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做「楓情」,現在是一個在普通公司上班的上班族。

 

這一天晚上,我像往常那樣,在只剩下我一個人的辦公室中加班工作,就在我專心打字的時候,突然在我的肩膀上多出了一隻小手,要不是我早就已經大概可以猜出是誰的手,我還真會以為鬼片的劇情發生在我的身上了。

 

這隻手的主人,是我的一個女同事「曉鈴」的手,她常常有事沒事就會像這樣在晚上的時候跑回辦公室來嚇我。

 

「怎麼?今天也一樣這麼晚還在辦公室加班?」曉鈴用她那一貫風格的微笑對著我說道。

 

我回她說「要不然還能做什麼?太早回家沒有事情做,我反而覺得空虛。」

 

「奇怪,聽同事說有很多女同事跟你告白,都被你拒絕啦。連我這麼常晚上都還跑回辦公室來看你的人,想約你吃一頓飯都有困難。要不是我知道你是個工作狂,還真的就跟很多同事一樣把你當成Gay了。你真是個老闆的好員工阿,但工作也不用做到這樣吧,偶爾出來跟大家聯誼一下,聊個天也不錯啊。」她一臉正色地對我說出這些話。

 

「在那種熱鬧的場合,我反而覺得空虛。而且常常感覺公司裡的每個人其實都言不由衷,只是想跟你套套交情,根本不是真的在關心你,我看還是免了吧。我真的對這種場合沒有什麼興趣。」我無奈地說。

 

「那我呢?連我你也都覺得言不由衷?不是真的在關心你?難道我們相處了這麼久,你真的不知道我在想什麼?期待些什麼嗎?」

 

她在說這些話的同時,用直視的眼神正視著我。

 

我看她用直勾勾的眼神看著我,我直覺性地閃避了她的眼神。

 

「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想清楚。」我不敢看著她,視線專注在電腦螢幕前這麼說。

 

「算了,我跟你開玩笑的,我回家了。」她似乎有點生氣地走了。

 

她雖然走了,但我卻一點都沒有放鬆下來的感覺,因為我知道我自己也是喜歡著她的,對於她對我所做的一切,以及對我的種種關心。我不可能當作從來都沒有發生過,而沒有感覺。

 

但我不敢對她做出任何的承諾,因為我怕自己會傷害到她,更覺得現在的自己早就已經沒有了愛人的能力。

 

如果此時的自己,在都還沒有任何準備的情形下接受了她,那自己到底算不算是個壞男人呢?

 

接著,我在辦公室的電腦桌前試圖回想著一切。

 

原本的我好像不是這樣子的,那我到底是什麼時候才開始改變的呢?

 

-------------------------------------------------------------------------------------------------------

 

我的記憶此時回到了國小四年級的時光。

 

「楓情,你長大以後會喜歡什麼樣的女生呢?」我的媽媽突然這樣地問著我。

 

「當然是跟媽媽一樣溫柔的女生阿。」我帶著一抹輕柔地微笑對著媽媽說。

 

「那假設如果你以後遇到了一個這樣子的女生後,你們在一起交往了。但卻有一個比她更漂亮也比媽媽更溫柔的一個女生又突然出現了,你也很喜歡她。那你最後會選擇誰呢?」媽媽有點試探性地問著我。

 

「當然是我原本就愛的那個女生阿,我一輩子只會愛一個人,不會愛其他人。」那時小小年紀的我帶著有點生氣又大聲的聲音對著媽媽說出這些話。

 

我原本以為我說的這麼大聲,媽媽一定會責備我,沒有想到媽媽卻溫柔地抱著我對我說道「傻孩子你怎麼這麼傻,你以後肯定會受傷的。」

 

現在回想媽媽那時抱著我哭著說出的這些話。

 

那時,我不懂媽媽為什麼要哭但我想我現在懂了。

 

 

之後,就在我國小四年級時正在學校上課的某一天。

 

學校的廣播器突然響了,叫著我的名字,叫我趕快到校門口,說我媽媽出了車禍,現在人在醫院,已經有我的家人到學校來接我了,叫我快點到校門口。

 

我那時腦筋一片空白,只知道要瘋狂地跑到校門口。

 

到了醫院來到媽媽躺的那張病床上,我發現媽媽全身是血,插著呼吸器連話都不能說,而她就好像已經睡著了一般。

 

過了不久,醫生說媽媽已經要離開這世界了,有什麼話就現在對她說,要不然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我依稀記得我那時沒有說什麼多餘的話,只是一邊哭然後一邊對媽媽叫著

 

「媽媽,不要走。」

 

但媽媽就好像沒有聽到一樣……

 

因為她還是走了。

 

從這件事情發生後,我有一段時間都悶悶不樂和整日不語,我班上的朋友都想要來跟我說話或者安慰我。

 

但我對任何人都還是一樣,一直都自閉地不想說任何話。

 

但其實在我國小三年級時,就一直暗自地欣賞著一個在班上叫做「奈佳」的女生班上的同學都喜歡叫她小佳。

 

為什麼當初會喜歡她呢?

 

現在回想起來,可能是因為她活潑又開朗,成績也很優秀的關係吧。

 

而且她還是我們班的班長,所以我那時才會特別注意到她。

 

但我卻從來沒有跟她說過任何的話,因為我覺得她離我好遙遠,遙遠到讓我不敢接近她那時的我想著或許我只要這樣一直遠遠看著她,我就可以心滿意足了吧。

 

我原本以為我這輩子應該都不會與她有所交集,但就在我媽媽過世後不久,她卻突然跑來跟我說了話。

 

我到現在都還不敢相信,那時的她居然會走到我的面前,還對著我說話。

 

「楓情,我聽班上的同學說你會看一點手相,你要不要幫我看看。」她用她那像天使般天真無邪的笑容對著我說道。

 

我那時心想:「可是男女授受不親耶,這樣好嗎?

 

但我就算再怎麼害羞又怎麼可能會拒絕這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好……」我對著她說道。

 

我想我這時的臉看起來肯定很紅。

 

她聽完我的回答後,就把她的右手伸出來給我看。

 

我這時回想到這裡,我的心不自覺地沉痛了起來,因為如果有機會可以穿梭時空改變歷史的話,我會希望她從來沒有走到我的面前,我也從來沒有答應要幫她看手相,那麼或許之後所發生的一切,所有的一切就都不會發生了也說不定。

 

或許我也不會這麼早就再一次的體會到,那名叫傷痛的東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瑆桓 的頭像
瑆桓

【瑆桓¤靈魂£創作¶天地】

瑆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梁
  • 初次登門.主人心思好細膩!
  • 謝謝你過來我家坐坐
    看到有人登門拜訪,覺得真開心~^^

    謝謝你的讚美
    被你這麼一說,我突然覺得有點害羞呢~XD

    瑆桓 於 2012/11/09 14:49 回覆

  • 曹夢得
  • 我讀國中時,超愛幫女同學看手相的說.....
  • 看來喜歡歷史和喜愛古今中外的英雄豪傑的男生,
    從小可能對手相都有點興趣喔~^^
    可能是因為有艦往知來的感覺?~XD

    瑆桓 於 2013/03/16 18: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