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在太魯閣古墓的探險結束,也過了幾個月的時間之後,我已經返回我原本的生活軌道,每天過著做研究、寫論文,無聊閒得發慌時跟朋友四處玩樂的生活。

 

或許在別人的眼裡我就只是個普通的研究生,我也試著這樣地催眠自己,但自己突然多出了一筆數目不小的錢和在太魯閣古墓的探險中失去了「鄭書豪」這個我最重要的朋友,都在時時刻刻提醒著我,之前在太魯閣古墓中所發生的事情並非南柯一夢,而是真實發生過、存在過的。

 

而有一件事情不知不覺也引起我的強烈好奇心那件事就是我的身世之謎」,我自己做了第一個猜測,這第一個猜測就是該不會其實我並不是我父母親生的我是被領養的

 

但我自己馬上就推翻了這個想法,因為我想起了我家的相簿裡還有我在醫院剛出生不久後所拍下的照片,我剛出生時我的右手手掌上還有個很明顯的紅色胎記,只是那個胎記後來隨著我慢慢長大得過程中,而慢慢地消失不見了。

 

雖然在1976年,柯達就製造出了全球首部數位相機,但我在1988年剛出生時,台灣還沒有進入普遍使用數位相機的時代,我剛出生時那還是一個普遍家庭都在使用傳統相機照相、洗出底片的時代,在那個時代中要在底片上造假的難度應該是不太容易的,而且那個紅色的胎記應該也不太容易仿冒得出來,所以我應該是我父母親生的,這應該是沒有錯的。

 

於是,我開始想到既然我是我父母親生的,那麼問題的癥結點似乎應該是在我的家族上囉?而且聽他們的說法,我的「身世之謎」似乎跟我的名字「趙無極」中的「趙」這個姓氏有關。

 

我想不找出族譜,真相是沒有辦法水落石出的,但重點是我長這麼大從來不知道我們家有族譜阿,看來勢必是要打通電話給老爸,向他問問看我們家族究竟有沒有藏有什麼秘密了。

 

我一這麼想後,就連忙拿起了我的手機,打了通電話給老爸,電話響了一陣子後,老爸就把電話接起來了。

 

沒有想到我都還沒有說話,電話一接通,老爸就馬上調侃我道:「沒有想到我的寶貝兒子居然會主動打電話回家,是不是生活費不夠用了,想找老爸搬救兵,給你些零錢花花阿?」

 

我一聽老爸這麼說,心裡還真的是覺得心虛又尷尬,老爸當然不可能知道他的兒子跑去盜墓,而且還因此發了一筆橫財,根本不缺錢花用。

 

但要是把這事說了出來,我的腿不被打斷才怪,而我是真的很少主動打電話回家,所以內心多少難免會心虛一下。

 

聽完老爸說的話後,我心虛地隨便找了個藉口塘塞老爸道:「不是啦,是最近教授給我們出了個作業,要我們找找自己家裡的族譜,想讓我們藉著這次的作業多知道些自己祖先以前做過的事蹟,以後好飲水思源。畢竟我們都長這麼大了,可不能長大就忘本了阿,你說是不是?」

 

老爸聽完我說的話,好像不打算放棄調侃我似的,繼續說道:「你這小子,平常都不打電話回家,沒有想到一打電話回來還不是先關心父母,是先關心到祖先上去了。」

 

面對老爸的調侃,我雖然感到尷尬,但還是繼續問老爸道:「老爸,我們家有族譜嗎?」

 

老爸像在思考著什麼似的,若有所思慢慢地回答我的問題:「族譜阿?你爺爺在1949年來台的時候早就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我自己也從來沒有看過,應該早就遺失了。不過我小時候倒是有聽你爺爺提起過,他從小就聽家裡的長輩提起,說我們家族最有名最有聲望的祖先,就是宋太祖『趙匡胤』呢。」

 

我聽了老爸說的話,吃驚又興奮地大聲問道:「真的嗎?我們家真的跟宋太祖『趙匡胤』有關係?老爸,你可不要騙你自己的兒子唷!」

 

「我騙你這個做什麼,又不是吃飽撐著,閒得沒有事做。」老爸的聲音在電話裡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不過宋代距今的年代真的隔的太久遠了,我們家的族譜又遺失了,其實也無法可考,你還是隨便聽聽、去查個資料可以交作業就好,不要在同學面前過度誇大了,免得被同學笑你,說你太會吹牛。」

 

「我知道。」我在想掛掉電話之前,提醒著老爸道:「那你如果有再想起什麼關於我們祖先的事情的話,記得告訴我喔。」

 

「嗯。」老爸答應我後,他再掛上電話前好像又想到什麼重要的事情對我說道:「等等……我突然想到件事,你人現在在台北,剛好可以拜託你做。」

 

「什麼事?」沒有想到老爸居然會有事情要拜託我,這種情形在我們家是很少見的。

 

老爸回我道:「其實是老爸前陣子欠和叔一筆錢一直都沒有機會還,人家說欠錢不要欠超過過年,要不然會不吉利。和叔家就在淡水附近,離你的學校不算太遠,我等等就把和叔家的地址用簡訊傳給你過幾天再把錢匯給你,我的寶貝兒子就代替老爸去把錢給還了吧。」

 

「和叔?他是誰?」我對於這個人好像一點印象都沒有啊。

 

老爸吐嘲我道:「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吃了人家的糖後就忘記人家了。他就是在你小時候過年時,常常會買糖給你吃的那個和叔阿。」

 

聽老爸這麼說,我才想起來這個人,和叔以前的確在我小的時候常常會買糖給我吃,他好像是在爺爺過世後,才慢慢沒有跟我們家一起過年的,「喔,那個和叔阿,我好像開始有點印象了。」

 

我有所感觸地繼續回老爸道:「和叔,好像很久沒有看到他了呢,可以趁這個機會見見他也不錯,不過老爸你為什麼不直接匯款給和叔呢?」

 

「和叔這個人最重面子了,當然是親自交給他最好,而且我欠的錢可不算一筆小數目,原本應該是要我親自拿給他的,但老爸最近有事抽不了身,才拜託我的乖兒子去囉,我會多匯點生活費給你花的,千萬別讓你媽知道阿。」

 

「老爸,你到底欠了和叔多少?為什麼還要瞞著老媽?」我疑惑地問老爸道。

 

老爸回我道:「我欠了和叔十萬。」

 

「十萬?」聽到這個數目,讓我感到非常的驚訝,因為老爸平常很少欠人錢的,這次居然還欠了和叔十萬,實在太讓人難以想像,於是我繼續追問著老爸道:「老爸,你到底做了什麼?居然欠和叔欠了十萬?」

 

老爸聽了我問的問題,緊張地怒道:「小孩子問這麼多做什麼,乖乖幫老爸把錢拿給和叔就對了。再多問,小心我少給你些生活費。」

 

到底是誰做錯事情,欠了和叔十萬阿?還不準我多問,但這時的我還真是敢怒不敢言,只敢回老爸道:「好啦,知道了。」沒辦法,誰叫他是我老爸呢。

 

「知道就好,就先這樣吧,等你把事情辦好了,老爸會多給你些生活費的,我先去忙囉。」

 

「嗯,你去忙吧。」

 

跟老爸結束通話後,我心裡暗自慶幸道:「總算有些進展了,看來我還真的有可能是『趙匡胤』的後代,這事並不是小靈和黃玄在瞎扯,但我跟他們兩人之間到底又有著什麼樣的關係呢?」可是我想破了頭,也想不出什麼頭緒來,於是只好放棄自己胡亂的猜測了。

 

過了幾天,老爸把和叔家的地址和要我交給和叔的錢匯給我之後,我就騎車去淡水找和叔了,但和叔家根本也離淡水沒有非常近,我問了路人怎麼走後,越騎才發現我離淡水越來越遠,慢慢地我騎到了一個荒山野嶺、四下無人之處,而和叔家似乎居然就住在這鬼地方的附近。

 

而接下來的路線似乎看起來就只有一條小路可以走我在這鬼地方沿著這一條小路繼續往下騎,突然有一棟特別的建築物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這棟建築物是一棟古香古色的磚木結構的小樓,它的建築風格不同於周圍建築物的風格,也絕對不同於今日的建築,它的樓頂鋪著黃色和孔雀藍相間的琉璃瓦,而它的四周飛簷各築有鎮宅避邪的神獸,它門前的上方還有一塊匾,這塊匾的上方寫著「藏寶閣」三個篆字,這棟建築給我的整體感覺是柔和卻又綺麗的,樓裡還隱約有昏黃的燈光透了出來。

 

「藏寶閣?」對於我這種平常就喜歡到古董店和玉市等處亂逛一通的人來說,這棟建築物名字本身就帶給我強大的吸引力,於是我騎到這棟建築物旁,停下了我的機車,走到了這棟建築物的門前。

 

一走到了這棟建築物的門口,就看到了讓我眼睛為之一亮的事物,這事物就是這棟建築物的大門前的左右兩邊各擺放了一隻用「田黃石」製成的石獅子。

 

這兩隻石獅子,我一看就知道是壽山石雕,因為它們是用質好的田黃石做成的,質好的田黃石,歷來被視作珍寶,向有「一兩田黃一兩金」之說。

 

早在一千五百多年前的南朝,就以壽山石雕刻石獸作為殉葬品,這棟建築物的門口擺放著這麼珍貴的石獅,也不怕被偷,看來這棟建築物的主人不是財大氣粗就是並不簡單啊,看到這兩隻石獅後也開始讓我對於建築物裡的東西越來越好奇了。

 

我走到了這棟建築物的門前,還發現這棟建築物相當的具有中國風格式的特色,它的門居然還有兩個用金屬做成的門環,於是我提起了門口的門環扣了門,過了不久我就聽到建築物裡有腳步聲往我的方向走了過來,裡面的人慢慢地推開了笨重的木製大門。

 

門被推開後我一看到推開門的人的面孔就覺得讓我相當地吃驚,因為這人居然是一個外貌異常俊美的男子,這男子的年紀看起來應該跟我差不多大,他蓄著一頭短髮,白襯衫的領口微微敞開,襯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間,露出小麥色的皮膚,眼睛深邃有神,鼻樑高挺,還有著朱紅色的性感雙唇,就像是上帝手下巧奪天工的作品。

 

看到這推開門的俊美男子,我心裡對這「藏寶閣」的主人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了,看來這「藏寶閣」的主人品味相當的高,連店裡找來的服務生看起來都很不一般。

 

推開門的俊美男子,看到我後,開口說話了:「貴客是來『藏寶閣』尋寶的嗎?」

 

「尋寶?那得要看你們店裡是不是真的有什麼寶藏了。」我點了點頭,向他說道。

 

那男子聽完我說的話後,露出微笑對我招著手說道:「本店藏有許多古今中外的奇珍異寶相信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請進!」

 

我聽了那男子說的話後,就隨著他的腳步進入了藏寶閣,一進入這建築物裡面,大廳裡映入我眼簾的有許多各種瓶瓶罐罐的小東西放在地上,靠近一看才知道它們就是一些普通的舊古董而已。

 

「貴客請先到處隨意看看,有不懂的東西再來問我。」那男子對我說道。

 

我向他點了點頭,自己到處走走後,我發現大廳裡有許多的櫃子存放著不同種類的東西。我仔細翻了翻櫃子內的東西看了看,看到了許多老鐘錶、老懷錶、三寸金蓮穿的舊繡花鞋、成堆成山的銅錢、鼻煙壺、字畫、煙斗、雕龍雕花的硯臺、筆墨黃紙、象牙雕刻、陳舊的書籍、瓷器、漆器。

 

大廳的地上還有各種各式各樣古舊的家具以及各種用金銀銅鐵錫以及玉石做成的各種首飾,反正這裡就像是普通的古董店那樣,只要是老的東西,基本上這裡就什麼都有。

 

但此時我的心情變化是從期待轉變到越看越失望,因為我根本就沒有看到任何一件我想要找得像樣東西,於是我不耐煩地去找了那個為我開門的俊美服務生,向他問道:「你們店裡就這些東西?這跟你們的店名和這棟建築物的外觀不太搭調阿,叫你們的老闆出來,我想問問他是不是有藏了什麼好貨,故意不放置出來。」

 

那俊美的男子聽完我說的話後,嘴角帶著一抹微笑對我說道:「我想你應該是誤會什麼事了,我可不是員工,我就是這間店的老闆。」

 

「你就是老闆?」他的回答實在太讓我驚訝,因為這種店裡頭的老闆通常都是給有點上了年紀的人在經營,經驗老道的人才能看得出貨品的好壞,以及不容易在交易中被欺騙,這麼年輕的古董店老闆,我可是還是第一次看到。

 

那俊美的男老闆看到我詫異的神情,卻一點都不驚訝地向我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肯定是覺得我太年輕了,不像這裡的老闆,對不對?」

 

被他看穿了心事後,我向他點了點頭。

 

俊美的男老闆看我點頭後,向我說道:「你的想法是大部分客人一開始都有的共同想法,但跟我交易過的客人,無一不讚嘆我們這間店裡貨物品質的優良和對我們的服務態度感到滿意。」

 

「可是你店裡頭的這些貨,讓我看了好失望啊,這些東西叫做優良、有品質?」我決定用激將法讓老闆把真東西拿出來,這店內表面上的東西或許可以唬弄一般人,但可是唬弄不了我的,我最少也要逼他拿出像壽山石雕同等級的東西出來,才會善罷甘休。

 

「哈哈〜」俊美的男老闆一聽完我說的話後,開始大笑,接著他顯露出深不可測的笑容,繼續對我說道:「貴客一看就知道絕非一般人,本店後方的房間裡頭的確還藏有許多的奇珍異寶,看來這些奇珍異寶今天是逃不過貴客的法眼了,要是貴客都已經出口了,本店還拿不出像樣的東西,不是要笑掉別人的大牙了嗎?」

 

我聽了俊美男老闆的話後,滿意地向他點了點頭,心裡暗自高興笑道:「終於逼你拿出好貨了。」

 

「采蝶、采衣出來,送貴客到我們的貴賓室。」俊美的男老闆突然向大廳後方大吼道。

 

接著,從大廳後方走出了兩個相貌姣好、膚如凝脂、眉如新月的女子引領我到了大廳的後方,我們穿越過許多的屏風後,我這時才驚訝地發現,原來這棟建築物的大廳後頭還藏有著許多不同的房間,讓我覺得前面大廳裡放的東西此時看起來就像只是用來騙騙一般不懂行情的路人用的。

 

就在我看著這些房間的門看到出神的時候,采蝶、采衣已經打開了這許多房間中的其中一道門,招呼我走進去了。

 

我一走進這間房間,就發現了這房間的不同之處,這間房裡的家具不同於一般所看到的家具,它們大部分取材於紫檀、花梨、紅木、杞梓木、鐵力和櫸木,這裡的每一個家具都做工精巧,造型優美,風格典雅,而且它們不上漆而僅用蠟飾,使之光滑如鏡,耐人尋味。

 

一進入這房間後,采蝶、采衣就指著靠近我的一張椅子對我說道:「客人請先入座,老闆等等就來招呼您。」

 

我一看她們所指的這張椅子是根據人體脊柱的特點做成,與之相適應的靠背傾角和曲線,能夠使人產生舒適愜意之感,而且這張椅子凡與人體接觸之處,都做得圓潤柔婉,舒適合度,就更確定了我心中的想法。

 

於是,我向她們兩人問道:「這房內的家具與其它的家具相比之下,它們設計簡練、結構合理、作工精巧、造型優美又風格典雅,這些家具該不會就是在歷史上有名的『明氏家具』吧?」

 

采蝶、采衣聽完我說的話後,兩人相視而笑,采衣拉著采蝶的手要她向我說明,於是采蝶向我說道:「貴客真是好眼力,這些家具的確就是在中國古代家具史上,家具製作達到最高水準的『明氏家具』。」

 

我聽完她們說的話後,滿意地對她們笑了笑,就坐下了她們所指的這珍貴的椅上,我坐在椅子上慢慢地等待俊美的男老闆進來房間招呼我時,我利用這個等待的空檔,四處隨意亂看才發現,這房內的牆上掛著一些感覺跟這棟建築物格格不入的西洋畫。

 

我認得這些畫,這些畫分別是畢卡索的「小丑泰德」(Tete d’Arlequin)、莫內的「滑鐵盧橋」(Waterloo Bridge)與「倫敦查令十字橋」(Charing Cross Bridge, London)、馬諦斯的「穿著白黃衣裳閱讀的女子」(La Liseuse en Blanc et Jaune)、高更的「敞窗前的女子」(Femme Devant une Fenetre Ouverte, dite La Fiancee)和英國畫家弗洛伊德(Lucian Freud)的「閉著雙眼的女人」(Woman with Eyes Closed)。

 

就在我看著這些畫看到出神時,俊美的男老闆走進這間房間了,他坐在我正對面的椅子上後,對我說道:「采蝶、采衣招呼得還算周到吧?貴客喜歡這裡嗎?」

 

我向他點了點頭後,向他提出我心裡的疑惑,問道:「這些西洋畫放在這房間裡讓我覺得好怪阿,總覺得與這棟建築物有種格格不入感呢,這些畫的來歷是?」

 

俊美的老闆看了看牆上的這些畫後,對我說道:「這些畫阿,可都是天價呢,貴客不會有興趣知道的,有的時候好奇心可是會害死一隻貓的喔。」

 

我一聽完他說的話後,就知道這些畫的來歷肯定不簡單,而對方也在提醒我,這話題是不適合再繼續問下去的,要不然可能會惹來殺身之禍,於是我向他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瞭他話裡的弦外之音了。

 

接著,采蝶和采衣分別拿出了紫砂壺和一種白中閃青、胎薄釉勻、製作規整的青白釉瓷杯來替我們泡茶,我一看她們所拿出的東西,就知道她們又拿出不簡單的東西了。

 

我吃驚地問道:「這些東西該不會是清宣統的『宜興紫砂壺』和景德鎮的『青白瓷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瑆桓 的頭像
瑆桓

【瑆桓¤靈魂£創作¶天地】

瑆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台灣巧護士
  • 有實力的作者才能寫出有實力的小說..
    真是很吸引人的故事..
  • 謝謝妳~
    看到妳的留言,覺得好開心~^^
    妳的留言,對我來說是一種很高的榮譽呢(抱)

    瑆桓 於 2013/01/08 02:29 回覆

  • HK 型男KIN
  • 很不錯的寫法 對於古董的認知 敘述得很詳細 這讓我想到小說盜墓者筆記!
  • 謝謝型男~
    我也希望可以寫出台灣的盜墓筆記~^^
    不過這部作品應該是奇幻的成分比較多一點就是了~XD

    瑆桓 於 2013/01/08 16:52 回覆

  • 楊小蝦
  • 好看!推~~
  • 好開心
    謝謝小蝦~^^

    瑆桓 於 2013/01/08 17:26 回覆

  • HK 型男KIN
  • 老實說 寫奇幻的人很不簡單 要非常天馬行空的想像!
    記得我在國一時 寫弟一本小說 是武俠的叫龍嘯江湖 後來塗塗改改總算完成 20萬字!
    那時沒有電腦 都是在早自習時敘寫!
    那時還有我喜歡的女孩幫我想劇本 還有我的好朋友幫我畫畫!
    現在我喜歡的女孩早就為人母 我好朋友開創意潮服店!
    而我做過雜誌社的故事編輯 電子工程師 直到現在國際導遊!

    有時再想人生還要要留下回憶 而創作故事就是最大的回憶 暖暖的回憶 不管人氣高低!
  • 聽型男這樣說,覺得型男好幸福啊
    有喜歡的女孩為自己想劇本,還有好朋友幫忙畫畫~~
    很認同你說的,感覺型男也是個勇於追尋自己夢想的人~^^

    回想起來,我國中的時候也有自己亂寫武俠小說過
    可惜那時的手稿被老師沒收了= = "
    還被老師拿去給人觀摩~XD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真的覺得是段很有趣又珍貴的回憶呢~^^

    瑆桓 於 2013/01/09 03:34 回覆

  • HK 型男KIN
  • 我也被老師沒收過 但不是武俠 而是寫親情的父母親子情!
    後來老師還把他登到校刊 國二就陸續登出 結果後來我把得獎作品投稿雜誌都沒錄取!
    反而是亂寫的愛情小品 叫做異國戀曲 有被錄取 還來就幫水果週刊寫故事短篇!
    做了1年因為收入不優 就跳去原本專長電子 當華碩工程!

    所以以前故事真的可以寫好幾本小說!
  • 所以感覺投稿還是要看類型的呢
    有的時候不見得是作品不好,而是類型不是它們所想要的而已
    夢想和現實真的有的時候必須要做取捨
    畢竟對大多數人來說,收入還是很重要的
    不過當然可以完成夢想又有好的收入,當然是最好的~

    真的,而且有些以前寫的東西,現在回首在看時,會覺得格外的珍貴有趣呢~^^

    瑆桓 於 2013/01/09 03:58 回覆

  • 欣悅
  • 我們家都沒有族譜 現在還有這樣流傳族譜?沒聽說耶><

    真高竿 名畫ㄉ畫者和畫作名都知曉

    古董字畫真要懂得ㄉ應該是專家囉~^.6~

  • 現在還有流傳族譜的家族,真的越來越少了
    但我身邊還是有些朋友的家族有祖譜留下
    很羨慕他們呢~
    感覺可以飲水思源是件好事

    謝謝新悅的讚美~^^
    我只是平常就對這些東西比較有興趣而已啦,還說不上是專家~> <

    瑆桓 於 2013/01/09 22:18 回覆

  • 一甲子
  • 你好有想像力啊

    寫得真好呢 !!!!
  • 被甲子姐姐這樣說,覺得非常開心呢
    謝謝甲子姐姐~^^

    瑆桓 於 2013/01/15 05:01 回覆

  • 曹夢得
  • 小極竟能與宋太祖沾上邊
    還有小極之父甫接話筒所說之言
    與我父親所言可說是「如出一轍」啊XDD~~
    「是不是生活費不夠用了?」〈這句是我就學時的魔咒〉
  • 沒錯,宋太祖可以說是目前看起來小極的身世之謎的關鍵之一喔~^^
    「是不是生活費不夠用了?」這句話可能是很多人在求學階段時的魔咒~XDD
    我在寫這一話的時候就一直在盤算一定要把這句話給加進來~哈哈~

    瑆桓 於 2013/02/04 01: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