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我們現在已經拿到屈原所寫的古代竹簡,達到這次來這古墓的目的了,那麼我們到底現在該離開古墓走回家呢?還是去到頭部呈明顯三角形的蛇形圖案圖形的通道路線後方呢?

 

對於這個為難的問題,我們緊接著展開了一場激烈的討論。

 

經過一段很長時間的討論後,我發現小靈和我是偏向比較想回家的那一派。

 

吳道和黃玄則是偏向繼續下去探險的那一派。

 

鄭書豪和其他大多數的人則偏向搖擺不定,沒有主見的那一派。

 

在我們把問題討論到白熱化的階段時,吳道最後激動地對著我們說道:「我們這次進來這古墓後除了那屈原所寫的古代竹簡外,其他一件像樣的寶物都沒有拿到,你們甘心就這樣回去,我可是說什麼都不甘心就這樣回去的。說不定蛇形圖形的通道路線後方還有著什麼樣的寶貝還在等著我們去拿呢。」

 

黃玄此時也難得地附和起吳道說道:「而且破空最後也說蛇形圖形的通道路線後方那裡有個跟我們這群人有點關係的東西,你們不覺得他既然都這樣說了,那我們更該要去看看嗎?」

 

雖然其實此時在我的眼裡看起來,我覺得這兩個人只不過是盜墓賊的本性難移而已,正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或許這些盜墓賊本身都具有種賭徒投機般的個性吧。

 

但黃玄最後說的話還真的打動我了,破空最後所說的那些話還真的讓我非常的在意,尤其是他最後那個若有所指般不經意看向我的眼神最讓我在意。

 

我聽完黃玄說的話後,我終於也被他們這一方主進探險派的陣營給說服了。

 

小靈看見我被他們說服後,從他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可以看出他似乎感到非常的驚訝。

 

小靈疑惑地看向我後,之後便接著對我們說道:「我原本以為小極一定說什麼都不會答應往蛇形圖形的通道路線後方繼續前進,不過既然現在連小極都點頭答應了,我說不繼續走下去似乎也有點不近人情,那麼大家都沒有異議的話,我們就繼續往蛇形圖形的通道路線後方探險下去吧。」

 

原本左右為難的沉默大眾,他們看到我們這次行動中大部分的重要人物都有共識後,也都沒有說什麼的表示同意了

 

全部的人都表示沒有異議後,於是我們接下來就決定要往蛇形圖形的通道路線後方出發了。

 

吳道看到大家此時都有共識後開心大笑地說道:「你們這些人終於都想開了,正所謂有錢不賺,大逆不道。有財就發,是替天行道。這次要是我們真的找到什麼寶貝,大家就一起發大財了哈哈

 

我和小靈聽完吳道說的話後兩人都無奈地搖了搖頭,但被吳道這麼一說後許多人的士氣居然都開始高漲了起來

 

我這時才發現看起來吳道似乎很懂得說些能夠振奮人心的話,難怪他會是其他那些盜墓賊的首領。

 

於是,我們接著又休息了一下,還吃了些乾糧後就離開了這裡往一開始進來這的巨石群迷宮入口處的方向走了回去。

 

我們離開此處往前行走了一段時間後,就又看到當初進來這所看到的那些人俑群了,而這也代表著我們已經離一開始進來這的巨石群迷宮入口處不遠了。

 

反正現在也不用擔心會有紅色皮膚的殘庫色族人會突然出來偷襲我們,於是我們就放鬆地隨便分配即將行走的人員屬於哪個隊伍打算繼續前進

 

我們此時跟當初來這裡時一樣分兩個隊伍分別走兩個人俑群通道前進。

 

作好隊伍分配後,我們就繼續往一開始進來這的迷宮入口處方向繼續前進了。

 

此時吳道被分配到走在我的後方,我一邊走還一邊聽到他對這些人俑群有感而發地說道:「可惜這些人俑太大了,我們現在帶不走它們,要不然我一定多帶幾個人俑回去,說不定這些人俑的行情可不比秦始皇陵的兵馬俑還差呢。沒機會讓這些人俑見世,還真是可惜了這些人俑。」

 

我聽完他說的話後,我心裡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我心想你怕的不是可惜這些人俑沒有辦法見世吧?你可惜的應該是這些人俑賣出去的錢進不了你的口袋才對。

 

我一邊聽著吳道在我身後胡言亂語一番一邊行走,我發現此時我居然覺得時間過得飛快,心情也開始變得愉快起來

 

看來吳道還蠻有用的,他連胡言亂語都可以讓我放鬆不少。

 

終於,我也不知道我們到底又走了多久,只覺得又走了一段時間後,我們終於走出這群人俑群了,接著又走了一陣子,就看到了當初進來這的巨石群迷宮入口。

 

於是,我們又在巨石群入口處的前方休息一陣子後,就進入巨石群通道繼續往蛇形圖形的通道路線後方出發了。

 

由於我們之前已經走過了這些巨石群兩次,現在也更熟悉如何走這些巨石群了。

 

雖然我們還是要一直把手電筒照向每一顆巨石的最底部看圖形來找尋前進的方向但其實我們這時已經拿到屈原所寫的古代的竹簡了,心裡的壓力此時也覺得輕鬆了不少。

 

大不了要是到時候在蛇形圖形的通道路線後方遇到了什麼危險,就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就對了

 

反正我們已經拿到想要拿到的東西了,逃跑也沒有什麼丟臉的,能夠保命最重要,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阿。

 

我一這麼想,我的心裡頓時突然覺得輕鬆的快樂似神仙,然而就在此時我們聽到黃玄有感而發地唸起一首詩。

 

此時一邊行走,黃玄突然一邊有感而發地唸道:

 

小時候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

母親在那頭;

 

長大後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

新娘在那頭;

 

後來,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

我在外頭

母親在裏頭;

 

而現在,鄉愁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墓

我在裡頭

家鄉在外頭。」

 

我們一聽黃玄唸起的這首詩,全部的人都噗哧地笑了出來。

 

沒有想到黃玄把余光中的《鄉愁》最後幾句話小改造了一下,倒還蠻符合我們現在的處境。

 

我聽完黃玄唸的這首詩後,我也有所感觸地唸起自己此時隨興創作的詩起來:

 

夜月群聚花蓮處,

 

為尋長生不老夢;

 

深入魯閣進溪中,

 

誰知險境重重深

 

世人皆欲為自救,

 

是非對錯誰可知?

 

古墓奇緣情深重。」

 

大家聽完我唸的這首詩後,許多人好像也都覺得頗有感觸,有些人甚至還流下淚來。

 

我此時居然也覺得相當的有成就感,因為好像就連吳道這個粗人此時似乎也可以體會出我這首隨口創作出來的詩中的意境而流下了男兒淚下來。

 

吳道聽完我唸完的這首隨口自創的詩後,他用手擦了擦眼淚對著我說道:「無極兄弟,你這首詩唸的真好,這首詩是哪個高人作的?居然就連我這個沒有讀過什麼書的人,居然聽了這首詩後也覺得這首詩此時真的非常符合我們現在的處境,讓我很有感觸阿。」

 

黃玄此時聽到吳道說的這些話後,對著吳道吐嘲道:「說你沒有讀過什麼書,你還真的是個大笨蛋,虧你還知道這首詩非常符合我們現在的處境。就算你聽不懂這首詩深處那所藏的奧妙意境,但你從聽到無極唸的這首詩所描繪的景物都跟我們這次的古墓之行大有關係,就可以知道這首詩肯定是無極兄弟自己創作出來的。

 

黃玄說完話後又轉向我,向我問道:「無極,我說的對不對呢?」

 

我聽到黃玄說的話和問我的問題後,我對他點了點頭,接著說道:「我這首詩也是剛剛聽了黃玄你唸的那首詩後隨興自己隨便亂作出來的,還比不上你剛剛改編的那首詩有趣呢,真是讓大家見笑了。」

 

我們之後行走的路程就一邊行走,一邊輪流隨口即興創作些詩唸出來給大家聽聽,連隊伍中唯一的女性小婷也跟我們這些大男人開始吟詩作對起來了而我們現在所做的這些舉動自然也替這古墓之行增加了不少的趣味讓我覺得好不快樂。

 

我此時想到我除了跟鄭書豪原本就是熟識的朋友以外,跟其他大部分的人在這次的古墓之行前還真的都互相都不認識,但經過這次的古墓之行後讓我跟大家的感情似乎也變得越來越好了,說真的我自己知道出了這古墓後可能就要跟他們分道揚鑣,心裡還真的覺得有些難過和感傷呢。

 

就在我正覺得傷感的同時,我發現我此時聞到了一股很重的味道,這味道就像血腥味一般,而這血腥味則是從我們將要行走的通道的正前方所傳來的。

 

在我發現自己聞到這很重像血腥般的味道後,我發現其他的人也都聞到了這難聞的味道,許多人還開始用手捏住了自己的鼻子。

 

小靈在此時也注意到這個味道了,他對著我們說道:「看來這個味道是從我們想要去的地方所傳來的,那裡很有可能有著什麼不尋常的東西,大家最好小心一點比較好。」

 

我們聽完小靈說的話後,全部人都對小靈點了點頭。

 

點頭後我們接著就往前繼續行進了,走了不久後我們的鼻子也開始慢慢地適應了這很重的血腥味。

 

終於,又走了一會兒後,我發現我又開始看不到前方遠處的巨石群了,依照之前的經驗來判斷,這應該表示我們已經快要走到蛇形圖形的通道路線的出口了,於是我們開始加快了腳步往蛇形圖形的通道路線的出口處靠近。

 

誰知道就在我們走出這些巨石群後,看到是一個斜下而行的甬道,繼續向前行後,隨即進入了一處大得超乎想像的洞穴,這個洞穴看起來至少足有十個足球場的大小。

 

不過這洞雖然看起來相當龐大,但是卻只有我們腳下一條碎石砌成的窄道可以通行,這窄窄的石道兩側下陷以下一米看起來是一個黑色霧氣的湖泊所環繞而成的湖泊,而這湖泊左邊的中央處看起來似乎還有一座突起的很大的島嶼。

 

我們現在腳下的這石道就如同是在黑色湖泊中的一道橋樑,筆直的通向前方,而這石道可能連接著巨型洞穴的另一端的出口。

 

我們看到這情景後居然開始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於是大家接著停下了腳步討論了一番,經過討論的結果,我們都覺得既然已經走到這裡了就不該這麼快走回去,雖然這裡看起來確實很恐怖,但此時也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向前走了。

 

不過沒有想到往前走了不走後,我們卻驚訝的發現正在走的這條路是連接到一座石梯上的,於是我們接著走到了這座石梯的上方後,才發現我們現在所站之處可能是一座長度大約有八百公尺長的高台,因為繼續往後走下去後,我們接著還發現這高台的另一端看起來似乎還有一座向下延伸的石梯可以讓我們繼續往下走下去。

 

但就在我們開始靠近這高台的另一端石梯處的時候,我還發現這石梯的下方連著的又是一個甬道,而我的視線接著往這個甬道通道的前方看去,發現距我們現在所站的位置前方大約三千公尺處,居然可以看到那裡有一個正在隱隱約約發著淡淡紅光的石門

 

從我們站在這麼遠的地方就可以看到那個石門正在發著閃閃的紅光,就大概可以知道那石門所發出紅光的光線強度有多麼強了。

 

鄭書豪此時看到這個發著淡淡紅光的石門後,居然像著了魔般反常地大聲對我們叫道:「你們看,前面那個發著紅光的石門好美阿,那石門裡面說不定有著什麼寶物也說不定呢,我們快過去那裡看看。」

 

他說完這些話後居然還跑得比吳道和黃玄這些職業盜墓賊還快,一馬當先的就走在隊伍的最前方了。

 

直到這時我才注意到我和鄭書豪兩個人雖然都是盜墓的新手,但我似乎是越往下走下去越害怕,而鄭書豪則剛好跟我相反,他是越走下去,反而看起來越興奮。

 

看來盜墓的新手還是有分怕死和不怕死兩種類型的,以不怕死的個性來說,說不定鄭書豪比我更適合盜墓也說不定。

 

這時,我注意到小靈和小婷在我的身邊停下來了,他們把手電筒的光線往我們現在所站的高台下方照,我這時才發現這高台的下方居然有描繪一些圖形,這兩個人的觀察力還真是驚人,居然連這個小細節都注意到了。

 

小靈一邊看著這個高台下方所描繪的圖形,一邊對著我說道:「小極,你快來看看這高台底下的圖形,它們看起來好像是有故事性的阿。」

 

我聽小靈這麼一說,也往高台下方的圖形處看了過去。

 

我大概簡單的看了一下最靠近我們的這些圖形。

 

的確,小靈說的沒有錯,這些圖形看起來好像真的是有故事性的。

 

於是,我們開始往我們腳底下最靠近我們的第一張圖形看了起來,我們接著發現這些圖形看起來好像是一系列的圖形

 

而且這第一種的系列圖形說的故事好像是這些紅色皮膚的殘庫色族人正在從族人中挑選出一些人出來但讓我們此刻感到不解的是他們掏選這些人出來是要用來做什麼的呢

 

我們看完這第一種的系列圖形後,我們接著就把手電筒的光線照向了第二種的系列圖形,而這第二種的系列圖形上面所描繪的故事情節大致是這些紅色皮膚的殘庫色族人把剛剛那些從第一種的系列圖形中選擇出來的人,用繩子把他們綁起來帶到這個高台上。

 

我看完第二種的系列圖形後,我已經驚覺到事態好像不太妙了,這些被選擇出來的人看起來居然好像是一群祭品,而且看起來這群活人祭品好像是要用來獻給什麼東西似的難道這個高台其實是一個殘酷色族人的祭台嗎

 

我們都驚覺到事態不妙後接著就快速地繼續把手電筒的光線照向了第三種的系列圖形,果然我們看向第三種的系列圖形也是就這石台上最後一系列的圖形後,我們三個人都對於我們所看到的東西大為詫異和感到震驚。

 

因為這第三種的系列圖形所描繪的景物居然是一個可能跟威尼斯水怪差不多恐怖的怪物就在我們高台旁邊這黑色的湖泊中生存,只是這水怪看起來雖然只有一個相當龐大的身體和尾巴但牠居然有三個奇長的脖子和三個蛇頭,而且這三個蛇頭的怪物,牠的三個頭的頭部都呈現著明顯三角形的形狀而按照高台底下圖形的描述牠的每一個眼睛看起來似乎居然都還發著淡淡闇然色的紅光。

 

原來我們剛剛看到的這個湖泊中的島嶼,其實是這怪物的身體嗎?這個怪物現在還很有可能就正在我們身後的湖泊中生存?而且這裡的血腥味這麼重,難道這湖泊裡面的水居然是人血,而不是水嗎?難不成這些殘酷色族人想用巨石群封住的怪物就是牠

 

看完了第三種的系列圖形也是就這石台上最後一系列的圖形後,我整個背部都不自覺地發涼了起來,一股寒氣瞬間從腳下傳遍全身,我滿身都是雞皮疙瘩冷汗也全下來了因為我此時心裡暗自不斷想著難道那隻三頭蛇怪現在居然很有可能就在我們的身後一直盯著我們瞧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瑆桓 的頭像
瑆桓

【瑆桓¤靈魂£創作¶天地】

瑆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台灣巧護士
  • 原來..我真的錯過了好詩..
    已拜讀了..
    真是厲害!
    你還有什麼不會的呢?

    幫你回答: 懷孕...
  • 是阿,還好男人不會懷孕
    聽說懷孕很痛的呢~~
    所以說世界上的媽媽們真是偉大~^^

    瑆桓 於 2013/01/24 14:31 回覆

  • 厭情
  • 那首改編版的鄉愁寫的好讚!
  • 哈哈~
    謝謝厭情
    我那個時候真的為了選擇要改寫哪首詩在古墓之中,
    讓文章看起來更有感覺
    而費勁心思呢~^^

    瑆桓 於 2013/01/24 16:30 回覆

  • 曹夢得
  • 無極一行人的行程可謂是高潮迭起啊
    好不容易走了一小段平安路
    但...三頭蛇怪...是否會來搗亂呢
  • 你看到下一話就知道了
    三頭蛇怪很可怕的喔
    但有些女讀者曾說覺得牠很美麗~XD

    瑆桓 於 2013/02/01 00: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