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聽到那個看起來年齡約莫三十幾歲「頭部上方戴著羽毛頭飾」的「紅色皮膚原住民」說的話後都錯愕了一下,被他嚇了一跳。

 

沒有想到吳道比手畫腳搞了老半天,他們居然聽得懂我們的語言,而且還會說我們的語言!

 

連跟著我們的老外此時都看得出來我們大概可以溝通,因為從他們的面部表情看得出來,他們對於現在的狀況也感到很震驚,畢竟他們都跟我們這麼久了,要是還聽不出來我們語言的感覺,大概也說不過去吧。

 

我這時仔細觀察了那個站出來說話的「紅色皮膚原住民」,我發現雖然他的皮膚是紅色的,但他有頎長健壯的體格,在那輪廓極深的俊臉上,烏黑深邃的雙眸,此刻正閃著一抹犀利神秘的光彩,挺直的鼻樑和線條優美的性感雙唇,給人一種又冷又酷的感覺,這無疑是一個既出色又十分危險的男人。

 

而且他不只頭部上方戴著羽毛頭飾特別而已,他的腰上還配著一個看起來似乎有點陰森恐怖大約五十幾公分長的腰刀,刀鞘上好像還刻有五顆不同人頭的圖紋,我總覺得他的那個腰刀帶有一種邪氣的感覺。

 

而那個站出來的「紅色皮膚原住民」的身上,因為他的上半身沒有穿任何的衣物,所以我們可以看出他最詭異的地方是在他腹部肚皮上,居然有一個大約十公分長的黑色大圓圈的紋身,而那個黑色大圓圈紋身居然像是用密密麻麻的,一種像咒文般的文字所組合而成的。

 

然而這些「紅色皮膚原住民」他們的手臂上都有「頭部呈明顯三角形」的蛇形紋身,就連那個站出來說話的「頭部上方戴著羽毛頭飾」的「紅色皮膚原住民」也不例外。

 

不過看起來那個站出來說話的「紅色皮膚原住民」,應該就是他們的首領,這可以從他的氣勢和服飾都跟其他「紅色皮膚原住民」有所不同中看得出來一些端倪,而且我們也感覺得出來其他的「紅色皮膚的原住民」也都對他有種特別尊敬的感覺,所以他應該就是他們的頭頭,這應該是沒有錯的。

 

小靈看了看那個站出來說話的人後,似乎是覺得對方的首領都走出來了,自己不站出來說話,好像也說不過去的樣子,小靈也開始從我們的人群中走出來,對那個「紅色皮膚原住民」的首領說道:「我想我們要找的東西的確是在這裡沒有錯,我的祖先曾經來過這裡。」

 

那個「紅色皮膚原住民」的首領,用眼神斜視,看了一眼小靈後,說道:「難道你居然是『守靈人』的後代?你有什麼方法證明你是『守靈人』?」

 

在那個首領問完小靈這些話後,小靈身上馬上就散發出一股水藍色的靈氣,而他的頭髮和眼睛也都變成水藍色的了,就像我們之前在鎮墓獸那裡看到的小靈一樣,此時的小靈身上也帶有一種霸氣和威嚴,比起眼前這個「紅色皮膚的原住民」的首領,小靈的氣勢此時一點都不比他遜色。

 

的確,小靈變成了另一個小靈,這就是最好的證明,不需要任何多餘的語言去向對方解釋他到底是不是「守靈人」,小靈的身分和實力自然可以證明一切。

 

那個「紅色皮膚原住民」的首領看到小靈變身後,像在質疑著小靈似地問道:「如果你真的是守靈人的後代,那你就更不應該來這裡了你可知道你的祖先曾經跟我們立下協定說好你們守靈人從此再也不會進到這個古墓,除非有重大的事情發生才可以進來嗎?而且你的祖先還跟我們說好要永世跟我們一起保守這個古墓秘密,你現在為什麼帶著一群外人進來這古墓?」

 

小靈聽了那個「紅色皮膚原住民」的首領說的話後,也不甘示弱地對他說道:

「幾百年前的事情,我們族人早就忘記了,我們的祖先甚至從來都沒有跟我們談論過你們的存在,誰知道是不是你們在胡扯。而且我現在是『守靈人』的族長,任何事情都由我說了算,我現在會來這裡,那自然有我的理由。」

 

那個「紅色皮膚原住民」的首領,聽了小靈說的話後,對小靈怒道:「想要從這裡拿東西,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我倒也想知道,現在這族『守靈人』的族長到底長不長進,還是只會耍嘴皮子而已。」

 

兩人的對話結束之後,緊接著來臨的卻是一陣子的沉默。兩人似乎都不打算先輕易動手,畢竟兩人現在都不清楚對方的實力,先貿然出手的那一方可能會非常的危險。

 

不過照目前這個情況看起來,兩人的一場大戰似乎就要一觸即發,而在這緊張的時刻,誰也都不敢說半句話。

 

終於,看來是那個「紅色皮膚原住民」的首領先按捺不住了,他用極快的速度往小靈的方向跑了過去,他跑的速度快到就好像跟豹衝刺的速度差不多,我敢肯定一般人是跑不出這個速度感的,果然那個「紅色皮膚原住民」的首領很不簡單啊。

 

等那個首領衝到小靈面前後,他一拳就往小靈臉部的正前方給用力地揍了下去,當然小靈也不可能乖乖讓他揍,小靈直接用左手就把這拳給硬接了下來,而小靈的右手則在同時也握緊拳頭,用力的往那個首領的腹部給用力地揍了下去。

 

這一拳的確是硬生生地揍到了那個首領的腹部了,但神奇的是那首領腹部的那個大約十公分長的黑色大圓圈紋身此時卻產生了詭異的紅色光芒,那光芒似乎具有神奇力量一般,把小靈的拳頭給硬生生地退離開了那首領身體。

 

接著,小靈的身體就被那力量給震開彈到了空中,過了不久等小靈的身體落地時,我們發現小靈從口中吐了一口鮮血出來,我們現在才發現剛剛雖然是小靈主動攻擊那首領,但受傷比較深的似乎是小靈,而不是那首領,那首領腹部大約十公分長的黑色大圓圈紋身還真的是詭異至極。

 

「看來現代守靈人的族長,不過如此而已嘛。我還以為多有本事呢。」

 

那個首領看著地上的小靈,面露出彷彿不屑的表情說出這些話。

 

吳道聽了那首領說的話後,開始拿出他的槍,怒道:「媽的〜你囂張什麼勁。我現在就用槍把你斃了,看你還能不能囂張得起來。」

 

那首領聽完吳道說的話後,他用他的嘴角帶開了笑容,對著吳道說道:「你們那些現代的武器,看似強,卻一點靈魂和力量都沒有。連『刑天』都不怕那些東西,你以為我會怕嗎?難道你居然覺得我看起來比刑天還弱不成?正好〜我生平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些盜墓賊,我第一個就先拿你試刀,這把刀我還真的好久沒有機會用了,能死在這刀下可真是你的榮幸阿。」

 

那首領說完話後,緊接著就一步步地往吳道的方向慢慢地靠近,而吳道看了這情景,卻一步步開始往後退,吳道聽完他說的話後連槍都不敢開,好像深怕不小心開了槍,會更激怒眼前的這個人一般,只想著退後逃命。

 

這時,小靈已經站起身來,還擋住了那首領的去路,對那首領說道:「你的對手是我。別分神!要不然小心你將會死在我的手裡。」

 

小靈說完這些話後,他接著就舉起他的右手到達了他肩膀的高度,攤開了他的手掌,而此時距離他的右手手掌上方大約十公分處的空氣中,此時卻突然浮現出了一顆大約三顆雞蛋大小而且還在閃閃發光的水藍色光球。

 

小靈右手上這顆光球出現後,那首領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非常凝重,那表情就像他不小心吃到屎般的難看。

 

小靈對那首領顯露出一種看似非常邪惡的笑容後,他就把那顆光球往那首領身上的方向給用力地丟了過去。

 

說這時那時快,就在千鈞一髮水藍色光球將要打到那首領身體之際,那首領居然不敢硬接下這水藍色光球,他用身體快速閃避掉了那水藍色光球,但他好像又怕那光球打到他身後的族人,他的手上開始也浮現出一股深紅色的氣流,接著他就用那股深紅色的氣流把那顆水藍色光球的方向給打偏掉了。

 

那水藍色光球原本前進的方向偏移後,開始就往右邊那個高十米,拿長茅的「戰士」雕像的方向飛了過去。

 

在那顆水籃球光球接觸到右邊那個高十米拿長茅的「戰士」雕像後,居然就把那個「戰士」雕像給完整地打爆了,那個「戰士」雕像就好像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樣,連一點灰塵都沒有留下。

 

我們此時也終於知道為什麼那個首領看到這顆水藍色的光球,會感到特別恐懼了。

 

「好小子〜你連威力這麼強大的『靈氣彈』都用了出來,難道你想拆了我這個古墓不成?看來這樣子,我也必須要認真起來才行了。」

 

那個首領說完這些話後,就拿出了他腰上那配著的看起來大約五十幾公分長的腰刀,那刀鞘上好像還刻有五顆不同的人頭圖紋。

 

而他把那腰刀拔出刀鞘後,那場面卻更讓我們驚恐,因為那刀的刀身居然是血紅色的,那刀身上同樣也刻有五顆不同的面孔,那些面孔看起來是似乎非常猙獰陰森的鬼頭圖紋,而且那刀身上五顆頭的面孔看起來絕對不是人臉,因為人臉看起來不可能如此的扭曲恐怖。

 

黃玄看到這把刀出鞘後,詫異地說道:「莫非這把刀居然是『百鬼夜行刀』?據說這把刀可以跟冥界借來無窮的力量,而且在歷史上早已經失傳許久了,沒想到這把刀居然在你的手上。」

 

那首領聽完黃玄說的話後,眼神慢慢開始轉移到了黃玄身上,滿意地說道:「看來你們之中有個學識博聞的人阿,沒有想到現今居然還有人可以看出我這把刀的來歷。不過可惜的是你們現在全部都要死在我這刀下了,我這把刀出鞘後就必須要染血,這是我的原則。」

 

那首領一說完這些話,就舉起他那把看起來非常陰森恐怖的刀往高空一跳,他這一跳居然至少看起來就有五層樓以上這麼高。等他跳向高空後,他就把他那把刀的刀身往空中用力一揮,緊接著一個強烈又巨大的血紅色刀氣就幻化為好幾百顆人頭往我們這裡猛撲了過來,讓我們最為驚訝的是他的目標居然不是小靈,而是離小靈還有點距離,在小靈身後的我們。

 

我們看到這個強烈又巨大的血紅色刀氣幻化為好幾百顆人頭在空中拼命地往我們這裡猛撲過來,心裡都知道我們要是被這刀氣砍傷了,不死也是半條命,畢竟我們這裡除了小婷以外,其他人可都不是「守靈人」阿,要是被這刀氣砍傷身體,那還得了。

 

那刀氣帶給我們的壓迫感是無窮盡的,而我們的腳此時就像被黏在地板上一樣,被那刀氣給震懾到連動都動不了,似乎就連小婷在這一時之間也都無法動彈,看來就連小婷也中招了。

 

在那幻化為好幾百顆人頭的刀氣離我們越來越近,我們就要絕望地迎接死亡的同時,小靈此時衝到了我們的身前,一個人硬吃下了這所有的刀氣,好幾百顆人頭就像冤靈般進入了小靈的身體。

 

而在小靈的身體吃下這所有的刀氣後,他從他的口中狂噴出許多的鮮血出來,我們在他周圍的人看到這景象之後,居然又開始可以動了起來,我們都連忙衝過去他身旁扶住他的身體,問他有沒有什麼事情?

 

小靈還真是夠義氣,居然保護我們到連自己的性命似乎也可以不要了,我們也深怕在此時我們會失去掉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一個依靠,畢竟對溺水的人來說就算是一塊浮木都是奢求,而我們現在的處境可能比起溺水的人都還要再凶險萬分。

 

但小靈現在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似乎他受到的內傷極深,連話都說不出口。

 

不過我想我們現在問的這些話也都是廢話,看小靈現在這個樣子,他的情況一定相當不樂觀,那首領要是再用他那把鬼刀在往我們這裡攻擊一次,我們全部都要上西天了,也不用繼續找什麼屈原所寫的「古代竹簡」了。

 

讓我們驚訝的是,那首領從空中著地後,看到眼前這個情景,居然停止攻擊了,還接著對著小靈說道:「看來你並沒有忘記『守靈人』必須要解救天下蒼生的職責,任何一個世界上無辜善良的生命,都是你們『守靈人』所必須要保護的,那你又為什麼要執著於找尋這個秘密呢?要知道一個強大的力量,雖然可以讓無數人獲得永生,但卻也同時能給無數人帶來死亡和災難。」

 

小靈聽完那首領說的話後,似乎開始想要勉強自己說話,虛弱地說道:「為了一個不斷重複的『夢』,雖然它只是個『夢』,但我卻知道它是真實的,為了這個『夢』,我甚至不惜放棄我目前所擁有的一切,我都必須要找尋到答案。」

 

那首領面露不解的表情,慢慢地走向小靈,向他說道:「究竟是什麼樣的『夢』讓你如此的執著,就讓我看看你的記憶,看你說的話是真是假。」

 

那首領說完這些話後,緊接著走到了小靈身前,之後他把雙手放在小靈的頭上,這時在我們面前發生了一個奇妙的景象,這個景象就是那首領手上發出的紅光和小靈頭上的藍光,開始互相交流後居然融合在一起了。

 

過了段時間,他們兩人身上不久後就發出了一種讓我們所有人都睜不開眼睛,也讓我們的眼睛無法適應的強烈橘黃色光芒,而那光芒就像陽光般從兩個人身上散發開來。

 

我們的眼睛此時居然無法直視他們兩人,有些人像我一樣選擇開始閉上眼睛,有些人則選擇用手遮住這強烈橘黃色的,像烈陽般的光芒。

 

其實小靈說的那個「夢」,不只連那首領覺得匪夷所思,就連現在對於那「夢」還完全不知情的我也都是百思不得其解,不過我想就等到小靈想跟我說的時候,在等他說出口吧,畢竟我可沒有像那個首領這麼厲害,還可以跟小靈做心靈交流,直接看穿小靈的夢境。

 

那個橘黃色的光芒大概持續了有十分鐘久後,光芒終於開始慢慢地變弱,於是我們的目光又重新開始集中在他們兩人身上,往他們的身上看去。

 

等到那橘黃色的光芒完全消卻後,我們突然看到那首領仰天大笑。

 

那首領仰天大笑過後,便低頭俯看小靈,笑著對著小靈說道:「原來如此,看來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運阿。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

 

那首領說完剛剛那些話,接著兀自嘆了口氣後繼續對著小靈說道:「我信得過你這個人,也相信你『夢』中的內容。你們要的東西就在這石梯上方的石棺之中,不過那石棺是我祖先的古墳,你們必須要答應我,你們打開石棺後只能拿走那個『古代竹簡』,你們不能拿走其他多餘的東西,而且更不能破壞我祖先的屍身。等你們全部人都答應了,我就讓你們過去。」

 

小靈聽完那首領說的話後,點了點頭。

 

那首領見小靈點頭後,又往我們的方向看了過來,見我們大部分的人,除了老外以外的人也都慌張地全部點頭後,他才滿意地轉身往他們族人的方向走過去,接著他用我們聽不懂的語言跟其他的「紅色皮膚的原住民」說了些話,過不到一會兒之後,他們看起來緊接著似乎就要離開了。

 

就在我們以為他們要離開而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那個首領又突然轉過身來看著我們,對著我們說道:「對了,這古墓的西邊那裡,那個你們注意到有『蛇形』圖形的通道路線後方,那裡有個跟你們這群人有點關係的東西,如果你們好奇的話,拿到你們想要找的『古代竹簡』後,也可以順便去那裡看看。既然相遇就是緣份,不過我也點到為止就好,不想說太多我不該說的話,畢竟今天已經讓我破很多例了。」

 

他說完這些話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的關係,我覺得他的眼神居然是在往我的身上看,不過他的眼神很快地就轉移了,接著他就轉過身繼續跟其他族人往黑暗處離開。

 

所以除了我以外,其他人應該並沒有發現他剛剛有一瞬間盯著我瞧,我想有可能是我自己想太多也說不定,我也就沒有把他的這個舉動太放在心上。

 

此時,吳道卻在他們即將要離開消失在黑暗處之際,很有膽地大聲向他們問道:「等等!我們都還不知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呢?還有剛剛那位英雄,你的名字是什麼?」

 

我們所有人聽完吳道向他們問的這話後,都感到這舉動實在非常符合吳道那平常像土匪般不知死活的作風,只是不知道此時對方會不會理會他問的問題就是了。

 

那個首領聽完吳道問的問題後,開始停下了腳步,背對著我們說道:「在歷史上,人們都稱呼我們為『殘庫色族人』,至於我的名字叫做『破空』。之後如果有緣的話,或許我們還會再見面吧。」

 

那個名叫「破空」的首領說完這些話之後,又帥氣地繼續往前走,慢慢的跟他的族人們消失在這古墓的黑暗處之中了。

 

在我們目送他們離開後,我們也終於鬆了一口氣,畢竟剛剛所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還真的是生死一瞬間,幸虧我們有小靈,要不然我們剛剛可能死個一萬次都不夠吧。

 

我們在石梯下方休息了一段時間,等到小靈的狀況也慢慢好轉後,我們終於開始提振了士氣,慢慢地往石梯上方走了過去。

 

我此時心裡暗自想著:「終於快要找到屈原所寫的『古代竹簡』了,千萬不要在這古墓中再突然發生什麼節外生枝的意外才好。」

 

但我此時卻突然發現我好像忽略了一個可能很重要也最讓我好奇的問題,那就是那個石棺裡面,到底除了屈原所寫的「古代竹簡」外,還有著什麼樣的東西也在那石棺中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瑆桓 的頭像
瑆桓

【瑆桓¤靈魂£創作¶天地】

瑆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曹夢得
  • 破空竟然比刑天還強@@
    靈氣彈當然也不是好惹的
    但小靈所謂的『情』
    倒挺教夢得好奇了
  • 而且破空的實力,以目前的劇情進度來說的話,還是個未知數~
    或許他會強到破表?~XD
    小靈的<情>和夢中的內容
    隨著劇情的發展,就要慢慢浮現出解答了~^^

    瑆桓 於 2013/01/29 01: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