出包廂的時候,我發出了我的疑惑,「真的要去嗎?可是我不會跳舞耶!」

 

冠綸學長聽我這樣說後大笑了出來,對我說道:「不會跳舞也可以去玩啊,你剛剛從電梯那走進來包廂的時候有經過舞池吧?」

 

我點了點頭。

 

冠綸學長看我點了頭後,就問我道:「那你覺得在舞池裡面跳舞的大部分男生,他們看起來會跳舞嗎?」

 

聽他這樣說,我回想了一下,把記憶倒轉到經過舞池時,我努力回憶起那個時候看到的畫面,終於有影像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我在經過舞池那時,看著在裡面跳舞的人群,我有注意到,好像大部分的男生不是站在一旁盯著在舞池裡跳舞的女生看,要不然就是在舞池裡貼著女生的身體扭動自己的身軀,有些人還會隨著音樂的行進靠著氣氛把手放在女生的身體上游移。

 

的確,他們好像不是真的是在跳舞。

 

是有幾個人是真的有在跳舞啦,但裡面真的會跳舞的男生好像用手指頭就可以數得出來,根本沒有幾個人是真的在跳舞。

 

我回想完畢後才恍然大悟,向學長搖了搖頭,「好像大部分的男生都不是真的是在跳舞。」

 

「這就對了阿。」冠綸學長興致盎然地說道,「你等等仔細觀察舞池,裡面從不認識對方到跳舞跳一跳,不到幾分鐘後接著就開始擁抱、熱吻的男男女女就不知道有多少對。」

 

冠綸學長越說越開心,還不顧女朋友此時正在自己的身旁,滔滔地就跟我分享了他的夜店把妹哲學,「我跟你說,你在路上搭訕正妹,她看你不順眼,覺得你在騷擾她,不要說跟她有進展了,可能就連要個電話、摸個小手,不小心都會鬧到警局還有可能會上新聞。但你在夜店裡搭訕正妹,氣氛對了就可以把到妹,人家不喜歡你,通常最多也就是被打一巴掌而已。」

 

他分享完他的夜店把妹哲學後,說出一個總結:「在夜店裡,完全看你敢不敢衝而已,敢衝就可以把到妹。」

 

小可在這時還附和冠綸學長,說道:「這個道理連我都懂,這就叫做『男生不要臉,天下無敵』。」接著她還指了指冠綸學長,「他就是很不要臉追到我的。」

 

冠綸學長聽到小可這樣說後,表情尷尬地笑了笑,接著還丟了個問句給我:「沒錯,告訴我,你敢衝嗎?」

 

……

 

「我不敢。」我連半秒都沒有猶豫,就立刻回答了他。

 

是說,我現在有女朋友耶,哪需要衝阿,而且我的個性真的不是那種會主動搭訕女生的男生。

 

「媽的。」冠綸學長聽了我的回應了後,猛地幫我把我剛剛好不容易才清空的酒杯又倒滿了酒,「只要再多喝幾杯後,有什麼不敢的?什麼都敢了。」

 

……

 

看著慢慢被倒滿酒的酒杯,我心想:難怪總是聽別人說酒喝太多會亂性,我看我以後還是少喝點好了。

 

當酒被倒滿後,我想到雲凱剛剛怎麼都沒有說話加入我們的話題,於是就把我的視線轉移到雲凱那裡,當我看到雲凱的面容,我才注意到雲凱此時緊蹙著眉,痛苦地用手緊緊抓牢他的頭,臉色不是很好。

 

「你怎麼了?」我看到雲凱感到痛苦的表情,被嚇到了。

 

雲凱注意到我正在看他後,勉強勾起了一抹冰冷的笑容,「沒什麼,可能是喝多了,有點醉。」他接著站了起來,「我先去廁所看能不能吐一下,順便喝點水。」

 

我也起了身,想要陪雲凱一起去廁所,但就在此時冠綸學長卻示意要我坐下,「沒事,他的意識還是清醒的,廁所也沒有離這裡很遠,你去看他吐,他反而會覺得尷尬。」

 

雲凱認同了冠綸學長說的話後,也示意要我坐下,接著就迅速地離開包廂了。

 

後來,在等雲凱從廁所回來時我又被冠綸學長強灌了一杯酒,當雲凱走回包廂後,過了半晌,我們等到雲凱的臉色已經從蒼白緩緩地恢復了正常,我們三人才起身離開了包廂,往舞池的方向走去。

 

這時,看到雲凱喝到吐了後,我有種想給自己一個「讚」的感覺,我現在才知道自己原來這麼會喝,居然到現在都還沒有醉倒。

 

當我們走到舞池附近時,我看到舞池裡充斥著各種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正在舞池裡跳舞,裡面什麼樣長相和個性的人都有。

 

有些人明顯只是純粹想進去舞池裡跳舞而已,並不想要靠近異性,有異性靠到身旁,就會想轉身離開原地,這類型的人通常是一群一起進去舞池裡跳舞的女生居多;有些人很明顯就是想要進去認識異性的,甚至我還發現有些女生只專挑外國人跳舞,只要是外國人靠近她們,想要跟她們跳舞,來的不管是八國聯軍還是五胡亂華,她們都能跟對方跳得很愉快,有些女生還能一個人同時跟好多外國人一起跳舞,但只要一貼到她們身旁的不是外國人,她們就會瞬間立即轉身離開原地,走到有外國男生的地方。

 

……看到這樣的情景,我呆愣住了,原來外國人在夜店這麼吃香嗎?我突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就是「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道理嗎?還是她們太崇洋媚外?

 

不過,冠綸學長和雲凱可能是因為很有自信的關係,他們看到這情景,心情完全沒有受到影響,馬上就不甘示弱地走到一群外國女生的面前,把嘴貼在她們的耳邊,跟她們交談起來了!

 

他們跟這些外國女生交談了一會後,我猜測是因為他們有跟她們提到我的關係,我注意到那些外國女生開始往我的方向看了過來,他們兩人接著還走到我身旁拉帶拖把我抓進這個社交圈裡。

 

還好,我們以前讀的學校很重視英文教育,有幫我們打下良好的基礎,這時才能讓我不感到尷尬地跟外國女生對談,跟她們聊了一會後,有一個外國女生還貼著我的身體跟我跳了一小段舞,原本還感到有點羞怯的我,一進到舞池裡馬上就被人潮的熱絡給驅散了怯意。

 

跟身旁的外國妹跳完舞後,我看了跟外國女生們暢談愉快的另外兩人,也開始跟剛剛和我跳舞的那個外國女生對談,我把嘴湊在她耳邊跟她一邊聊天一邊心想:「雲凱和冠綸學長,你們兩位真是台灣的男性之光,你們居然比起外國男生還一點都不遜色,如果我是總統,我一定會頒發獎狀來表揚你們現在的作為。」

 

而且,他們感覺在夜店裡很吃得開,他們就是那種即使在昏暗的光芒之中,還是過於耀眼的兩個人。

 

但、在思考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的同時我也感到疑惑和納悶,因為在夜店裡,就算你長得多麼帥、多麼耀眼,但如果你不敢主動去搭訕女生的話也不見得在夜店裡就會吃香,因為在這裡很多男生都非常主動,很多女生根本沒有空去理不主動的男生。

 

也就是說,像我這種第一次來夜店玩,也不會主動搭訕女生的被動男生其實很吃虧。在這環境要等女生來主動倒貼你,還不如在家好好地睡一覺,說不定會覺得夢境裡的情境比現實更加甜美。

 

所以,我的疑惑就是,那男生如果來夜店玩卻像我一樣對女生一點都不積極主動的話,在夜店裡除了喝酒聊天外,到底是還可以玩些什麼?

 

要是來夜店只是來喝酒聊天的話,我相信還有很多地方都比夜店更適合做這些事,說不定雲凱家都比這裡更適合跟朋友聊天、喝個小酒。

 

就當我在心底打下問號的時候,這間夜店彷彿就像是感應到了我在心裡發出的疑惑般,原本在天花板上方轉動的投影燈驀地變得黯淡了下來,整間夜店裡的氣氛瞬間變得漆黑一片、讓這裡看起來更加神秘了。

注意到了這變化,方才就一直站在我身旁跟外國美女聊天的雲凱,猛然轉過身,把嘴靠在我的耳邊,指著DJ現在站著、大部分的場地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被工作人員清空的小舞台上方,輕聲低語地對我說道:「表演快要開始了。」

原來,夜店裡還有表演嗎?感覺好像蠻有趣的,既然都到這裡玩了當然一定要見識一下。

 

雲凱說完話後過不到幾秒,DJ站著的那個小舞台上方,從舞台側邊走出了六位穿著非常性感火辣的正妹到舞台的正中央,她們走到舞台中間後接著還擺好風情萬種的姿勢準備開始表演。

 

至於她們到底有多火辣呢?看她們全身服裝的長度都短的跟性感內衣差不多短,就知道她們穿得有多火辣了。

 

當她們緩緩擺好姿勢後,投影燈的光又重新開始變得明亮了起來,還發出五光十射的燈光照耀著她們,這時DJ把歌換成了最熱門的舞曲,她們就開始在舞台上跳起了性感撩人的熱舞。

 

她們跳起舞後,舞台下方的男性們的聲音開始變得鼓譟了起來、整間夜店變得更加喧鬧了,在場所有男性的心情好像都沸騰了起來。

 

說真的,舞台上的正妹舞者們真的超專業,她們還會用勾人心魂的眼神跟舞台底下的男士們做眼神上的交流和互動,讓舞台下方的男生心癢難耐,因為舞台下的人當然不可能衝上表演台上跟她們跳舞,所以就算舞台底下的男士們跟她們眼神交流的次數多頻繁,也只能乾瞪眼看著她們跳舞而已。

 

而且,舞台底下的人在現場如果做出太過超過的舉動肯定會被在舞台邊站立、負責管理現場秩序的壯碩男子們給擋下來,這時我才發現在夜店裡穿西裝的壯碩男子們有多麼重要。

 

看到這裡,我開始了解來夜店玩不是跟朋友來喝酒,而且是屬於那種被動不會跟女生主動搭訕,但還是會想要來夜店玩,罰站看著女生跳舞的男士們的心態了。我猜他們大部分人大概是這樣想:「就算來夜店不見得可以把得到妹,來這裡看看表演也不錯,至少也有回本的感覺,當然如果會出現女生倒貼自己,那就更好了。」

 

不過這時,我又想到另外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就是,正妹跳舞是爽到了男生沒有錯,那女生呢?

 

坐在沙發和高腳椅上,始終沒有打算進舞池跳舞的那些女生,難道她們真的全部都只是單純地想要享受夜店裡的愉快氣氛,喝喝小酒,單純跟朋友在這裡聊聊天而已嗎?

 

就當我在心底又有了疑問的幾分鐘過後,舞台上出現了另一群男舞者混進來跟原本在跳熱舞的正妹舞者們一起跳舞,替我解答了心中的疑惑。

 

這些男舞者的身材還很不一般,出場的方式也相當特別:他們走到舞台上後,不到幾秒,就拖掉了上半身的衣服,赤裸著上半身,顯露出他們練過的壯碩胸肌和六塊腹肌跳起了熱舞,他們邊跳我還可以不時地邊聽到舞台下方傳出女士們的尖叫聲。

 

由於現場的情形已經變成男女舞者混跳熱舞,於是,我開始聽到舞台底下的男士們和女士們混雜而成的尖叫聲,不斷地傳進我的耳膜。

 

他們跳舞跳到這場表演感覺已經快要接近尾聲時,他們每個人還從舞台後方拿出了一些酒瓶道具走到舞台前方,那些酒瓶道具是看似杯身正下方插著一條滴管的酒瓶,酒瓶裡面裝滿了酒,他們拿出道具後,就開始彎身替舞台下方附近的人群餵酒。

 

這時,還可以看到舞台下方有女生趁男舞者彎下身替她們餵酒時,想伸出鹹豬手摸男舞者的胸肌和腹肌;舞台下方也有男生想趁這個機會伸出鹹豬手摸舞台上方的女舞者的美腿,不斷有人在這時做出小動作,但動作太超過的人會被舞台下方穿西裝的壯碩男子們阻擋他們的行為舉止就是了。

 

看到這些畫面後,我覺得夜店的經營業者好厲害,現在夜店的行銷手法是男女一起通吃就對了,難怪現在不只是男生,還有很多女生也都非常喜歡到夜店玩。

 

當舞台上的這些型男美女舞者在替舞台附近的人群餵完酒後都退場離開舞台,我正有種「這樣就結束了嗎?」的感覺的時候,倏然發現舞台上方的正中央處,不知道是趁我們所有人都不注意的什麼時候,猛地冒出了戴著白色面具,穿著全套咖啡色西裝的三位男子。

 

當所有人都注視到他們後,夜店裡所有的燈光在瞬間都被猛地關起來了,就在現場的人都只能看到一片漆黑的時候,不到半秒,舞台上三位男子的西裝上發出了許多條深綠色的LED燈光,這些綠色光芒構成了人體的形狀,在黑暗中跳起了有節奏感的舞蹈。

 

該怎麼形容他們跳舞的感覺呢。

 

我覺得他們跳的舞蹈給我的感覺就好像他們是會發出深綠色光芒的水母正在海洋中有節奏感地不斷游動,只是我們現在待的地方不是海洋,而是夜店,他們三人也不是水母,是人類而已。

 

不過這表演當然也不是只是這樣就結束了,他們每個人的手上都有一把可以伸縮的LED燈,這些LED燈發出的光線可以轉動圖案、變化不同的方向在黑暗中照耀,還能構成不同美麗的畫面,讓整場表演看起來更加生動有趣。

 

當我們看這三位穿咖啡色西裝的表演者的表演過了幾分鐘後,正覺得他們好像也沒有什麼其他的變化和把戲、這場表演大概就快要結束的時候,投影燈的燈光幻變成四道閃耀的白光往舞池周圍那些原本空無一人的四支巨大鋼管處照了過去。

 

就當所有人的視線都隨著白光往鋼管的方向看過去的時候,大家才注意到鋼管旁邊猛地出現了四位鋼管女郎現身,當大家都看向她們後,音樂又轉變了風格,她們開始跳起了誘人的鋼管舞,吸引了夜店裡所有人的目光。

 

鋼管女郎用超高難度的技巧,在鋼管上擺出各種性感撩人的姿勢,讓人看了不只會臉紅心跳,還會覺得她們跳出的鋼管舞其實也算是一種具有美感的藝術表演。

 

在這些鋼管女郎跳完火辣的鋼管舞過後,室內的燈光又再度全都變得黯淡了下來,接著,在原本DJ站著的那個舞台中央處驀地出現了一位戴著頭巾、疑似主持人的男子,他拿著麥克風高聲喊道:「接下來就是本日的重頭戲了。」

 

等他這句話一說完,吧檯裡所有的調酒師們猛地高舉手上被開過的玻璃酒瓶,每個酒瓶裡面還插著一根已經被點燃的仙女棒,仙女棒發出了正在空氣中跳動的炫麗火光,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吧檯那。

 

當現場所有人都注意到吧檯裡的調酒師們和在玻璃酒瓶內的搶眼仙女棒的時候,主持人忽然興致盎然地高聲喊道:「祝所有今天來本店玩的壽星們Happy Birthday。」

 

當主持人把這句話一說出口,原本待在吧檯裡的調酒師們紛紛從吧檯裡走了出來,把插著仙女棒的酒瓶遞給在包廂裡的本日壽星們,給他們一個令人驚豔的驚喜。

 

此時,壽星的好友們見到這情景開始歡騰地鼓譟了起來,對著壽星唱起了生日快樂歌,整個畫面看起來就是非常歡樂。

 

這時,見到這個情景,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到小佳來夜店慶生的這件事,或許來夜店慶生也沒有我原本想像的那麼糟糕也說不定。

 

雲凱此時也看穿了我的心事,他搭著我的肩,把頭靠在我的耳邊,對我說道:「來夜店慶生其實沒有你原本所想像的那樣糟,對吧?」

 

聽完他說的話後,我感到認同地點了點頭,自從來到這間夜店後,我對夜店有些改觀了。

 

我開始想,或許下次跟朋友一起來夜店慶生好像也還不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瑆桓 的頭像
瑆桓

【瑆桓¤靈魂£創作¶天地】

瑆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HK 型男KIN
  • 這樣看起來夜店還不錯 只不過夜店消費還是偏高 如果一星期去個2 3次 薪水月入3 4萬肯定不夠!

    有空來看看 我的作品!
  • 嗯.
    我也這麼覺得,
    不過像我這種偶爾才會跟朋友去玩一玩,喝喝小酒的人,就比較不會有這種困擾了~XD

    好的,等等就去你家看看~^^

    瑆桓 於 2013/05/12 01:28 回覆

  • 您的暱稱 ...
  • 為何夜店的篇幅需要這麼久阿!有點拖耶
  • 呵呵,
    看到後面就知道為什麼了,
    其實劇情發展到目前為止,應該不難發現,
    在我的小說裡,每一話和每一話之間的劇情都是有很深的關聯性的
    像之前在園遊會出現一下下的"小可",在這一話就又現身囉~^^

    瑆桓 於 2013/05/12 01:31 回覆

  • 雁情
  • 或許雲凱只是想 讓楓情知道夜店其實沒他想像的糟吧!
    但是,總覺得單純的過往回不去了……

    昨晚很晚看到你發文,很想看完可是眼睛很霧……所以今天才把它看完。
    總覺得楓情悶悶的……
  • 沒錯,
    有些事情一旦發生了,就只能試著去理解,接受,或者是緬懷
    雲凱了解楓情的痛苦,
    所以才帶他去了夜店,試著讓他好過一些,
    也是在填補楓情和小佳之間的感情缺口,
    不要忘記在全國模擬考前,
    雲凱曾經挽救回他們之間的感情一次,
    因此現在已經是第二次在幫他們填補感情上的缺口囉~^^

    瑆桓 於 2013/05/13 00:12 回覆

  • greamo
  • 摁呀,每種事情都是兩面思考,一個場所的好壞也是靠人決定的。
    我也覺得夜店很亂,其實這也是先入為主的觀念而已...
    ----
    另外關於故事裡面女孩子總是看到外國男人就走不動這一點,我就想到PTT版之前鬧的很大的「ㄈㄈ尺」事件
    當時PTT上有一個版叫做CCR版,所謂CCR指的是Cross Cultural Romance
    即是跨文化戀愛的意思,這個版裡面很多女孩子分享和外國男人的異國戀情(或許也有男生分享)
    但是裡面分享就算了,有不少西餐妹在炫耀自己和外國人的戀愛同時,貶低著台灣男人,造成了廣大鄉民對此版的不滿,之後引發一連串的洗版事件,不斷酸著CCR版,甚至有「ㄈㄈ尺」的挪瑜出現,此事件中不少人被水桶,CCR版為了避風頭甚至被拉到隱版去。

    哈哈,雖然跨國婚姻沒有不好,但是太崇洋媚外就很討厭。
    去GOOGLE搜尋「Taiwan girls」還會看到很多外國人的評論,說台灣女生有多好上手之類的,看了就來氣啊。

    感謝分享創作xd
  • 看到greamo的留言,覺得好開心
    因為妳說出了我心中想要說出的話,和抓到了我寫這一話的核心了
    每種事情都是可以兩面思考的,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想要肯定些什麼價值觀,選擇要把事情往什麼方向想~^^

    我也認為我們可以學習其它國家的人的長處,
    但絕對不能夠有崇洋媚外的心態,
    人民要對自己的國家有認同感,國家才能夠更強盛進步
    像我每次看國際棒球賽,看到台灣贏球,或者在新聞上面看到台灣人有什麼驚人的成就,就會覺得很驕傲,和以身為台灣人為榮~^^

    瑆桓 於 2013/05/14 01:31 回覆

  • 曹夢得
  • 好久不見嘍,我的見解同四樓一樣
    夜深了,要來護肝一下了XD
  • 哈哈~
    好久不見了~夢得
    還真想念你和你的文章阿
    的確不要太晚睡,會對身體會比較好
    所以我現在也能盡量早睡就早睡
    夜深了,也來護肝去~XD

    瑆桓 於 2014/08/25 00: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