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到玉門裡面的墓室後,我們發現這墓室的壁面非常的巨大,巨大的就好像沒有邊際一般,但我想應該還是有邊際的,只是目前看不到邊際,這壁面跟我們之前看到的牆壁也都有所不同。

 

我們發現這牆上讓我們感到特別的東西,是不輸給西班牙所發現的阿塔米拉洞窟內狩獵壁畫的「原始風格壁畫」。

 

我們才發現原來以前台灣的原住民就有如此高的藝術成就,真是讓我們驚訝不已,而且我們仔細看了這些壁畫,發現畫與畫之間是有故事連續性的,好像是用來敘述還是記錄著什麼重要的事情。

 

看來台灣古代的原住民,不是那時還沒有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文字,就是覺得一次要寫這麼多字很麻煩,於是就用畫得把他們覺得重要的訊息給記錄下來。

 

而看圖畫了解事物的能力,從古至今只要身體上沒有什麼障礙的人,都應該會具有某一種水平程度上的基本審美能力和看圖畫來理解事物的天分。

 

這也是我們人類與生就俱來的原始本能,所以也有人認為文字的起源最早就是由圖畫所演變過來的。

 

就算我們現在還沒有看到這壁畫裡面的內容,我們也可以大概猜到,這壁畫裡面所敘述的內容一定是對畫這壁畫的人來說,是相當重要的事情。要不然畫的人就不會花這麼多的時間,來繪製這些壁畫,而且我們還發現這些壁畫之中的絕大部分的壁畫,所呈現出來的圖像大小就跟真實事物的比例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只有少數的壁畫比例會失真。

 

舉例來說:裡面所畫製的人形圖像就跟我們現在人的身高差不多,所畫製出來的人形身高大約都介於140公分〜190公分之間。但當然裡面所繪製的人形圖像裡面的人,他們的身高都不太相同,就跟我們現在的人也有高矮之分一樣。

 

所以我們判斷這壁畫很有可能是在敘說一段真實的人物所發生過的歷史,要不然如果只是隨便畫出來的,應該不用這麼強調圖像比例與真實事物比例的一致性,以及如此在乎這些壁畫的故事性和完整性。

 

進入這墓室後,我大致用手電筒看了這些壁畫,發現這些壁畫都具有很強烈的色彩性,裡面所繪製的事物都用很鮮豔的顏料來繪製,不知道當初台灣的古代原住民是用什麼顏料來繪製這些壁畫的,居然可以讓這壁畫的顏色保持這麼久都不褪色,一點都不比在中國甘肅的敦煌壁畫還遜色,當然這也有可能是因為這古墓與外界隔絕已久的關係,所以這壁畫還保存的非常完整。

 

我們用手電筒大致看了一下這些壁畫後,大約也了解這些壁畫觀看的順序應該是要從最靠近玉門的壁畫往後開始觀看,而這些壁畫則依序往後排列敘說著一個故事。

 

我們一開始為了避免自己看錯壁畫所繪製的方向,所以我們大致快速地用手電筒觀看了這些壁畫的內容一遍後,接著就返回靠近玉門入口的第一幅壁畫前,依照古代原住民繪製這些壁畫的順序,來慢慢地行走和仔細觀察這些壁畫,以便我們來理解畫這些壁畫的古代原住民,在畫這些壁畫時想要藉由壁畫所傳遞出來的內容和訊息。

 

我發現這些壁畫傳遞著七個主題,因此我自己擅自地把它們分類成七幅壁畫(實際上壁畫的數量不只七幅),會這樣做分類是因為這樣比較好讓我自己理解這些壁畫的整體架構和畫中的劇情走向。

 

以下是我觀看這七幅壁畫的順序和在觀看的過程之中所發生的事情:

 

一、第一幅壁畫—紅色的台灣原住民?

 

首先,是第一幅壁畫,畫製的是一群古代的原住民圖像,還有他們平常狩獵和生活的情形。其中讓我覺得比較值得注意和和讓我覺得比較特別的地方是他們的皮膚居然是紅色的?

 

在我的印象中,現今台灣的原住民沒有任何一族是這種紅色的皮膚,應該要說他們皮膚的紅實在是太紅了,比我們平常受傷流出的血液的紅還要更紅,根本不像是人類本身的皮膚所會具有的顏色,那麼這個紅色的皮膚到底是他們天生與生俱來的,還是其實是紋上去的呢?

 

我知道很多族的原住民通常都會有紋面和紋身的習俗,但把全身都紋成紅色,也實在太痛也太荒唐了吧?

 

但現在也沒有辦法來考究他們的皮膚到底是不是真的是紅色的,除非我能夠回到古代找到其中一個紅色的原住民,並且把他抓來仔細觀察研究看看,才能知道真相,但用想的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也只好先假設古代真的有這一群「紅色皮膚的原住民」存在過,雖然我知道這很難以想像。

 

這第一幅壁畫裡面第二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是這些紅色皮膚的原住民」,他們的手臂上都有頭部呈明顯三角形」的蛇形紋身,那蛇形紋身看起來像是尖吻蝮的紋身,尖吻蝮俗名有很多,其中最廣為人知的名稱,叫做「百步蛇」。

 

百步蛇之名的由來,是相傳被它咬了之後,走不到百步必定毒性蔓延全身,這麼毒的蛇,也是現今台灣排灣族的守護者。

 

但因為這壁畫的年代實在太久遠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們手臂上的紋身到底紋的是不是真的是百步蛇,還是其它台灣存在過「頭部也是呈明顯的三角形」的蛇種,但最後滅絕了?

 

如果他們的紋身真的是百步蛇的話,那麼這群紅人很有可能是排灣族的祖先也說不定。

 

這第一幅壁畫第三個特別的地方,則是他們身上穿的服裝上也幾乎都有「頭部是呈明顯的三角形」的蛇形圖案。

 

看來這群人對這種蛇的態度到了一種崇拜的境界,不只身上的紋身是這蛇,連衣服上的圖案也都是這蛇。

 

要知道這是一個重大的發現,因為臺灣原住民族,彼此各自擁有各自的族群文化、語言、風俗習慣與社會結構,尤以原住民的物質文化中,衣飾為突顯族群文化形象之象徵,它不僅是生活必需品,也代表個人、階級、地位與識別的區分,以衣飾之形式(制)、色彩、圖紋等,作為辨別族群文化的功能,依循各自不同的文化、社會制度、環境條件、認同與美感經驗,織造出各具特色的紋飾、質地與象徵之衣飾,呈現反映了技術、社會與文化藝術等等面向。

 

而我從觀看第一幅壁畫的過程中,歸納出了一個重點,就是台灣可能曾經有過這種紅色皮膚,而且手臂上有「頭部呈明顯三角形」的蛇形紋身的原住民存在過,而且他們對這一種「頭部呈明顯三角形」的蛇非常的崇拜。

 

這個發現其實並不是讓我感到特別的驚奇,因為一直以來都有一派學者主張台灣是南島語族的祖居地,如果這個假設是成立的,那麼古代的台灣有著比較多元的族群在台灣生活過也是有可能的。

 

而原住民的文化也是臺灣重要的文化資產,所以我對於這些「紅色皮膚的原住民」如今的滅絕感覺到可惜,要不然台灣現在又可以多一族特別的原住民了。

 

二、第二幅壁畫—海面上的楚國船隻

 

第二幅壁畫是這些紅色皮膚的原住民在陸地上看到海面上有一個巨大的船隻過來台灣

 

而那船隻是中國戰國時期楚國的船隻我可以確定那是戰國時期楚國船隻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我的學識多麼淵博,其實是因為我看完了全部的壁畫之後小靈在牆壁上發現了一段楚國的文字,我們根據文字裡面的內容,所做出來的推測

 

三、第三幅壁畫—文化交流

 

第三幅壁畫裡面所呈現的內容,是這些「紅色皮膚的原住民」和船上下來的楚國人進行了溝通和交流,第三幅壁畫是一系列他們一起共同生活的小壁畫。

 

看來他們似乎相處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最後甚至還克服了語言的障礙。

 

從這系列一開始的壁畫中可以發現,他們用些比手畫腳的方式和指物認物的方式來進行溝通,到越來越後面的小壁畫,可以發現他們已經一起共同生活,而且一起相處了一段時間。

 

到這系列壁畫最後的那幾張小壁畫,還可以發現他們居然已經可以互相進行簡單的語言溝通了,因為之後有著他們好像可以直接進行對話,並不需要用手比畫來比畫去,就可以一起去狩獵的壁畫畫面。

 

四、第四幅壁畫—楚國人的首領

 

從第四幅壁畫和剛剛前面所看過的壁畫中,可以發現裡面其中的一個楚國人,他的服裝跟其他的楚國人比較起來顯得比較高貴和精緻許多。

 

而且從剛剛看過的第三幅壁畫中的一系列壁畫裡,還可以發現其他的楚國人好像都要聽這一個人的命令。

 

因此,我推斷這一個特別的楚國人,很有可能是一起來台灣的楚國人中的首領。

 

第四幅壁畫跟第三幅壁畫一樣,也是一系列的壁畫,只是第四幅壁畫裡面所敘述的內容比第三幅壁畫還要在多些。

 

這一系列的第一張壁畫,好像是這個楚國首領想跟「紅色皮膚的原住民」解釋說明他是從哪裡來的,因為這張壁畫他用手指了指西方,那正是楚國的方向。

 

而這一系列的第一張壁畫之後的壁畫好像是在說這個首領曾經真實發生過的事情。

 

這一系列的第二張壁畫則是這個楚國首領在看著一條江河,臉色帶有點憂鬱和若有所思的表情

 

這一系列的第三張壁畫,裡面所繪畫的內容是這個楚國首領居然跳下了那江河

 

這一系列的第四張壁畫,畫的是前面第二幅壁畫所繪製的楚國船出現了

 

這一系列的第五張壁畫,畫的是那楚國首領被船上的人給救了上來

 

這一系列的第六張壁畫,畫的是這船又繼續的航行。

 

這一系列的第七張壁畫,畫的是這船在一個地方靠了岸。

 

這一系列的第八張壁畫,畫的是這船停岸之後,又在不同的港口繼續航行。

 

這一系列的第九張壁畫,畫的內容又回到了第二幅壁畫所畫的場面只是畫的角度不同是船上的楚國人看到這些紅色皮膚的原住民在地面上

 

看到這裡,我心裡有一個疑惑,就是既然這楚國人居然是被這船的人所救的,那怎麼會是這船人的首領呢?

 

他沒有被當成俘虜,丟到海下餵鯊魚就不錯了吧,居然還能夠成為他們的首領?這世界上所發生的事情還真奇妙,但我也想不通這其中的緣由,就只好停止猜測,繼續往下看第五幅壁畫的內容。

 

五、第五幅壁畫—交換物品

 

第五幅壁畫分成了左半邊和右半邊兩個部分,中間還有畫製一條黑線作為兩半邊的分隔。

 

第五幅壁畫左半邊壁畫的內容是楚國人給這些「紅色皮膚的原住民」一些楚國的古文物,以及送給他們一些楚國的稀有動物。

 

我看完這第五幅壁畫左半邊的壁畫實在覺得太驚奇了,船裡面居然還有動物?這船是挪亞方舟嗎?原來東方也有挪亞方舟的存在。

 

而且壁畫裡面畫製楚國給予「紅色皮膚的原住民」的文物中,有一些我居然從來都沒有看過,很有可能是因為這些文物實在太稀有或者相隔的年代太久遠,所以現今已經無法看到了吧。

 

但吸引到我注意的是他們給「紅色皮膚的原住民」的古物和動物之中,居然包含了鎮墓獸在內,原來我們在古墓裡所看到和遇到的鎮墓獸居然是楚國人給這些「紅色皮膚的原住民」的禮物嗎?

 

而在這第五幅壁畫左半邊壁畫的內容中最吸引我的畫面是我發現到楚國的首領給「紅色皮膚的原住民」的酋長的禮物,居然是一個上面有寫著楚國文字的竹簡。

 

這該不會就是我們這次進這古墓所要找的「古代的竹簡」吧?我一看到這壁畫的內容就趕快叫其他的人來看,向他們說出我的發現。

 

果然,其他的人也認為這竹簡就是我們這次進來這古墓所要找的東西,我們對於這個重大的發現也不自覺地興奮了起來,因為這代表我們離要找尋的目標越來越接近了。

 

而這第五幅壁畫右半邊壁畫的內容則剛好與左半邊的壁畫內容是相對的,是這群「紅色皮膚的原住民」給予楚國人一些蛇形玉器和蛇形服飾品當作禮物。

 

當然看到這畫面最讓我好奇也最吸引我注意力的地方,當然自然就是到底「紅色皮膚的原住民」的酋長給楚國首領的禮物是什麼呢?

 

但在我看了這第五幅右半邊的壁畫後,卻很不解「紅色皮膚的原住民」的酋長給楚國的首領的禮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因為那東西看起來好像是一顆把許多鮮血融合在一起的黯深紅色石頭,而且大小還跟雞蛋一樣大,而在這壁畫中還可以看到「紅色皮膚的原住民」還在這顆石頭的周圍畫出淡淡的紅光,那感覺看起來就好像它還會自己發出紅光一樣,會自己發光的石頭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看到,以前的時代也沒有高科技,應該不可能在石頭裡面裝會發光的燈泡之類的東西吧。

 

難道說這是「夜明珠」?但黯紅色的夜明珠,我長這麼大卻從來都沒有聽聞過,如果真的有,那也肯定是天價。

 

由於我實在太想知道這顆石頭到底是什麼東西,所以把大家都叫來看看這壁畫所繪製的石頭,看能不能看出這石頭的來歷。

 

吳道看了看這幅壁畫中的石頭,說道:「這顆石頭好像不是這地球上的東西啊,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石頭,它會不會是顆外太空來的隕石剛好掉落在台灣,然後被這些『紅色皮膚的原住民』給找到的。」

 

黃玄看了這壁畫,卻提出有點不同的見解說道:「你們覺得這有沒有可能是『傳說中的女媧石』?」

 

虎子聽完黃玄說的話,卻大笑著說道:「你說那些市面上販賣的女媧石嗎?怎麼可能,我從來沒有看過有人賣過這樣的女媧石。」

 

黃玄聽完虎子說的話,生氣地說道:「不是說那些市面販賣的女媧石,你難道從來沒有聽過女媧補天的傳說嗎?我現在說給你聽,讓你長長見識。

 

女媧補天的記錄可以見於《淮南子》。《淮南子》裡面記載著在洪荒時代,水神共工和火神祝融因故吵架而大打出手,最後祝融打敗了共工,水神共工因打輸而羞憤的朝西方的不周山撞去,哪知那不周山是撐天的柱子,不周山崩裂了,撐支天地之間的大柱斷折了,天倒下了半邊,出現了一個大窟窿,地也陷成一道道大裂紋,山林燒起了大火,洪水從地底下噴湧出來,龍蛇猛獸也出來吞食人民。人類面臨著空前大災難。女媧看見了這情景,不忍心人類遭到如此奇禍,她感到無比痛苦,於是決心以石補天,來終止這場災難。」

 

黃玄好像剛剛說得有點累了,不過他看到我們都迫不急待想知道後續的表情後,接著喝了口水後,繼續說道:「於是女媧用九千九百九十九顆女媧石來補天,終於天被補好了,但最後還剩下一顆留著沒有用到,於是女媧就把它留下來了,但那女媧石現在也不知道跑到哪裡了。也有人說女媧用來補天所用的石頭,很有可能是外太空的隕石,因此才具有這麼神奇的力量,說不定那唯一剩下的一顆就是這壁畫裡面的這顆石頭呢。」

 

我聽完黃玄說的話,心想你說了這麼多,還不是也在說這顆石頭是一顆隕石嗎?我還以為他會有什麼新意,害我剛剛還這麼專心聽,我原本還真以為他會有什麼特殊的見解呢,看來是我對他的期待太高了。

 

不過現在看起來,大家好像都達成共識,覺得這壁畫上自己會發光的石頭,應該就是顆隕石了。想必這楚國的首領,拿到這麼珍貴的禮物,當初肯定是相當的開心。

 

就在大家還在這第五幅壁畫這邊繼續研究那顆石頭,以及對那顆石頭的來歷做各種不同猜測的時候,我決定要繼續往下看第六幅壁畫的內容,反正他們說來說去還不就那幾個名堂,也沒有什麼新意。

 

這時,我也發現小靈好像並沒有來參加我們討論的行列,但我還是先看完這些壁畫再來找他吧。

 

六、第六幅壁畫—楚國人的道別

 

第六幅壁畫跟前面的那些壁畫比較起來,相對的就比較單純也比較好理解了。

 

壁畫的內容是上一幅壁畫的後續發展,楚國人跟「紅色皮膚的原住民」交換完禮物後,接著楚國人就把手舉起來,看起來像是在揮手跟「紅色皮膚的原住民」道別,而他們的身後就是那艘楚國的船。

 

但這壁畫也有個特別的之處就是「紅色皮膚的原住民」的酋長向他們指了東邊的方向。

 

莫非這些楚國人並沒有打算回楚國,而是想要繼續向東邊的太平洋航行?難道他們還想要尋找什麼東西,而「紅色皮膚的原住民」的酋長則是在為他們指引方向?

 

七、第七幅壁畫—楚國船的離開

 

第七幅壁畫又比第六幅壁畫更容易懂了,也更簡單明瞭。

 

第七幅壁畫的內容是「紅色皮膚的原住民」在地面上目送楚國船離開台灣的情景。

 

但這第七幅壁畫裡面也有個讓我覺得非常特別的地方,就是留在台灣土地上的人群當中不只有「紅色皮膚的原住民」,裡面居然也有些楚國人留下來一起送別,這可以透由膚色和服飾相當容易辨識出來他們是楚國人,而不是「紅色皮膚的原住民」。

 

但最讓我好奇的是,那些楚國人留下來的目的是什麼?等楚國船上的人達成任務再回來接他們嗎?還是他們後來發現自己愛上了台灣,打算要在台灣定居?

不過這些疑問當然也是現在的我已經無從考究的了。

 

終於,我看完全部的壁畫後已經大概了解這壁畫所要傳遞的整體訊息了。

 

簡單來說,就是台灣曾經有一群「紅色皮膚的原住民」在台灣遇到了從中國漂洋過海來台灣的楚國人,他們一起生活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後產生了感情,於是決定在離別時互相交換重要的禮物來道別,而「紅色皮膚的原住民」的酋長則告訴楚國人他們接下來要繼續往東邊航行,楚國人的旅程還未結束。

 

就在我終於一次看完七幅壁畫,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卻聽到小靈在第七幅壁畫所在的位置更後面的地方,距離我有點算遠的位置,大聲喊道:「你們快來看,這裡好像有兩種不同的文字寫在這牆壁上阿。」這時我才驚覺,原來我覺得自己已經看得很快了,但小靈似乎看得比我更快。

 

我們都走到小靈所在的位置後,果然看到了兩種不同的文字寫在這牆壁上。

 

於是,吳道要我們的古文翻譯專家趕快翻譯一下上面寫了些什麼。

 

我們的古文翻譯專家的名子叫做「長庚」。

 

長庚看了看這兩種文字說裡面其中的一種文字,他說他也看不懂這文字,這文字看起來很有可能是「紅色皮膚的原住民」這族的文字,他從未見過這種文字。

 

他接著又看了另外一種文字,他說另外一種文字是戰國時期楚國的文字,對他來說不是很難懂,給他一點時間,他可以把這文字裡面大概的內容給翻譯出來。

 

不料,在他看了那段楚國的文字過了一會兒後的時候,表情卻突然非常慎重地對我們說道:「如果這文字裡面所記載的內容是真實的話,我們現在所發現的東西,可能會是近年來東方考古史上最重大的發現之一阿。這文字裡面居然記載說,那壁畫裡面畫的『楚國人的首領』,居然就是戰國時期楚國的愛國詩人『屈原』。」

 

我們聽完長庚說的話後,驚嚇的程度自然是非同小可,許多人不但脫口發出低呼,甚至就連呼吸都差點忘記了。因為屈原不是早就投汨羅江自盡了嗎?我們還在每年端午節的時候都包粽子來紀念他呢。

 

據說屈原投汨羅江自盡後,他的屍體就一直沒有被人給找到,因此附近的楚國居民才想到包粽子丟到汨羅江中,希望能用粽子來代替屈原的屍體,讓屈原的屍體不會被江裡的大魚或者水底的怪物給吃掉,而這個習俗就一直留傳到了今日,也是端午節吃粽子的由來。

 

但我想要是那時有人知道屈原在跳汨羅江的時候居然還沒有死,而且還坐船來到了古時候的台灣,應該會跟我們現在一樣的吃驚吧,難怪到了今日都還沒有人可以找到他的屍體。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麼讓他繼續活下去來到台灣,之後又讓他去往比台灣更遙遠的東方,讓他繼續遠航的動機和目的,到底又是什麼呢?

 

而他給「紅色皮膚的原住民」的酋長的竹簡裡面的內容,到底又記載著哪些重要的事情?這又跟長生不老的秘密有著什麼樣的關係?一個原本想死的人跟長生不老的秘密,我怎麼樣想,都還真的覺得完全搭不上邊。

 

就在我們一點頭緒都沒有的時候,沒想到長庚看著這些文字,接著又說道:「我剛剛發現這些文字裡面還記載了一段跟屈原有關係,在壁畫裡面沒有提到,但卻對我們來說相當重要的資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瑆桓 的頭像
瑆桓

【瑆桓¤靈魂£創作¶天地】

瑆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曹夢得
  • 壁畫、紅膚原住民、女媧石、屈原
    劇情越來越豐富了
    場景寫得很考究呢
  • 謝謝夢得~
    是阿,而且你說的這些東西
    很多是跟後續劇情有很深的聯繫的喔~^^

    瑆桓 於 2013/01/23 01: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