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聽了黃玄說的話後,都很有默契地一同用一種帶著疑問的口氣,一起脫口而出地問道:「奇門遁甲陣?」

 

黃玄看到我們不解的表情後,像是在特地為我們解答般地說道:「若我猜測的沒有錯,這巨石群很有可能是一個『奇門遁甲陣』。而說到『奇門遁甲陣』,就要從什麼是『奇門遁甲』說起了。

 

奇門遁甲可以說是中國最大的一門秘術學問,奇門遁甲之術源自於易經,內容包括河圖、洛書、先後天八卦,遁甲基本盤中加上三奇六儀、八門、九星、九宮等隨局數不同而改變,也可以說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如意控制對方爲主的命運學,在古代中國它被稱爲帝王之學,其中奧秘是極端守秘的,不得泄露于外人,如果一般人盜用,經發現者斬首勿論,所以它可以說是秘傳中的秘傳。

 

因此,它深深地埋沒在歷史的淵底,由於它的可怕,師父只親口傳授弟子,單線傳下來,至今理解它的人非常少。」

 

吳道聽到黃玄說到這裡後,乾脆直接了當地問黃玄道:「那這個『奇門遁甲之術』跟這些巨石群的『奇門遁甲陣』之間又有什麼關係呢?」

 

黃玄聽了吳道提的疑問後,接著說道:「其實奇門遁甲的本身就是九宮八卦陣。奇門遁甲所研究的是在探討自然界的磁性作用在每年、每月、每日、每時中流動情形以至於影響到萬物之靈的所謂運氣,然後歸納出十種活用的符,加以推研。

 

在中國古代,這種奇門遁甲是用於軍事上的,因此古代軍師無不精通此術。太古時代的黃帝,以奇門遁甲用於打戰,打敗了蚩尤。周朝姜太公,應用奇門遁甲,打敗了紂王。漢時,黃石公傳授奇門遁甲給張良,扶高祖得天下。

 

而在中國歷史上,使用奇門遁甲最有名的軍師,當然首推就是諸葛亮——『孔明』了,孔明在三國時代的多次戰役當中就是利用奇門來佈陣打敗敵軍的。」

 

鄭書豪聽完黃玄說的話後,驚訝地問道:「就連孔明居然也跟這奇門遁甲陣有關係?」

 

黃玄板起臉,正經地接著回答他道:「沒錯。在三國時代,諸葛孔明就是活用奇門遁甲,佈『八陣圖』,幫劉備三分天下。陸遜就曾吃過孔明的這個虧,在《三國演義》第八十四回『陸遜營燒七百里,孔明巧佈八陣圖』中就可以看出孔明用奇門遁甲佈這個八陣圖的厲害之處,八陣圖反復八門,按遁甲休、生、傷、杜、景、死、驚、開。每日每時,變化無端,可比十萬精兵。後杜工部還有詩曰:『功蓋三分國,名成八陣圖。江流石不轉,遺恨失吞吳。』」

 

吳道聽完黃玄說的話,眉頭一皺後說道:「聽你把這個奇門遁甲陣說的這麼厲害,照你這樣說起來,那麼我們現在肯定是過不去這巨石群迷宮的囉?這些『紅色皮膚的原住民』搞什麼東西,弄出這麼麻煩的奇門遁甲陣『巨石群迷宮』出來,我看這巨石群迷宮後面肯定有藏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黃玄聽完吳道說的話後,沉思了一會兒說道:「在我看來這巨石群排列出來的奇門遁甲陣迷宮很有可能有兩種用途,第一種用途自然是用來防止我們這種對這巨石群迷宮不了解的外來入侵者的進入,要是有人強行進入就會在迷宮裡面迷失方向,甚至這巨石群迷宮裡面很有可能埋伏著許多的陷阱,一進去可能就出不來,就像我們自己的命運被這個迷宮操控了一樣,你的生命將不會再是你自己的了,而是這迷宮的。但這迷宮的第二種用途其實也只是我自己的猜測,我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我很害怕說出來會嚇到你們啊。」

 

吳道聽到黃玄說的這話後,激動地說道:「你別一直賣關子了,行不行?我們既然已經進來這古墓,我們心裡自然就有在這古墓中會遇到任何千奇百怪的狀況都有可能會發生的心理準備和犧牲自己性命的覺悟。即使你現在不說出來,我們也不會還沒有找到目標就離開這古墓,那你還不如痛快地說了,我們的心裡也好有個準備,要知道在古墓裡面無知才是最危險的。你快說吧!我們等得都急了。」

 

黃玄聽了吳道說的話,嘆了口氣後說道:「好吧,那我就說出我對於這巨石群迷宮用途的第二種推測了,你們聽了可別被嚇著。你們有沒有發現這每顆巨石和巨石之間放置的距離剛好都是一公尺?

 

我覺得這種放置巨石的方式很有可能是有某種目的性存在的,這種巨石放置的方式就像是為了把某種可怕的大型怪物困起來所做出來的設計,讓這迷宮的通道只能讓人類或者小型的動物行走,而大型的怪物卻進不來這迷宮。

 

不過這也只是我的推測而已,我也不敢肯定這迷宮是不是真的有這種用途,你們先聽聽就好,免得我們還沒有開始走,就先自己嚇到自己了。」

 

我們聽完黃玄說的話後,都面面相覷沉默了許久。

 

畢竟如果真有可怕的大型怪物在這巨石群迷宮中的某個通道後方的可能性存在的話,那我們接下來必須要做好戰鬥的準備,免得一不小心就成為大型怪物的食物了。

 

終於,小靈打破了這個沉默的尷尬局面,說道:「這裡可能會有危險等著我們,我們剛剛在看到我祖先在木門上留下的紅色記號時早就知道了,沒有道理現在才開始害怕,既然決定要進來這古墓找到我們這次的目標,那麼我們從一開始進來這古墓時其實早就沒有了退路。我們現在要擔心的事情應該是要如何走出這巨石群迷宮,找到屈原所寫的『古代竹簡』才對啊。你們有沒有什麼看法?」

 

我聽完小靈說的話後想了一想,事實上就正如小靈所說,其實我們在一開始決定進來這古墓的時候,就早已經沒有了退路,深入了解得越多,就會越想要找到我們想找的東西以及我們還不知道的答案。

 

黃玄聽了小靈問的問題後,若有所思地向我們說道:「其實要找出通過這巨石群迷宮通道的辦法應該不是沒有,你們想一想,這個迷宮這麼的大,我就不相信這些『紅色皮膚的原住民』記憶力有這麼好,可以記住每一條通道要怎麼走,所以我猜想或許某些巨石上有著什麼線索。或許有些巨石有著跟其他巨石不太一樣的地方,可以讓人作為找尋通道路線的標示。我們可以先花些時間觀察這些巨石,然後試著找找看這些巨石之間有沒有什麼不同之處。」

 

我們聽完黃玄說的話後,都覺得他說的話實在是太有道理了。

 

的確,在這些巨石的上面可能會有些我們剛剛沒有仔細注意觀察到的線索,而這也是目前我們能找到屈原所寫的「古代竹簡」正確位置的唯一辦法了,要不然要是真的找不到任何線索,我想我們也只能隨便找個通道,隨便亂走進去看看,給它賭個一把,看是先讓我們找到正確通道,還是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或者先被什麼怪物給吃掉吧。

 

於是,我們聽完黃玄說的話後都點了點頭,開始分配人員行動,分頭去仔細觀察這些巨石之間有沒有什麼不同之處。

 

但事情的發展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麼順利,因為我們怎麼找都找不到這些巨石之間的不同之處,就在我們找了好幾個小時,仔細觀察完我們身邊的幾百顆巨石都沒有發現什麼不同之處後,我們開始想要放棄了,我們也重新開始聚集起來,討論我們目前的進展。

 

吳道似乎已經找到不耐煩地說道:「黃玄你這個小子說的話到底靠不靠得住阿?我們找了這麼久,根本連個屁都沒有找著。這些『紅色皮膚的原住民』還真有耐心,真的可以把每個巨石都做得一模一樣,好像就連一點小瑕疵都找不出來啊,我看我們接下來的麻煩可大了。」

 

黃玄聽完吳道的抱怨後,感到無奈地說道:「我剛剛說的那些話,也都只是我的猜測而已,我又不是這些紅色皮膚的原住民,我怎麼會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呢?大不了真的找不出來什麼線索,我們就直接衝進去跟裡面的怪物殺個你死我活好了。」

 

吳道接著好像在調侃黃玄似地說道:「得了吧!你連兩隻鎮墓獸都解決不了,還要我們的小靈哥出面,才救了你這條狗命,我就不信這連守靈人都害怕的怪物,你會有辦法跟它殺個你死我活?」

 

黃玄聽完吳道說的話後,好像是因為覺得自己也沒有辦法反駁吳道說的話,也只好嘆了口氣後就不說話了。

 

我聽完他們的對話後,心裡想著我們找了這麼久,卻一點進展也沒有,我的心裡也開始感到鬱悶了起來。於是,我像在發洩似地踢了一下靠我最近的那顆巨石的底部來洩憤一番,但沒有想到我這一踢之下卻感覺到自己踢到的這顆巨石的底部,不是一個平整的平面,這顆巨石的底部給我的觸感居然是凹凸不平的。

 

我心裡感到有點詫異地想著,該不會這顆巨石的底部有著什麼東西吧?於是我拿了自己的手電筒往這顆巨石的最底部照了一下,果然發現了這顆巨石的最底部上面雕刻著一個凹凸不整的圖形,而這顆巨石底部所雕刻出來的這個凹凸不平的圖形,看起來居然像是一個「戰茅」的圖形。

 

我發現了這個重大的發現後,我開始叫大家過來看我所發現的東西。

 

吳道看了我發現的這個圖形後,興奮地說道:「好小子,帶你來果然是對的。沒有想到我們剛剛找了這麼久,都在仔細觀察巨石的上方,而沒有注意到巨石的最底部居然藏著這樣的秘密。我們大家快點分頭開始找,仔細地觀察這些巨石的最底部,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巨石有相似的圖形。」

 

自從我找到了這個重大的發現後,大家又重新開始燃起了鬥志,開始分頭仔細觀察靠近我們的每一顆巨石的最底部,看這些巨石的最底部有沒有什麼相似的圖形。

 

終於,過了一段時間,在我們大概仔細觀察了最靠近我們的幾百顆巨石的最底部後,我們又開始聚集在一起,討論我們現在目前所發現到的線索。

 

經過我們討論的結果和把這些在巨石最底部所看到的圖形做分類後,我們發現這些巨石的最底部圖形有三種不同的圖案,這三種圖形的圖案看起來分別像是「戰茅」、「一顆頭部上方戴著羽毛頭飾的人頭」、「頭部呈明顯三角形的蛇形圖案」。

 

大概對這些圖形做完分類後,黃玄說道:「這樣看起來,這巨石群迷宮的重要通道至少有三條阿。而且不管是『戰茅』還是『人頭』或者是『蛇』,怎麼感覺起來全部都是些不太吉利的東西,我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要往哪裡走。小靈你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看法,你有沒有從這些圖形中看出什麼東西?」

 

小靈搖了搖頭,說道:「我也沒有從這些圖形中看出什麼特別的東西,我的祖先並沒有留下任何跟這巨石群迷宮相關的傳說或者資訊給我們後代的人。

 

但看起來我的祖先他們的確來過這裡,不過看來他們進來這迷宮之後,他們並不想留下有關這裡的任何資訊和線索,這有可能是這迷宮裡面真的有讓他們覺得很可怕的東西存在,也或者他們有著什麼不想說的原因,因此才故意都不說,避免我們後代的人有強烈的好奇心想要追究下去。」

 

吳道接著向小靈問道:「那麼我們接下來該往哪裡走呢?路總共有三條,但我總有一種我們不管走哪一條路,好像都不太對勁的感覺。」

 

小靈聽了吳道提的疑問後,說道:「這樣吧。既然我們都不清楚接下來要怎麼走,我們就用猜拳的來決定接下來要怎麼走好了。這『戰茅』圖形是小極找到的,小極就代表戰茅,吳道你代表『人頭』,而黃玄則代表『蛇』。你們三個人一起猜拳,誰先贏了,我們就先走哪一條。至於我就不用猜了,我負責保護你們就好。」

 

我和吳道以及黃玄聽到小靈的提議後,我們三個人都面面相覷地緊張了起來,因為小靈這話講得倒是輕鬆,但這事可不像他表面上說的這樣風光和輕鬆,可知道我們現在猜拳的輸贏結果將決定了我們的未來走向。要是走的方向錯了,賠掉的可是大家的性命阿,他自己倒是輕鬆地把這個風險和罪名推給我們三人,自己當起救世主的角色了。

 

但我們三個人也沒有辦法對小靈提的這個提議有任何的異議,因為在目前的這個情況下,的確小靈說的這個作法,說不定就是最好的作法了。

 

於是,我們三個人就這樣開始猜起拳來了。

 

第一局我出了布,他們其他兩個人都出了石頭,沒有想到我這個平常猜拳從來沒有贏過幾次的人,這次居然贏了,我真的打從心裡不知道這結果是好還是壞?

 

第二局換吳道跟黃玄猜,吳道出了剪刀,黃玄出了布,所以第二局獲勝的是吳道。

 

因此,我們接下來打算行走的路線方向是先走巨石群最底部標示有「戰茅」圖形的這條通道,再來走巨石群最底部標示有「人頭」圖形標示的通道,最後再走巨石群最底部標示有「蛇」圖形標示的通道。

 

而我發現這行走的順序剛好就跟我們發現這些圖形的順序是一致的。

 

我們決定好要怎麼走後,接著我們就準備出發了,我們首先往巨石群最底部標示有「戰茅」圖形的這條通道的方向邁進。

 

我們在行走這巨石群之間的通道的時候,其實並不是行走得相當的順利,因為我們要一直把手電筒照向每一顆巨石的最底部來找尋前進的方向,而且這些巨石又是出奇的多,就在我們走過早就已經數不清的巨石通道後(我心裡覺得我們可能已經走過了幾百萬條通道吧,但事實上應該不會有這麼多的通道,應該只是我的錯覺),我們好像看到前方的不遠處已經沒有巨石了,我們終於快走到這條通道的終點了。

 

此時此刻,我的內心真是有種說不出來的感動,我們馬上飛快地向前邁進。

 

而走到了這條通道的終點後,映入我們眼簾,讓我們所看到的景象居然是個讓我們不寒而慄的景象,是一種不同於這些巨石群的另一種壯觀景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瑆桓 的頭像
瑆桓

【瑆桓¤靈魂£創作¶天地】

瑆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曹夢得
  • 呵~~說到躲避責任
    小靈這點的確做得不錯^^
    這下可終於讓小極等人走到通道終點了
    接下來會有更大的驚人景象吧!
  • 沒錯,有的時候躲避責任的確是比較聰明的作法~XD
    接下來就會發生越來越奇幻+有趣的事情囉~^^

    瑆桓 於 2013/01/26 14: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