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發現一件看起來鬼裡鬼氣而且顏色像鮮血般的洋紅色衣服,千萬不要嘗試去看那件衣服陰影底下的東西,因為它會讓你明瞭到你內心那最深層的恐懼。

------by 瑆桓

 

以下這個故事是瑆桓的朋友暮帬親身經歷的真實故事,為了使整體故事看起來可以更有趣,經過本人同意後經瑆桓以第一人稱視角改編而成」。

裡面可能會有能讓你嚇破膽的內容,如果你膽子夠大,就繼續往下看下去吧。

 

 

我的名字叫做暮帬這一天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一天這一天我一考完統測,我的兩個死黨「阿德」和「小蝦」,就跑來找我商量在這個讓我們脫離苦海的大日子中,我們要做什麼來好好慶祝一下這特別的一天。

 

小蝦一開口就一臉猥瑣的提議道:「這麼意義重大的日子,我們是不是要找幾個妹來好好開心一下?」

 

我一聽完小蝦開口提的意見後,就急忙搖頭道:「別鬧了,要做什麼都可以,就是千萬不要我碰女人,要是讓我女朋友知道了,她不殺了我才怪。」

 

阿德聽完我的話後,居然開始幫小蝦助陣了起來,說道:「暮帬,你這樣就太不夠意思了,自己有這麼可愛的女朋友,也不想想我和小蝦兩兄弟都還是單身漢,前幾天明明就看到你的Facebook(臉書)裡有很多美女朋友在那邊跟你哈啦,看得我兩兄弟直流口水,在現在這個大日子裡也不幫兄弟約幾個出來玩一下。」

 

我一聽完阿德說的話後,馬上脫口而出道:「不好吧,其實我很害羞的。而且那幾個都只是我的好姊妹而已,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廢話,誰不知道你是標準的馬子狗,諒你也不敢到處拈花惹草。現在是要你幫兄弟約你那幾個漂亮的姊妹趁這個機會出來認識一下,又不是做什麼壞事,你想到哪裡去了。」

 

小蝦開始吐嘲我。

 

阿德見我猶豫不決,也開始補槍說道:「你認識這麼多正妹,平常不幫兄弟幾把認識幾個就算了,就連像今天這種大日子,你也不幫兄弟?這樣說得過去嗎?你今天不幫兄弟約幾個妹出來,我們兄弟之間的情分就走到這了。」

 

我一聽完他們唱的雙簧,暗自心想:「我怎麼認識的都是些豬狗朋友,居然為了認識幾個妹,連兄弟都可以不做。但看他們的表情,感覺他們是積怨已久,看來我今天不約幾個認識的好姊妹出來替我解圍一下,今天這關大概也不好過。」

 

於是我為了緩和氣氛,終於讓步對他們說道:「好吧!既然你們今天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不約幾個姊妹出來,看來還真的是不太夠意思,我現在就打個電話約幾個姊妹出來看看,不過如果她們真的不想出來,就不能怪我不夠義氣囉。」

 

看他們兩個聽完我說的話後,兩人都一臉豬八的直點頭傻笑,我不禁暗自搖頭,開始撥幾通電話給我的好姊妹。

 

跟我的好姊妹們聊一聊後,我對阿德和小蝦說道:「怎麼辦,我有個姊妹說她可以約幾個朋友出來唱歌,但她們不想要花錢耶,你們願意幫她們付錢嗎?」

 

我原以為這樣說可以讓這兩頭色豬打退堂鼓,沒有想到阿德卻說:「這還不容易,我家社區地下室下面就有個KTV包廂,不用花錢的,雖然我也沒有進去過,不知道裡面的設備怎麼樣,不過有總比沒有好。而且我想只要等一下我們順路去便利商店買幾瓶啤酒助興,就算裡頭的設備不怎麼樣,大家都還是可以玩得很嗨的。」

 

小蝦聽完阿德說的話後,也說道:「這方法可行,我們雖然還是學生沒有什麼錢,但買幾瓶啤酒的錢也還付得起,暮帬〜你打電話去問問你的姊妹這樣願不願意來,願意的話,我們等等就馬上一起去阿德家啦。」

 

我聽完他們兩個人說的話後,就馬上撥通電話給我的好姊妹,沒有想到這兩頭色豬可能是上輩子有燒香拜佛做了什麼好事,她們還真的答應了,於是我們就約了一個見面的地點,準備會合後一起去阿德家的社區。

 

等到我們跟她們會合見面後,阿德和小蝦這兩隻禽獸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一直都在跟我的好姊妹們聊天,完全忘記了我的存在,就好像我是空氣般,我們就這樣一路拿著啤酒走到阿德家的社區了。

 

阿德跟他家的警衛說了一下話,他家的警衛就把地下室鑰匙交給阿德,阿德就帶著我們去他家社區地下室裡的KTV包廂了。

 

我們一打開房內的門和打開裡頭的燈,我們還以為我們走錯地方了,因為我們看到包廂裡面的牆壁居然全部都是用玻璃裝潢的,而且天花板上頭還插著一個LED七彩舞台炫彩球燈。

 

我們看到這房內的場景,全都啞口無言。

 

過了許久,小蝦才對阿德說道:「你家社區該不會是做黃的吧,怎麼這裡看起來這麼像外面那種色情KTV的包廂?」

 

阿德為了還自己一個清白,馬上辯駁道:「我也不知道這裡頭是這樣的阿,就說我自己也從來都沒有進來過了。」

 

「沒關係啦,大家玩得開心就好。」我的其中一個好姊妹開始打圓場說道。

 

其他人聽完我好姊妹說的話後,為了怕阿德尷尬和內疚,也都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她說的話,我們進去熟悉一下設備怎麼操作,就打開啤酒開唱了。

 

但沒有想到開唱不久後我其中一個好姊妹居然太嗨跳舞跳一跳居然就跳到玻璃牆邊去了過了不久她開始對我們其他所有的人說道:「奇怪這玻璃牆看起來有縫隙耶這裡該不會有一個門吧?」

 

我們其他的人聽完她說的話後,也都好奇地跑到她說的地方看看究竟。

 

我們仔細觀察了這面玻璃牆後,居然發現裡面可能居然真的藏了一個暗門,小蝦和阿德研究了一下後,把這玻璃牆壓了一壓,居然就把這玻璃門給打開了。

 

我們發現玻璃門裡面是一個大小大約一次只能容一個人通過的通道,基於好奇心的驅使,我們決定進去看看,就這樣由我們三個男生開先鋒,我們一一陸續地一個個輪流走進通道中。

 

走了大約兩分鐘,我們終於走出了通道,我們發現這通道後頭通的居然是一個密室,但讓我們感到不寒而慄的是這密室裡頭的東西。

 

這密室裡面有一個木製的小桌,而這個小桌上面放著一個發著黯淡紅光的水晶球,小桌上面還擺著一個老鼠的標本,讓我們看了就想吐。就在我專注研究這密室裡還有什麼東西的時候,小蝦突然對著我們叫道:「你們看,那面牆上有一件看起來顏色像血一樣的洋紅色衣服掛在牆上耶。」

 

小蝦說的話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我們往他說的方向一看果然那面牆上有一個看起來鬼裡鬼氣而且顏色像鮮血般的洋紅色衣服掛在上頭

 

我看著這件顏色像鮮血般的洋紅色衣服,突然不自覺的往衣服下方的陰影處看了過去,我發現我居然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我居然看到洋紅色衣服的陰影底下,有一個眼睛發著綠色光芒,穿著紅衣的小女孩在對著我微笑。

 

這時我突然想到曾經有人跟我說過,要是看到不該看的東西,絕對不能當場出口說自己看到它了,要不然它會一直纏著你不放,而且看到了這樣的東西,我只想馬上離開這個鬼地方。

 

於是,我開始開口對其他人道:「我覺得這裡怪陰森恐怖的,我們還是趕快回去唱歌吧。」

 

女生的膽子也比較小一點,聽到我這樣說,大部分的人也同意我的說法,我們就這樣離開這間詭異的密室,走回去唱歌了。

 

就在大家都開始忘記那密室的事情又開始唱歌,我也以為事情大概就會這樣過去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怪怪的,我明明沒有吃什麼東西,但就一直莫名的想吐,而且還開始全身抽蓄、口吐白沫了起來。

 

大家看到我進去那密室後,我的行為舉止就突然變得非常不正常,大家都開始感到害怕起來,連阿德和小蝦也都嚇傻了。

 

他們連忙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就把我剛剛看到的一切說給他們聽,他們一聽完我說的話後,大家都沒有心情繼續唱歌了,我們開始想離開這裡。

 

我們離開這社區的KTV包廂後,我們開始質問起阿德家的警衛,那房間裡頭的密室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沒有想到那警衛卻推說那是他們地下室的置物室,他們也很久沒有用了,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住戶把那些東西放在裡面。

 

誰會把那種密室當成置物室???

 

而且這種說法讓整個件事變成了一個羅生門,因為阿德家社區裡頭的住戶有上百位,根本不知道是哪間的住戶放了那些可怕的東西在裡頭,房間裡外也沒有裝攝影機。

 

我們質問警衛的同時我突然又口吐白沫了起來還像發瘋般說著別人聽不懂的語言開始大叫起來

 

警衛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也被嚇傻了連忙叫我朋友趕快把我帶到附近的小廟先去收驚再說

 

於是我的朋友們終於把沒有意識的我,帶到了阿德家附近的小廟,廟裡開始有人出來問了我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於是我的朋友們跟廟裡的人解釋一番,說明我發生了什麼事後,他們開始拿出了一杯「聖水」出來,還把一些香灰丟了進去,用手攪了一攪,接著他們就要我把它給喝下去。

 

我看到這杯聖水,第一個直覺就是這杯水能喝嗎?

 

不過雖然我有這個疑問,但我的身體真的太不舒服太難過了,所以我還是乖乖的把它給喝下去了。

 

我喝完後,他們見我雖然暫時好多了,但我似乎看起來還是沒有什麼氣色。

 

「他看起來好像還是怪怪的,我建議你們還是過幾天再帶他去大廟看一下好了。」

 

小廟裡的人對我們這樣說

 

……

 

我好無言。

 

那為什麼不剛剛直接要我去大廟就好了,還騙我喝了那杯「聖水」?

 

我的朋友們雖然想直接帶我去大廟,但由於天色已晚,所以他們只好打消此念,先把我送回家了。

 

而我們隔天還要上課,所以阿德和小蝦就說等我們明天放學後,在一起帶我去大廟看一下,看我去大廟後會不會好一點,我點點頭後就答應了他們。

 

要不然還能怎麼辦?

 

但我一整晚在家還是一直上吐下瀉非常的不舒服,不知情的家人還以為我得了流感,我為了怕他們替我擔心,也沒有把實情說出來,就假裝自己是得流感生病了。

 

就這樣我腦袋一片空白的半睡半醒艱辛的渡過這難熬的一晚後隔天早上起來吃早餐時我家人說昨晚居然看到我在夢遊

 

奇怪我怎麼都沒有印象自己有起床過

 

我以前也從來沒有夢遊過啊,看來那件洋紅色衣服陰影底下的那個對著我微笑的小鬼肯定有古怪,看到它後,我就變得怪怪的。

 

於是,我在去學校路上一直胡思亂想,到了學校又把今天早上吃的早餐給吐了出來。

 

這種怎麼吃怎麼吐的情形,要不是我是男生,別人看見肯定還以為我是懷孕了。

 

我一上課,看到老師說話就頭昏眼花,雖然我本來就是這樣,但我從來沒有在上課時光明正大地睡覺過,但我這次居然抵抗不了睡魔的來襲,我就這樣當著老師的面睡著了。

 

我一睡著就看到一個小女孩在對著我微笑,她拿著一朵花對著我說:「大哥哥來陪我玩。」

 

她一說完話,就跑到了一個離我算有點距離的地方。

 

然後,她朝著我揮了揮手,大聲地對著我說:「大哥哥,過來啊。」

 

我聽到那小女孩說的話,雖然遲疑的猶豫了一下,但我也很好奇,她到底要帶我去什麼地方,所以我就朝著她的方向走過去了。

 

就這樣小女孩好像有什麼目的似的一直把我帶到了一個地方

 

這個地方很漂亮,有遍地開滿的花。

 

小女孩指著地下的花,對著我說道:「大哥哥,這裡的花是不是很漂亮?」

 

我向她點了點頭。

 

小女孩看我點頭後她滿意的看著我邊跑邊跳

 

突然她跑了不久後她的腳下無緣無故多出了一個黑洞,小女孩就這樣跌入到黑洞裡了,過了不久,我看到她跑從黑洞邊探出頭對著我說:「大哥哥過來這裡陪我玩嘛。」

 

我走了過去,朝黑洞裡的小女孩看了一看,卻看不清黑洞裡除了黑暗外,還有著什麼其他的東西,於是我對小女孩說道:「這黑洞裡面有什麼?」

 

她看著我,似笑非笑的說道:「大哥哥,不要問這麼多嘛。你到這黑洞裡後,就能永遠陪我玩了喔。」

 

「永遠?……」

 

就當我覺得她說的話有點怪怪的時候,小女孩耐不住性子,她開始直接抓著我的手,想就這樣直接把我的身體拉進黑洞,我的手被小女孩一拉後,我的身體開始往黑洞下墬滑落。

 

就在我的身體往下墬落的這一瞬間,我眼前的景物全都變了,我現在才發現原來我被小女孩帶到了學校的屋頂頂樓,而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在別人的眼裡看起來就像是……

 

自殺。

 

天啊,我這麼樂觀活潑又天真開朗的人,居然正在自殺!!!

 

而且我的身體已經正在往下墬落,要自由落體了。

 

沒救了……

 

再見了,這個我所愛的世界。

 

還有我的親人,

 

和我那個可愛的女朋友……

 

抱歉,我來不及娶妳了。

 

以及我曾經養過的那條狗,我要下去找你了……

(咦?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何時養了一條狗)

 

就在我一邊開始墬落,一邊萬念俱灰的時候,我發現我的肩膀突然出現了兩隻大手,把我拉回學校頂樓的地板上。

 

就在我還沒有搞清楚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的時候,我看到了這兩隻大手的主人---「阿德」和「小蝦」,他們兩人一副跑的很累的樣子站在我的眼前。

 

阿德一臉氣喘呼呼的樣子對著我說:「還好我們剛剛發現你好像不太對勁,怎麼睡覺睡一睡就失神落魄的往學校樓頂上跑,還好我們發現得早,還來得及阻止你自殺。」

 

「對阿,而且你還欠我一千元沒有還,想要死哪有這麼容易,先把錢還了再說。」

 

小蝦此時也氣喘呼呼朝著我把他的手伸了出來。

 

我此時看著他們兩人,我的眼角開始泛出淚來。心裡感到非常欣慰的想著:「原來這兩隻看到女人就發春的禽獸,還是有人性的,還知道要來救我。」

 

於是,我開始向他們開口解釋道:「我不是自殺,我是被一個小女孩帶來的……。」

 

我向他們兩人解釋完這整件事的始末後,他們兩人大吃一驚,覺得去大廟這件事不能再拖了。

 

於是我們馬上就向學校請假,二話不說直接衝去大廟收驚,去大廟收完驚後,廟裡的大師說我跟那小女鬼算是有點緣分,還叫我以後不要亂看些不乾淨的東西,接著就說我應該之後就沒有事了。

 

果然,之後就像大師說的一樣,我的身體開始好起來了,也沒有再見過那個小女孩。

 

我的女朋友聽說這事後,還常常調侃我,對我說道:「那小女孩說不定是你上輩子的情人,才這麼想要你下去陪她。」

 

(冤枉啊〜)

 

至於阿德,他在我發生了這事不久後就決定搬家了,他說自從我發生這事後,他自己也常常覺得這社區怪怪的,他跟父母討論過後就決定搬家了。

 

而那一件我看到的洋紅色衣服現在則下落不明……

 

(社區的說法是說處理掉了,但沒有人看到,所以誰知道呢?)

 

故事到了最後……

瑆桓再一次提醒各位讀者,

 

如果你哪天不小心看到了這一件看起來鬼裡鬼氣,而且顏色像鮮血般的洋紅色衣服,千萬不要嘗試去看那件衣服陰影底下的東西,因為它會讓你明瞭到你內心那最深層的恐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瑆桓 的頭像
瑆桓

【瑆桓¤靈魂£創作¶天地】

瑆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