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慢慢地走完石梯到了石梯上方後我們發現這個石梯上方也就是現在在我們視野的正前方前果然放置著一個看起來年代似乎已經非常久遠的石槨,這石槨如今就展現在我們眼前,而通常石棺就放在石槨的內部。

 

我們走到了石梯的上方後,我仔細觀察了這石槨。

 

這石槨看起來是由青灰色岩石板所拼成的,這石槨上面還布滿了青苔。而且可能是因為這石槨是用青灰色岩石板拼成的這個石槨看起來似乎不是非常輕易就能夠打開

 

我看到了這個石槨,終於埋藏不住內心裡深處的疑惑,首先打開了話匣子說道:「你們覺得這個石槨裡面的石棺,裡面除了有『破空』剛剛所指出的,有屈原所寫的『古代竹簡』在裡面外,你們覺得這石槨裡面的石棺中還可能有些什麼其他的東西?」

 

吳道聽了我問的問題後,表情似乎感到有些驚訝的看著我,說道:「無極兄弟,你這個問題倒是真的提醒了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啊。

 

這個石槨裡面的石棺中的屍體,它要是真是我們在壁畫裡面看到的那個跟屈原訣別的族長的屍身的話。那這裡面的東西要是我們運氣不好的話,從裡面跑出來的東西很有可能會是個千年大『粽子』阿!

 

虎子快把『黑驢蹄子』拿出來,要是石槨裡面的石棺裡面到時候跑出來的東西真的是個千年大『粽子』,我們必須要有所準備才行,別『倒斗』倒到最後出了差錯。我這個資深的『摸金校尉』,居然連這麼基本應該有的常識都差點給忘記了,幸虧有無極兄弟你提醒我啊。」

 

我聽完吳道說的話後,反而是一頭霧水地問他道:「你說的這些話我怎麼一句也聽不懂什麼是粽子』?什麼是黑驢蹄子』?什麼又是『倒斗』?你說自己是資深的摸金校尉』,但我還真不懂這『摸金校尉』到底是什麼東西?」

 

吳道聽完我說的話後又驚訝地看著我說道:「沒想到無極兄弟你還真是一個盜墓的超級大新手阿連這些盜墓的專有名詞你居然真的一個都沒有聽過嗎?還真看不出來呢,一個大新手居然敏感度這麼高,還常常發現我們這些老手都沒有注意到的小細節。該說你是對盜墓真的有天分?還是你有著特別的新手運呢?」

 

吳道說完剛剛那些話,他看著表情充滿疑惑的我後,又接著跟我解釋道:「我們盜墓者所說的粽子指的是墓中的古屍假如遇到活人的生氣就有可能會產生屍變我們盜墓的行家則把這些會產生屍變的古屍將它們統稱為粽子』,就是一般人所俗稱的殭屍』。黑驢蹄子摸金校尉自古相傳的說法,黑驢蹄子可以克制僵屍,所以凡是去倒斗摸金校尉,都要帶上幾枚黑驢蹄子,寧可備而不用,也不能用而不備,這就叫做有備無患。

 

吳道接著嘆了一口氣後繼續向我說道:「至於你其他的問題我自認學識差,我也只是聽別人說過這些名詞後現學現賣才會說的,我根本從來就不知道這些名詞的由來是什麼。不過我想黃玄應該知道倒斗摸金校尉』這些名稱的由來,黃玄你就好心的替無極兄弟解答一下吧。」

 

黃玄此時聽完吳道說的話後,看了我一眼後也接著跟我解釋道:「據說『摸金校尉』是在東漢末年三國時期時,曹操因為軍資短缺,特設『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等軍銜,專司盜墓掘墳、挖寶取財之事,以貼補軍用。

 

『摸金校尉』盜墓主要依靠觀風水、辨氣象,以《易經》為主要宗旨,用來定位古墓的穴位,所以後世遂稱盜墓者為『摸金校尉』。至於會稱盜墓為『倒斗』是因為我們中國的墓室設計多為斗狀,因此我們中國的盜墓者又把盜墓稱為『倒斗』。」

 

黃玄說完這些話後,又接著像是再確認我到底有沒有懂似的,問我道:「經過我和吳道的解釋後,你大概也對這些盜墓的專有名詞的由來,有些許的了解了吧?」

 

我聽完他們詳細的解說後,對他們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了解這些名詞的意思了。

 

但我此時卻心想:「這些盜墓者怎麼這麼麻煩,還搞這麼多的專有名詞出來,他們是想要唬弄誰?『殭屍』就是『殭屍』,為什麼偏偏要說個『粽子』?偏偏想要搞得大家都聽不懂,這不是自找麻煩嗎?」

 

我此時又想到其實學術界又何嘗不是如此,故意想些大家都聽不懂的專有名詞出來,讓不懂這些專有名詞的人聽起來覺得特別有學問,其實那些學者說的還不就是那些大家都知道的道理,但換個名詞說出來後卻就可以唬弄大家了。

 

這些學者故意說的讓聽不懂得的人聽起來覺得這些學者說的話好像金枝玉葉般特別有深度,但我總覺得這麼做其實反而是在加深普遍大眾跟學術界之間的知識鴻溝。

 

因為沒有程度和不喜歡讀書的人,他們本來就聽不下什麼道理了,你再說些更難的專有名詞出來,他們反而更聽不下去,所以搞這麼多專有名詞還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但既來之則安之,反正我現在也聽得懂他們說什麼了,而且我們這次的古墓之行也還沒有正式結束。所以我想可以聽得懂這些專有名詞,一來可以讓自己多懂些知識和道理,二來又等於順便尊重了這些盜墓者的專業。我想這也是好的,這樣也可以拓大自己的視野讓自己不至於太無知,我一這麼想就又覺得剛才跟他們的那些對話似乎讓我受益良多了。

 

小靈此時聽完我們的對話,卻反常生氣地說道:「吳道你要虎子拿黑驢蹄子做什麼?你忘記我們才剛剛答應破空,跟他說好不能破壞他祖先的屍身了嗎?你現在是才剛答應了人家,現在就馬上想過河拆橋了?而且黑驢蹄子必須要塞進粽子的嘴巴裡才能發揮出作用。如果石槨裡的石棺裡面的屍體,牠真的變成個千年大粽子跑出來,我看你還沒有把黑驢蹄子塞進牠的嘴裡,你就會先被牠給殺了。」

 

吳道一臉尷尬地說道:「我差點都忘記有這麼一回事了,要是我們真的破壞了那個破空大哥祖先的屍身,我看破空大哥他們應該會馬上衝回來再跟我們大打出手吧。而且聽他說的那些話,感覺好像似乎從我們一進來這巨石群迷宮後,我們早就被他們一直監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了。我們在這裡做過了哪些事情,他們好像都一清二楚。

 

我想我們還是小心點好,我們可得罪不起他們阿,看來要是打開這個石槨裡面的石棺後,跑出來的要是真的是個千年大粽子的話,我們也只能靠小靈哥替我們出一口氣了。」

 

小靈聽完吳道說的這些話後,接著嘆了一口氣,說道:「要是打開這石槨裡面的石棺後,石棺裡跑出來的真是一個殘庫色族人的千年大粽子的話,我也沒有幾成的把握可以不破壞牠的屍身打贏它,而且我現在還有傷在身,要是真的打起來了,我根本無法使出全力。剛剛的情形我想我現在不需要多說什麼,你們剛剛也都看到了。」

 

我們聽完小靈說的話後,全部的人都不禁緊張了起來。

 

畢竟如果打開石槨裡的石棺後,要是裡面出現的真的是一個千年大粽子,我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雖然我們人很多,我們自然可以想到對付它的方法也就很多,要想辦法弄死一隻千年大粽子雖然有些難度,但應該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何況我們還有兩個「守靈人」,就算小靈現在受傷了,但我們還有小婷阿。

 

但現在麻煩就在於我們才剛剛答應破空,才剛跟他說好絕對不會破壞他祖先的屍身。

 

如果我們為了自保而想辦法弄死石棺裡面的千年大粽子,我們肯定就會破壞了這粽子的屍身(也是就他祖先的屍身),那麼我們這麼做無疑的是毀壞了我們和破空之間的約定了。

 

現在這情形還真的是讓我們非常的為難,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而這個讓我們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的場合,我們還是一致的把我們的眼神看向了小靈,希望他能想到方法來解決眼前這個尷尬的難題。

 

我這時也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對著小靈說道:「用你對付刑天的那個束縛咒?就算只能暫時把它固定住一段時間無法行動而已,但我想這些時間也夠充裕,能讓我們有充足的時間可以拿走屈原所寫的『古代竹簡』了吧?」

 

大家聽完我的提議後,也都各自點了點頭,接著所有人又全部都把頭轉向小靈,看他接下來會說些什麼。

 

小靈看著我們同時這麼多人把頭轉向他,那種眾人無助看著他,把他當救世主的神情後,他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居然反而不是很爽,而是無奈。

 

(我原本以為他會很爽的,要是此時大家看的人是我的話,我被眾人這樣看可能就爽翻了!)

 

從他臉上的表情似乎也可以感覺到他對我們投射的眼神有些許的壓力後,他開始接著繼續說道:「對手如果不但是個千年大粽子,還是殘庫色族人的祖先的話,我對於我自己的能力還真的沒有幾分的保握。但我們現在似乎也沒有選擇,也只能見招拆招,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們聽完小靈說的這番話後,也覺得小靈此時說的話真的就是全部的實情了,我們現在的確沒有了選擇,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硬上了。

 

除非我們已經放棄這次來的目的,不想要拿屈原所寫的「古代竹簡」了。但這又是更不可能的事情,它現在就跟我們近在咫尺,要我們如何放棄?

 

在我們歷經千辛萬苦後,它現在就在我們眼前石槨裡的石棺中了,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刻、這個場合,哪裡有說放棄就放棄的道理,就算石棺裡的東西有多麼的危險,拿到它有多麼的艱難,我們都必須打開眼前的這個石槨,給它賭上一把。

 

在我們全部的人都理解到我們現在的處境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後,我們全部的人都走到了這個石槨旁邊,已經做好了要打開它的心裡準備。

 

而現在這具石槨近距離的展現在我們眼前,我們仔細觀察後才發現這石槨大概是由19塊青灰色岩石板所拼成的,這石槨通長、寬、高大約都是三米左右,石板大概厚達一米,槨壁石板與槨底都以榫卯相接,這樣能夠比較容易保持堅固。

 

槨蓋由四塊石板依次順放,蓋的四邊略寬出槨壁一點。不過這四塊石板大部分都已斷裂,其中南端的一塊上面中部還刻有「開者即死」四個字。

 

看來這些紅色皮膚的殘庫色族人,原本可能是企圖以此四字保墓永固,要不是我們剛剛已經經過破空的同意後才走到這裡,我們有可能自己走到這石槨的旁邊,讓我們看到了這「開者即死」四個字,我們可能自己隨便胡思亂想就都會先被自己的想像力嚇都給嚇死了吧,更不要說接下來還有膽來打開這個石槨了。

 

我們用盡全力去除石槨蓋板和四壁後,便露出一具雕刻精緻的石棺和放置在石棺蓋上和石棺四周的隨葬器物。

 

這石棺的外觀被製作成一座面闊三間的殿堂式建築,而這石棺的外觀長、寬、高則大約都是兩米左右。整個石棺僅用9塊石板構成,石材都經反覆打磨,表面十分平整,而且還進行了精雕的細刻。

 

以我藝術系學生的專業藝術眼光來看,我覺得這石棺肯定是件高水準的石刻藝術品。

 

這石棺的棺蓋由一塊整石雕刻成九脊殿堂式屋頂(它也亦稱歇山頂)。這屋頂上的雕刻圖示裡的山花甚小,垂脊甚長。正脊的中央還置放了一顆顏色算是頗為鮮豔的火珠,而且正脊兩端的東西兩邊各有平直垂脊,南北兩端又有角簷垂脊,屋瓦還都是浮雕出的筒瓦,屋簷則刻有青竹紋的圓瓦當。最詭異無獨有偶的是在棺蓋東坡正面的筒瓦上也刻有一行「開者即死」字樣。

 

而且我覺得這一行「開者即死」的字體,在雕刻手法上與槨蓋上的刻字相同,所以我判斷這些字體應該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吳道此時看到這裡後他詫異地說道:「我覺得這石棺看起來非常具有中國式的建造風格阿你們覺得有沒有可能是那些留下來的楚國人幫忙這些殘庫色族人建造這石棺的?而且這『開者即死』四字,肯定是我們的文字,不是這些殘庫色族人的文字,要不然我們怎麼可能看得懂。」

 

我聽了吳道說的話後,我搖了搖頭否定了他的看法,對他說道:「我想這個石棺應該沒有這麼簡單,以我自己對中國藝術發展史的了解來看,這石棺的建造風格看起來不像是春秋戰國時期的建造風格,這石棺建造的年代反而是比較像隋唐時期左右的建造風格。

 

所以我推測很有可能或許是這古墓曾經發生了什麼重大的意外或災難,而把原本一開始所建造的石棺給破壞掉了,因此這些殘庫色族人後來才又找了一些人重新建造一個新的石棺也說不定。

 

而且說起來這些文字倒像是故意寫給我們這些盜墓者看的一樣,這些文字對我們來說太好懂了,而這樣子的設計也才能達到嚇阻的效果,所以我想這些文字應該也不太可能是春秋戰國時期楚國的文字。」

 

其他的人聽完我說的話後,也都表示同意我的看法。全部的人都點了點頭後,接著我們的視線又重新回到這石棺上,我後來也非常仔細的觀察了這個石棺。

 

這石棺的棺身四壁用七塊石板構成,四角轉角處是曲尺形整石。各石板之間的接縫處用鐵細腰相扣,使之十分堅固。棺西壁刻出三間殿堂的正面,當心間的中央為關閉著的板門兩扇,而每扇上各刻上門釘6路,每路6釘,但中央近門縫處的一枚門釘為鋪首所替代,所以每扇門僅有35釘。

 

每扇門的兩側都有門框柱,上有門額,下有門檻。框額、檻上都各刻有忍冬紋。在門框柱和屋柱之間還各刻有龍鳳的圖紋相對而立。而門的東西兩側各刻有一扇直欞窗,直欞九根,窗框四周刻了與框、額、檻相同的忍冬紋,窗檻下有檻牆,陰刻精美的龍鳳紋。在窗框柱和屋柱之間的壁上還刻有寶劍、寶瓶、寶珠等紋樣,使整個壁面經過裝飾後變得更加富麗多彩。

 

而這棺身的南端形制也與西壁正面大門非常相似。在門框柱與屋柱之間的牆面上,各刻有俊美男侍一人,他們皆頭戴梁冠、寬袖長袍,拱手而立,一人身後有佩有長劍,另一人則執笏板,兩男侍看似為一文一武一起在守護眼前的這個石棺。

 

這石棺的北壁和南壁則相似,東壁與西壁類同,唯有的不同之處是這兩面居然均未刻大門。而這棺的棺底部以一塊長、寬、厚皆為兩米左右的整石構成,打磨平整而未施紋飾。

 

我們看著這個石棺都感到非常的訝異我們一致覺得這石棺還真是個難得罕見的藝術珍品,要不是這個石棺不可能讓我們帶走,我們還真想把它帶回家研究一下呢,而且這石棺感覺讓我們研究完後應該也能賣個不錯的價錢。

 

終於,我們必須一定要做的事情,也讓我們感到非常緊張的時刻終於到來了。

 

我們欣賞完這個罕見的石棺後,我們接著就合力的把這個石棺的棺蓋給推移開了。

 

但沒有想到我們把棺蓋移開後,在石棺內部此時映入我們眼簾的又是一個可能會讓我們畢生難忘的畫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瑆桓 的頭像
瑆桓

【瑆桓¤靈魂£創作¶天地】

瑆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曹夢得
  • 「開者即死」好悚動啊,是我就不敢開XD
    而用「大粽子」來表示僵屍
    感覺有點「萌」呀XD
  • 一般人可能都不會敢開吧~
    不過盜墓賊一般來說就算遇到多麼詭異的狀況都還是會開的,
    畢竟他們進去古墓裡面,就是為了尋寶拿寶貝出來阿
    哪有看到棺材,不摸幾個東西出來的道理~哈
    聽夢得這樣說,
    似乎也覺得好像真的有點萌的感覺呢(原本還沒有注意到的說~XDD)

    瑆桓 於 2013/01/30 01: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