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現今考古發現的情況考察,鎮墓獸最早見於戰國楚墓,流行於魏晉至隋唐時期,五代以後逐步消失。而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兩個鎮墓獸,我的直覺會覺得眼前的這兩個鎮墓獸是戰國時期楚國的鎮墓獸,是因為它們長的樣子很像江陵天星觀1號楚墓出土的一件雙頭鎮墓獸的形式

 

這兩個鎮墓獸背向的雙頭曲頸相連,兩隻獸頭雕成變形龍面,巨眼圓睜,長舌至頸部。兩頭各插一對巨型鹿角,四隻鹿角權椏橫生,意象極爲奇異生動。通體髹黑漆後,又以紅、黃、金色繪獸面紋、勾連雲紋。方座浮雕出一些幾何形方塊並飾菱形紋、雲紋、獸面紋。虯曲盤錯的巨大鹿角,對稱獸體和穩重的方形底座構成了一個神秘的氛圍。

 

鎮墓獸是中國古代墓葬中常見的一種怪獸,是爲鎮攝鬼怪、保護死者靈魂不受侵擾而設置的一種冥器。

 

《周禮》記載說,有一種怪物叫魍象,好吃死人肝腦;又有一種神獸叫方相氏,有驅逐魍象的本領,所以家人常令方相氏立於墓側,以防怪物的侵擾,還說這種方相氏有黃金色的四隻服,蒙著熊皮,穿紅衣黑褲,乘馬揚戈,到墓壙內以戈擊四角,驅方良、魍象。

 

方良亦爲危害死者的惡魔,人們就借助方相氏的力量來驅趕它們,所以有學者認爲,使用鎮墓獸的習俗,就是出自「方相氏」的傳說演化而來的。也有人根據早期鎮墓獸頭上的雙角推測,鎮墓獸應與「辟邪」或「靈神」相關。

 

就在我看著鎮墓獸出神的同時,隊伍中已經有手腳比較快的人走到一個石柱旁,說道:「這個古物雖然看起來有點恐怖,可是看起來感覺很值錢阿。」邊說居然就把鎮墓獸給拿了起來,似乎想要摸走。

 

我這時看到身旁小靈和吳道氣色凝重和緊張的表情,已經驚覺到他的這個舉動似乎不太妥當。

 

果然,似乎聽到古墓裡發出有機關在轉動的聲音,接著就從古墓的黑暗深處射出許多的暗箭,往那人身上飛去,刺穿那人的身體。發生這些事情的時間才不到短短幾秒鐘而已,那人就已經死在萬箭之下,而鎮墓獸則又被屍體的力量放回到了原處。

 

吳道看著現在發生的這場面,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傢伙也是第一次進來古墓的新手,原本想說既然有這難得的機會,要帶他進來磨練,讓他見識一下世面,沒有想到居然犯了初學者最常犯的錯誤,枉費也跟了我一段時間。你們聽好了,這古墓裡的東西是萬萬不能隨便碰的,還好這機關看起來只是為了懲罰想盜走鎮墓獸的人而設計的,要不然我們可能會已經全部都被他給害死了。」

 

我聽完吳道說的這番話,不自主地吞了吞口水,還好我剛剛在想事情,要不然肯定也會想衝過去想摸走它,那死的人就會是我而不是他,最慘的狀況就是其他人還要跟我一起陪葬,我一想到這就冷汗直流。

 

聽吳道說完話後,我們接著就想走過去看那人到底是觸碰了什麼致命的機關才死的。

 

吳道走近看了看石柱,說道:「放置鎮墓獸的石柱上方,有一個突起的機關,只要有人想把鎮墓獸摸走,機關感受不到原本鎮墓獸的重量,機關就會啟動,也就會發生我們剛剛發生的悲劇。」

 

接著有人提出,那把另外一件不值錢的東西,用來代替鎮墓獸的重量,那是不是就可以把鎮墓獸給摸走了?

 

吳道聽完他說的話,叫他最好放棄這個念頭,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這個機關設計得到底有多精密,說不定重量只要差那麼一點點,這機關就會啟動也說不定,我們不應該冒這個風險。

 

小靈接著也說道:「鎮墓獸是古代人們想像中的驅邪鎮惡之神,人們將它塑造成猙獰兇惡的形象,存放在墓葬中,起著保護死者靈魂和守護隨葬冥器的作用。我們就讓它們繼續守著這個墓主吧。」

 

我們想了一想覺得也有道理,畢竟死者為大,何況要是拿了這東西卻丟了小命是划不來的,這兩個鎮墓獸也不是我們這次來這古墓的目的。

 

接著,我們就離開了這兩個鎮墓獸和石柱往前繼續前行,但小靈說道:「看到這兩個鎮墓獸就代表我們這次的古墓之行其實現在才正式開始,離開這裡之後我們才就算是真的要進入到死者的領地了。」

 

果然,鎮墓獸的功能其實不只是起著保護死者靈魂和守護隨葬冥器的作用這麼簡單而已,其實更大的意義是在告訴誤闖古墓的人或者對這古墓裡面的東西有興趣的外來者要知難而退,如果沒有準備就提早回家吧。但都已經走到了這裡,要我們放棄回家,我想也是不可能的。

 

我們不知道往前行了多久,突然看到前方的一大塊空地上,地上堆滿了一大堆的酒罈子,它們的瓶身居然是紅的,而且還是看起來有點可怕的暗紅色,而瓶口上的泥封大多是封起來的。

 

看到這場面,身材壯碩的虎子興奮地說道:「原來台灣的原住民也這麼有雅緻,還知道陳釀好酒,人家說酒是越陳越香,這麼說起來這酒有幾千年的歷史了,我們不品嘗一下似乎有些可惜阿。」

 

我想了一想虎子說的話,覺得不無道理。

 

的確,這酒只要是有些年份的,現在可都貴得要死,現在有千年好酒在我們的面前,怎麼可以錯過?說不定其實這酒就是長生不老的秘密哩,喝完千年好酒我們就都可以成仙了,我們也不用再繼續往下找什麼長生不老的秘密啦。

 

吳道聽完虎子說的話,卻道:「你有膽子就喝吧,你還沒有開過這酒,你知道這酒是用什麼東西做材料釀出來的嗎?我曾經去過一個古墓,當初也是跟你有相同的想法,結果打開泥封一看那酒居然是用人頭釀出來的,我當初看到嚇都嚇死了,還說喝它哩。如果你覺得你膽子夠大,就喝吧。我看你身材這麼好,的確是該補補,造福一下女性。」

 

虎子聽完後,話都不敢說半句,直搖頭說不想喝了。

 

我心想吳道說的這番話也有幾分道理,台灣早期的原住民的確許多族中都有「獵人頭」的習俗。按照這個邏輯來說的話,有原住民把獵來的人頭拿來當作戰利品,用來釀酒也是有可能的,原來資源再利用的概念是從古代就有了,古代原住民說起來還比我們現在的人還環保哩,連獵來的人頭都不浪費。

 

沒有想到就在此時,居然有膽子比較大的人說道:「你們在這裡做些胡亂的瞎猜也沒有用,我們把酒拆開來不就知道了嗎?」他話才剛說完,居然就快速地把瓶口上的泥封用刀給拆開來了,接著他身旁的人把手電筒往泥封剛被拆開來的酒瓶口裏頭一照,一照之下我們果真看到一根根黑色的頭髮在液體之中,酒裡面的東西果然是顆人頭。

 

我看到這畫面,都想把今天剛吃過的東西給吐出來,實在是太噁心了。那拆開泥封的人看到酒裡面裝的東西果然是顆人頭後也被嚇到,不知道他的手是看到這場面突然沒力了,還是被嚇到手軟,那酒瓶就往他的手上滑落掉到了地上,裡面的酒流了出來,人頭也慢慢地滾了出來。

 

就在酒瓶落地的這一瞬間,我們聽到了一陣很大的騷動聲,聲音從遠遠的四周慢慢地往我們這邊靠了過來,好像有什麼動物還是昆蟲正在往我們這邊的方向移動中。有幾個比較機靈的人已經拿出手電筒往四周的地下,也就是發出聲響處照了過去。

 

過不久接著就有人大叫,說是一大群的屍蟲往這邊靠過來了,我往燈光處的方向一看,這些屍蟲不知道是在古墓裡面都吃了些什麼,居然長得比一般的屍蟲還肥了四〜五倍以上,我想只要被它們的其中一隻咬了一口,我看我的一大塊肉就會跟著被咬下來了。

 

而且它們居然還是來了一大群,我們如何招架得住?就在我們不知所措的時候,我們發現他們的目標是那顆人頭。還好它們不是對我們有興趣,看來不知道是那酒太香,還是它們太久沒有看到屍體了,才會看起來這麼飢渴,一下子全部都跑出來了。

 

就在我們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吳道卻大叫道:「快走!它們只是暫時被那酒和人頭吸引了,等等發現我們,就會過來攻擊我們了。」

 

就在我們意識到危險性,開始往前跑的同時,卻發現已經來不及了,前方又跑來一大群的屍蟲跟後方的屍蟲一起合力把我們給包圍住了,即使我們跑得再快,它們的速度卻似乎更快,有些屍蟲還似乎已經開始想往我們的鞋邊上爬了。

 

我的心裡驚覺不妙,因為我已經聽到有人大聲喊痛,而我也已經感覺到有東西想往我的褲管裡頭鑽,而且正想從裡頭往上爬。我這時邊跑還邊大力地甩了甩腳,想把它們給敢出我的褲管,畢竟被它們咬上一口就等於少了一塊肉,這可是非常嚴重的事啊,我還邊甩邊心想難不成這次真的要死在這裡了嗎?

 

這時,我注意到我身旁的小靈做了個奇怪的舉動,他居然拿刀往自己的手臂上劃開了一個傷口,血則從他的傷口處慢慢地流了出來。難不成他知道自己已經死定了,開始想要自殘了嗎?

 

果然被蟲子吃掉而死實在是太丟臉了,我是不是也要考慮一下他的作法,死也要死的有尊嚴一點,至少要像個人類,不要被蟲子給看輕了。

 

正在我準備開始也要拿起小刀往自己脖子上想要依樣畫葫蘆的時候,卻發現他周圍的蟲子和我四周的蟲子就像碰到什麼毒物般開始退散開來了,就在我還來不及訝異於這情景的時候,小靈開始大吼道:「大家快靠近我,如果不想死的話。」

 

於是,周圍的其他人已經注意到我們這邊沒有蟲子,紛紛往我們這邊靠近了過來。我們以小靈為圓心圍成一個圈,一群人慢慢地往前走,終於走了一陣子,我們走到了一個空曠的地方,也已經遠離了原本那都是酒罈子的鬼地方,蟲子們似乎也因為害怕我們,而早就遠離我們了。

 

不過到了這比較安全地方後,小靈看起來似乎況狀不太妙,似乎是因為失血過多的關係,他已經開始變得有點不醒人事。

 

小婷看到小靈現在這樣糟糕的情形,就像擔心自己的情郎一樣操心,連忙叫救護人員來幫小靈包紮止血。

 

終於急救後過了一會兒,小靈好像也慢慢地開始回復意識了。

 

但就在此時,卻有人提出了質疑,說道:「他該不會是妖怪吧,屍蟲怎麼會怕他的血?」

 

吳道聽完這話後,奮力地用拳頭打那個發問的人的頭,說道:「你真是沒有禮貌,人家就算是妖怪,又怎麼了?你別忘了,人家剛剛才救了你一命,別不知恩圖報。」

 

我聽完吳道說的話,看了看小靈,心想聽吳道這麼說起來,小靈還真的是個妖怪?他怎麼能夠跟人類長得如此相像?我跟他相處這麼多天,居然都沒有看出來他是個妖怪。看來妖怪就跟很多奇幻和武俠小說中裡面寫的一樣,妖怪也是有好妖的,他剛剛還救了我們的命。

 

聽完吳道說的話,小婷又好氣又好笑地說道:「你別亂說,我們的族長才不會是妖怪,只是我們這族的祖先在幾百年前曾經吃過了一個叫做『麒麟心』的東西,於是我們後代的族人,有一部分族人的血液都會遺傳到麒麟心的效果,我們的血液可以讓一般不太潔淨的東西和小邪靈,不敢靠近我們。但比較大隻的兇猛野獸和罪孽深重的邪靈們,可能也不太怕我們的血就是了。而且這麒麟血的能力並不是每個族人都可以被遺傳到的,但小靈既然是我們的族長,他血中的能力自然就比其他的族人還強好幾倍了。」

 

吳道聽完小婷的話,驚訝地說道:「麒麟心?那可是個好東西,已經失傳好久了,真沒有想到你們的祖先吃過這麼不得了的聖物,這真是你們百年來修得的好福氣啊。」

 

我聽完他們的對話後,倒是非常的不解,問道:「聽你們這麼說起來,這世界上還曾經有過麒麟這種動物?他們的祖先還吃過它的心?不是有人考古說,古代說的麒麟其實可能只是現在的長頸鹿而已嗎?只是古代的中國人從來沒有見過長頸鹿,所以把長頸鹿當作了麒麟,長頸鹿的心居然有這麼神奇的效果?那我下次去非洲也要獵一隻來吃吃。」

 

吳道聽我的疑問,搖了搖頭,說道:「麒麟心的說法,除了你剛剛說的那種說法,其實從古至今流傳下來比較普遍的說法,也讓民間比較信服的說法有兩種。

 

第一種說法是說麒麟心其實是一種古代很珍貴的中藥藥材,是深黑色的,非常難吃和難以入口,但吃了會具有避凶和驅邪的神奇效果,而且吃完後還可以百毒不侵。

 

另外一種說法,是說在上古時期,真的有麒麟這種神獸,就跟直到現在都有人認為這世界上肯定有龍一樣,要不然為什麼西方和東方都有龍的傳說流傳下來?總不會是東西方的人一起集體產生了幻想吧?

 

只是麒麟是屬於那種比較和善的動物,於是牠們遭到古代人類的大量捕殺,現在已經滅絕了。所以小靈的祖先,很有可能是吃了這兩種麒麟心的其中一種,普通人沒有經歷過或親眼看過或許很難理解,不過他剛剛救我們的場面你也看到了,世界上曾經可能是真的有麒麟心存在過的。」

 

我聽完吳道的分析後,也覺得非常認同他的觀點而點了點頭。

 

我們就在這比較安全的地方休息了不久後,小靈說他已經休息好了,可以馬上往前繼續出發,免得被敵人搶先了一步。

 

於是我們就繼續往前行進,不過我發現我們走的墓道原本是挺寬敞的,但往前走卻感覺越來越狹窄。就在此時,我們看到墓道的前方處似乎還有些許的亮光透進我們走的這墓道中,原來我們走的這墓道是通往另一個有燈光的墓室的。

 

就在我們正在高興有所進展之時,卻聽到我們的墓道下方有人聲傳了過來,吳道要我們關掉手電筒,說可能是黃玄那群人的聲音,我們先在這個墓道口看看墓室裡面的情況,之後再做決定,畢竟小心可以駛得萬年船。

 

於是,我們小心翼翼地躲在墓道洞口附近往墓室裡看,才發現原來我們現在的位置在他們所在位置的墓室上方,但也不會離他們墓室的地面太遠,要跳下去還是跳得下去的。

 

接著,我們果然聽到了墓室裡傳出胖子黃玄的聲音,還聽到他正用英文罵髒話,除此之外,我們又聽到他們那裡傳出了槍聲,表示他們遇到了什麼危險,於是我們馬上好奇地往發出聲音的地方和有燈光的方向看了過去。

 

誰知道不看還好,一看居然是一個超乎我們的想像和我們常識所可以理解的畫面出現了,我們看到的畫面居然是我們剛剛進古墓的時候所看到的那兩隻鎮墓獸的實體放大版正在攻擊黃玄他們,而且牠們看起來居然還是個栩栩如生的生物,而不是古物阿。

 

而黃玄他們有人拿著螢光棒照明,有人則緊急往高空中打出閃光彈照亮墓室,還有人拿著步槍AK-47想對鎮墓獸發動攻擊。閃光彈打到墓室上方後,我才發現這墓室上方的高度似乎是深不見底,但藉由他們所發出的光,我才第一次發現比人還高大三倍的鎮墓獸原來是如此的恐怖,而且一次還有兩隻出現在墓室之中,似乎在守護著牠們身後的那個玉門,不讓人輕易地進入那玉門。

 

我往黃玄的方向看去,還可以發現有三個外國人正拿著步槍AK-47在瘋狂的掃射著鎮墓獸,而黃玄則躲在他們的身後,拼命用英文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反正我大概猜得出來是叫他們快把鎮墓獸給解決掉之類的話吧。

 

不過好像是因為這掃射的舉動弄痛了鎮墓獸,其中一隻鎮墓獸突然仰天大吼,那聲音的分貝實在是太高了,我們只好趕緊用手把我們耳朵給遮了起來。

 

接著,那隻大吼大叫的鎮墓獸就往前衝了過去,光用牠頭上的四隻鹿角就把一個外國人的身體給刺穿了,鎮墓獸接著把它那誇張的,長到頸部的舌頭一甩,就把另一個外國人給吃到了口中。牠接著還用獠牙刺穿那外國人的身體,好像還很享受似的在品嘗外國人血液中的美味,享用著這美好的食物和享受著這片刻時光。

 

我們此時似乎還看得見牠那尖長的獠牙上有著許多的人血,牠獠牙上的人血也正慢慢地從它口中滴流下地面來,這場景看起來真是讓人覺得觸目驚心,實在太血腥了!而在他口中的外國人,似乎還有些力量,他微弱地叫了一聲「Help!」但他也只有虛弱地叫了一聲救命的時間,就被鎮墓獸給吃下了肚。

 

轉眼間,三個拿AK-47步槍的外國人已經只剩下一個人了,而那唯一剩下的外國人也似乎已經被這場景嚇傻了,忘記他手上還有武器可以反擊,這時也可以看出他的褲子下方已經濕了一大片,似乎已經被嚇到尿出了褲子。

 

接著,鎮墓獸這時可能是因為剛剛才解決掉到兩個入侵者,正在陶醉地品嘗牠的美味食物,而忘記了攻擊。也有可能是因為沒有人主動攻擊牠,牠也懶得攻擊對方,而另外一隻鎮墓獸只是靜靜地看著這一切,似乎還沒有打算要出手的意思。

 

黃玄看著這場面,接著用英文喊叫了幾句,似乎打算要身後的兩個外國人拿起武器,再次攻擊鎮墓獸的樣子。但那兩個外國人也不是白癡,他們看到剛剛的那個場面,現在也不敢輕易地出手,深怕自己就是鎮墓獸的下一個食物。

 

吳道看了看這情景,輕聲對我們說道:「我們就等他們再次攻擊鎮墓獸的時候,趁他們幫我們把鎮墓獸的注意力分散的時間,我們趕快往玉門的方向移動,說不定鎮墓獸不會發現我們,我們就可以進去玉門了,說起來這次還真是謝謝那胖子他們阿,替我們解決了不少的麻煩。」

 

就在吳道說這些話的同時,黃玄跟幾個外國人似乎已經準備好要再次對鎮墓獸做出攻擊了,他們還拿出了手榴彈出來。

 

我自己覺得他們真傻,要是我自己看到剛剛那場面,現在早就跑了。別說一隻鎮墓獸他們都搞不定了,還有一隻根本還沒有出手呢,看來對方也是抱持著必定要進到古墓中找到長生不老秘密的決心阿。

 

沒料到,小靈聽完吳道說的話後,卻道:「不行,他們這樣會弄痛鎮墓獸的!我不能看著鎮墓獸受傷,而且他們這種硬幹的方式,可能都還沒有把鎮墓獸解決掉,墓室就要垮了。」

 

聽完小靈說的話後,我的心裡覺得很驚訝,沒想到對他來說,鎮墓獸的命似乎還比這幾個外國人的命還值錢?莫非他想要活捉鎮墓獸,拿來賣給動物園?但牠們這麼大隻又兇殘,不要說把牠們帶出來墓室了,可能就連我們能不能抓住牠們都是個問題吧?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同時,小靈已經跳出了我們所在的墓道,往黃玄的方向跑去,對著準備要攻擊的黃玄他們說道:「你們快住手!別傷害它們,我有方法過去。」

黃玄他們看到小靈往他們的方向跑過來,也覺得很驚奇,而忘記了要攻擊的動作。

 

接著,令我永生難忘的事情發生了,小靈開始轉向兩隻鎮墓獸的方向,突然感覺小靈的身體似乎有一股能量從他的身體外流散開來,就像超級賽亞人變身那樣,他的頭髮開始往上飛,只是他的頭髮不是變成金色的,他的頭髮和眼睛突然變成了水藍色,他的氣勢讓我感覺到他不是我以往所認識的那個親和的小靈,而是一個更有威權的人。

 

接著,小靈把他的右手舉起來指向兩隻鎮墓獸,對著兩隻鎮墓獸說道:「『鎮墓獸』,聽我之令,放下你的仇恨,速速平靜下來。」說完這段話後,從小靈右手手指中突然發出兩道淡藍光,分別往兩隻鎮墓獸的方向飛射了過去。

 

這時,兩隻原本兇殘的鎮墓獸被射進了淡藍光後,似乎就像小靈在家裡養的寵物般,乖乖得像家犬一樣趴了下來,一動也不動地趴在了原地。

 

所有的人看到這場景,我們的下巴差點都沒有掉下來,原來這兩隻鎮墓獸這麼好搞定。

 

事情發展成這樣,我們也不好意思躲在墓道裡了,紛紛從墓道口邊跳了下來,到了小靈的身邊。

 

這時吳道終於掩飾不住他對小靈的崇拜,對著小靈說道:「原來你這麼罩阿!怎麼不早說,看來這古墓根本一點都不危險,你小哥只要發威一下,裡面的任何妖魔鬼怪,誰敢不聽靈哥的話?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之後古墓的行動都靠你罩了。下次有生意我會再聯絡你的。哈哈〜」

 

小靈聽完吳道說的話,好像變成了另一人,帶著有點嚴肅的口氣說道:「我的力量並不像你所想像的這麼強大,我這能力不能太常發動,要不然我的身體會負荷不了。而且只有原本心存善念,本性是善的魔物才會聽我的話。本性邪惡的魔物,我也沒有辦法控制牠們,牠們當然也不會聽我的話。」

 

黃玄看到這場面,卻是相當的吃驚,說道:「沒有想到,幾百年前就已經消失的『守靈人』血脈,居然還沒有斷絕,聽說你們族人從北宋後就消失滅跡了,如今居然還有族人存在,甚至還有人說你們已經消失了千年之久。」

 

我聽完黃玄說的話後,詫異地問道:「『守靈人』是什麼?原來小靈你們這族的人居然叫『守靈人』嗎?」

 

面對我的疑問,小靈看了看我一眼,但此時的小靈似乎感覺不太想說話,他走過去鎮墓獸身旁安撫著鎮墓獸,就像小靈真的是牠們的主人一樣。

 

黃玄看見了這情形,聳了聳肩,說道:「我用一個你們比較好理解的說法來解釋什麼是『守靈人』好了,如果你們對於中國古代的傳說有些了解的話,應該知道在中國古代的傳說中『女媧的後代』,會具有女媧所給予的一些能力。他們還可以與具有靈性的生物進行對話和溝通,而且『女媧的後代』如果能力強大的話,甚至還可以跟神明進行對話。

 

守靈人就像是這樣的存在,也有人說他們像女媧的後代一樣也流傳著女媧留在人世的血脈,他們在中國早期歷代的歷史中都享有很大的權力。他們在中國任何朝代中都是擔任祭司,做通靈、祭神、與神靈溝通的工作,但就在北宋時期的時候,守靈人卻突然在歷史中消失滅跡了,沒有人知道他們這族的人去了哪裡。

 

有人說他們是為了守護著一個重大的秘密,而離開中原到一個很遙遠的地方,也有人說他們是受到了宋代皇室或者女真人的迫害不得不離開,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的去向從來都沒有人知道。」

 

黃玄說完,接著又嘆了口氣,說道:「卻沒有想到『守靈人』居然在這裡出現了,看來你們是為了長生不老的秘密而來的吧?看起來我們靠自己的力量似乎也是沒有辦法通過這古墓的,不如我們兩隊人馬就來聯手合作吧。反正那個記載長生不老秘密的『古代竹簡』,就算你們拿到手了,裡面記載的內容也不是這麼容易就可以被破譯出來的,我這裡說不定也會有你們需要的資源。到時候拿到竹簡,東西可以給你們,你們只要讓我們照個相,把竹簡裡面的內容記錄下來,到時候我們可以互相交換破譯的進度和資訊,一起找出祕密,而且我絕不食言。你們覺得怎麼樣?」

 

吳道聽完黃玄說的話後,破口大罵道:「就知道你這個胖子肯定不安好心,你以為我們會聽你們的嗎?你以為是誰救了你們,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你……」

 

吳道話都還沒有說完,小靈就揮了揮手,突然打斷吳道的話,說道:「可以。但你別忘記你現在所說的和答應我的,反正只要能讓我尋找到我想要找到的答案和目的,我不在乎是跟誰合作。」

 

小靈話都出口了,吳道自然也不敢多說什麼,畢竟我們現在都知道最有資格說話的人是小靈。

 

小靈說完話之後,卻接著對黃玄質問道:「不過你要先回答我,你們為什麼會知道這個古墓的存在?照道理來說,除了我們族人外,已經不會有人知道這古墓的秘密。」

 

黃玄聽完小靈的質問後,說道:「其實我本來的目的,並不是這個古墓,而是尋找你們這族『守靈人』的下落,從你們這族人自北宋消失蹤跡後,我的祖先從南宋就開始派人打聽你們的下落,沒有想到這一找就是幾百年,直到最近盜墓界傳出有古墓裡頭藏有長生不老祕密的風聲後,我就在想這件事該不會與你們這族的人有點關係吧?畢竟長生不老秘密的傳說會牽涉到你們這族人的機率很大。

 

於是,我就派人打聽關於這古墓的事情,終於讓我透過了些方法,知道了這古墓的資訊,於是我接著就找了對長生不老秘密有興趣的外國企業資助我的行動。外國人腦筋動得快,知道這秘密商機無窮,如果真的研發出長生不老的藥出來,那可得到的財富可以說是一輩子享用不盡,正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你也別深究我到底是用哪些方法知道這古墓的事情的。

 

至於我為什麼要找你們這族的人,這牽涉到一個更大的故事,一時之間也無法解釋清楚,等到我們從這古墓出來後,我在慢慢告訴你吧。」

 

小靈聽完黃玄說的話後,似乎還滿意他現在給的答案,就點了點頭。

 

原來黃玄想找的是「守靈人」,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他對於守靈人如此的了解了。

 

既然現在都已經跟黃玄他們合作了,我們就開始聊起天來,問對方進古墓後的情況。

 

原來他們真的是從其他的入口進來的,不過聽他們的敘述,他們所發生的事情卻比我們所發生的還驚險多了,他們原來有三十人進來這古墓,而他們到這墓室的過程中發生了許多的危險是我們所沒有經歷到的。

 

只是既然不是我們發生的事情,我也不想對此做出評論,畢竟我覺得他們敘述的有點誇大,說什麼有一大群眼鏡蛇攻擊他們,還有雲豹突然出現咬傷他們的人等等之類的,跟我們的經歷相同的是他們也遇到了酒罈和屍蟲,而且傷亡相當慘重。

 

但在這古墓中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我覺得他們說的應該都是真的,畢竟連鎮墓獸都出現了,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呢?

 

我想起現在還有考古學者說,從楚墓中發現的鎮墓獸可以看出楚國人想像力非常的豐富,居然可以創造出這麼藝術和具有想像力的東西出來。但他們卻不知道現實中真的有鎮墓獸存在,這可不是楚國人想像出來的,是真的有這種怪獸,要是讓那些考古學者進來這古墓,他們可能會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吧。

 

黃玄說他們在跟鎮墓獸打鬥過後,他們的團隊包括黃玄在內的總人數居然只剩下了六人,從這裡就可以知道他們進來古墓後真的傷亡非常的慘重,看來小靈帶我們所走的這條墓道確實是條捷徑沒有錯,要不然我們很可能也好不到哪去。

 

閒話家常、互相關心對方和了解雙方在古墓得到的情報過後,我們也在小靈和鎮墓獸的保護之下,安心地休息了一陣子,休息完後我們接著準備再次出發,而小靈的頭髮和眼睛的顏色也慢慢地逐漸變回了黑色,個性似乎也變回我原本熟悉的那個小靈了。

 

而我們現在要通過的這個玉門,跟我們進來這古墓的時候所看到的玉門長得很相像,只是那個時候我們太緊張無法好好仔細地觀察那個玉門,現在有時間和機會當然要好好的觀察它一番。

 

我觀察到我們一開始進來這古墓的時候所看到的玉門跟現在的這個玉門不太一樣,那個時候的玉門中央有個大型的龍形雕刻圖案,而現在的這個玉門的中央處則是個大型的鳳形雕刻圖案,這門的四個角的邊緣上還有著像黃腹琉璃鳥圖形的雕刻,而在這中央處的大型鳳形雕刻的鳳的嘴邊,它好像還咬著什麼黑色的東西,仔細靠近一看才發現那個東西居然是個鑰匙孔,看來這也是個要有鑰匙才能開啟的門,而這玉門則有兩個人身那麼高。

 

就在我仔細觀察這個玉門的同時,小婷從她的脖子上拿出了一個玉製項鍊,那項鍊看起來似乎是個鳳形的鑰匙,那麼照這個邏輯說起來,小靈的那把鑰匙是龍形的囉?原來他們的鑰匙還真的跟人一樣是龍鳳配阿,不知道這兩把鑰匙有什麼特別的意義或者來歷。

 

小婷把它的鳳形項鍊放入了玉門的鑰匙孔轉動過後果然不久後好像啟動了什麼機關玉門開始慢慢地被機關開啟轉動而打開了

 

接著,我們經過整合過後的一行人就這樣進到了玉門裡面發現玉門後面這裡又是一個巨大的墓室

 

我們仔細觀察這墓室裡面的牆壁跟我們之前所看到的墓道牆壁似乎不太一樣,有著什麼不同。

 

於是,我們用手電筒往墓室裡面的牆上照去,發現這牆上讓我們感到特別的東西,居然是不輸給西班牙所發現的阿塔米拉洞窟內狩獵壁畫的『原始風格壁畫』,而這壁畫裡面所繪畫的主題也不是像阿塔米拉洞窟內的狩獵壁畫如此的單純,而是有隱藏著更大的秘密在這些壁畫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瑆桓 的頭像
瑆桓

【瑆桓¤靈魂£創作¶天地】

瑆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曹夢得
  • 哈!不賴呀
    臺版的「法櫃奇兵」現世
    至於那神秘的壁畫.挺吊人胃口
    明兒繼續
  • 謝謝你~
    那壁畫裡面隱藏的秘密,曾讓許多讀者都大吃一驚喔~XDD
    每次看到你來,都覺得好開心啊~
    感覺遇到志同道合的文友,真的是件讓人覺得非常開心的事呢~^^

    瑆桓 於 2013/01/22 17: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