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看完了第三種的系列圖形,也是就這石台上的最後一系列圖形後,我感覺得到自己全身上下到處都有一股很強烈的寒意侵襲我的身體我的身體也不禁從體內往體外流出了許多的冷汗

 

我和小靈以及小婷看完了第三種的系列圖形後我們三人此時幾乎是同時往我們身後那個有島嶼的黑色湖泊方向轉身看了過去。

 

我瞪大眼看清了前面的情形,一股銳利寒氣又從腳心傳上來,直衝頭頂。我能感覺自己的頭髮全像鋼針一樣直直地豎起,怎麼也壓不下去。因為我仔細一看那座島嶼後,果然發現那座島嶼居然從遠處慢慢地開始動了起來。

 

接著湖泊中的那怪物好像開始轉身了,而這黑色湖泊的水面受到那怪物動作地牽引,黑色湖水的水面開始產生了強大漣漪的波動,湖中也接著發出了怪物翻滾動著湖水的劇烈聲響。

 

此時,我聽到前方原本在行走中的人們的腳步聲也開始慢慢停了下來,他們似乎也注意到湖水那邊有不尋常的動靜。

 

不久後,他們似乎也發現湖水中有東西,而開始發出許多驚呼聲。

 

這時,我也開始把我的視線轉向黑色湖水中,看見湖底水花翻滾,一個巨大的黑影從湖水中迅速地接近過來。

 

我手電筒的照明範圍不夠,還看不清那究竟是什麼東西,只見遠方那湖水的黑暗處看出來似乎有六隻紅色的眼睛,正在往我們的方向慢慢地移動中,而這六隻紅眼也開始慢慢地看起來變得越來越巨大。

 

看到這隻怪物正往我們的方向移動中,我此時感覺到非常的恐懼,我這時也非常慶幸小靈和小婷就在我的身旁,但我也在此同時發現其他人現在的處境是非常危險的,於是我開始對著其他人的方向大聲吼道:「你們快跑回來我們這裡,那湖裡的東西是一隻『三頭蛇怪』阿,你們不快點回來我們身邊,你們被牠抓住後很可能會沒命的。」

 

其他的人聽到我這時大聲吼出來的話後,他們也警覺到事態的嚴重性,紛紛開始往我們這邊的方向跑過來了。

 

但此時已經為時已晚,因為我已經感受到這三頭蛇怪在我們身邊的壓迫感了,沒有想到牠在湖水中的移動速度居然是如此的快,牠居然這麼快就已經移動到我們的身旁了,蛇果然是一種非常聰明又行動迅速的動物,真是不能小覷牠阿。

 

我此時看向我們身旁這隻三頭蛇怪,我差點沒有暈倒,因為這蛇居然看起來好像有幾十米這麼高,我們現在又不是在拍電影,怎麼會在這裡出現這麼大又可怕的怪物呢?

 

而此時在我們身邊的牠,還只不過是牠其中一個蛇頭而已,牠另外兩個蛇頭則開始分散往其他人那邊去尋找獵物了,看來其他人的處境果然似乎非常危險啊。

 

小靈看見這隻巨大的三頭蛇怪已經游到我們身旁後,他開始向我命令道:「小極,我們不清楚這蛇的底細,這蛇身上可能具有強烈的劇毒也說不定,你沒有守靈人的血脈,你不小心接觸到牠可能會沒命的,快躲到我和小婷身後。」

 

小靈說完這些話後,小婷和小靈此時居然同時變成水藍色的小靈和小婷了。

 

我現在才確實了果然小婷具有跟小靈相同的能力,她也是可以變成水藍色的守靈人的,只是這次還真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變身的樣子,可能是因為之前的場合還沒有機會讓她發揮實力,要不然就是她非常的信任小靈,所以她之前才一直遲遲都沒有變身吧。

 

不過看來現在的情況果然非常的危急,逼得他們兩人一定非要同時變身不可了。

 

我此時看到了這情景,自然也知道這不是我可以逞能的場合,我現在只不過是他們兩個人身上沉重的包袱,我並不能幫上他們什麼忙,我這時對他們兩人來說只是個拖油瓶,而我此時逞能的話也只會讓我們現在的處境越來越糟糕和危險。

 

我深思熟慮後當然只好馬上乖乖地聽小靈的話,快速地退到他們兩人身後了。

 

而我這時也感覺到了有人可以依靠的溫暖,但我想此時在我身後,那些財迷心竅正往我們這裡跑的那群人,應該就沒有像我這麼幸運了。

 

不過我現在是自身難保,就算想救他們也救不了,我也只能祈求上蒼多去憐憫那些在黑暗中獨自哭泣的靈魂,我此時也只能在心中祝他們好運了。

 

我退到了他們兩人身後,我才開始放下自己原本緊張的心情,仔細觀察這隻靠近我們的三頭蛇怪的蛇頭,牠的頭部果然呈現著「明顯三角形」的形狀,而牠的全身有著平滑發亮的黝黑鱗片。

 

而且牠最詭異地方是牠的雙眼居然就像紅寶石般發散出一種紅色耀眼的光芒,而牠的雙眼就像具有某種魔力般,看著牠的雙眼就覺得自己好像整個人的魂魄都被牠給勾住一樣。

 

這個生物的紅色雙眼真是美麗的讓人覺得不可置信。

 

但我沒能夠欣賞這蛇怪的迷人紅色雙眼太久,因為牠已經開始張起牠的口,露出牠那一整口迷人的白色毒牙,迅速地往我們這裡開始咬了過來,看來這蛇怪的野心很大,牠似乎是想一口就把我們這三個獵物給一次解決掉阿。

 

不過小靈和小婷當然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讓牠得逞,小婷看到這蛇有所動作後,她開始快速地往我這裡靠了過來,用她的雙手抱住我的腰,奮力地往我們正上方的高空一跳(這時被美女抱住的我是非常害羞的),小婷一跳之後這蛇怪的一咬就撲了個空,而小靈此時居然已經跳到牠的蛇頭上,用手肘奮力地往牠的頭部正上方敲了下去。

 

只要稍微有些武術底子,懂得些武術常識的人都知道,用手肘來打人是會讓人感到非常疼痛的。

 

果不其然,小靈用手肘打了這蛇怪的頭一下後,這蛇怪開始痛到仰天嘶嘶地大叫,而小靈也趁著此時蛇怪無心顧慮到他的空檔,獨自跳回到石台上了。

 

這蛇怪仰天嘶嘶大叫過後,過了一會兒就開始用牠那雙紅色的雙眼怒視著我們,就好像此時恨不得立刻想把我們生吞進牠的肚子一般。

 

不過牠被小靈打了這一下後,牠開始知道我們不是好惹的,牠似乎對我們的實力進行重新的評估了,不過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牠怒視完我們後,牠接下來的動作居然是把牠的蛇頭沉入到黑湖中的水底下,就這樣神隱地消失了。

 

就在此時我們也聽到我們的身後傳出了槍聲和咒罵聲以及有人跌入到黑色湖水中的聲音,看來其他人此時的處境似乎相當的不樂觀阿。

 

我是打死都不會想要跌入進這黑色湖水中的,畢竟這黑色湖水看起來根本就跟人血差不多,這黑色湖水裡的東西說不定根本就是人血而不是水呢,而且還不知道這湖水底下還有著什麼其他的怪東西,反正跌進去這黑色怪湖中肯定是兇多吉少。

 

我這時由於救人心切,於是我開始對小靈和小婷兩人說道:「看來這隻三頭蛇怪也不怎麼樣,牠居然被小靈打了一下就開始害怕起我們,躲到黑色湖水底下了,我們不如趁現在去救其他人吧?」

 

小婷聽完我說的話後,她表情慎重地對我說道:「蛇是非常奸詐狡猾的生物,我覺得我們不能太大意,說不定牠現在是想先躲到湖水底下,想些法子整我們呢。」

 

小婷才剛說完這些話,蛇怪就像是急著馬上就想要應證小婷說的話是對的一般,牠忽然無聲無息地出現了,湖中忽然就伸出了一條黑到發亮,舌尖分岔的大舌頭,這舌頭看起來有三米多長,一捲就捲住了此時最靠近湖邊的小靈的雙腿,這蛇怪捲住小靈後,接著就用舌頭把小靈放翻在地,開始把小靈拉向湖中。

 

多虧小婷眼疾手快,小婷的手此時就像一把利刀般快速地扎在那條黑到發亮,舌尖分岔的大舌頭上,這蛇怪的舌頭吃疼,也只好乖乖地鬆開了小靈,不過這蛇怪相當的狡猾,牠在牠的舌頭鬆開小靈不久後,牠居然開始用牠的毒牙快速地往小靈身上補上一口。

 

小靈此時被蛇怪襲擊,他反應雖快,馬上用他的雙腳快速地逃離了這蛇怪出奇不意的猛攻,但他右側的小腿還是不小心被這蛇怪的毒牙給咬傷了,他的右側小腿開始血如泉湧地流出許多紅色的新鮮血液出來,這蛇怪知道自己計謀得逞後也開始瞪著牠那兩顆紅寶石般的怪眼,讓牠自己全部的身體開始從黑色湖水中爬了出來。

 

這蛇怪從黑色湖水中爬出來後,從牠的眼神中似乎可以看出牠很滿意自己剛剛的作為,牠剛剛才為自己報了小靈打牠的一肘之仇,接著牠又開始用牠那紅寶石般的雙眼瞪著我們,把牠的蛇頭慢慢地往我們的身體靠近。

 

就在我們好奇這蛇怪究竟還要耍什麼花招的時候,牠居然開始神速地把牠的口給張開,從口中噴出了綠色的毒霧往我們身上快速地噴射了過來,由於我們實在沒有想過這蛇怪的口中還有這招王牌,也因為這蛇怪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我們三個人在這一瞬間居然都沒有辦法反應過來,我們三人此時居然全部都中了蛇怪這出奇不意的一招。

 

我們中了這招後,小靈面色凝重地說道:「慘了!看起來這蛇怪噴出的毒霧應該懷有劇毒,要不然這蛇怪應該不會做出這麼多餘的舉動,我們必須要趕快速戰速決才行,要不然等毒霧的效果開始發作後,我們就全部都要變成牠肚子裡的食物了。」

 

小婷聽了小靈說的話後,接著突然就從她的手中變出了一個由水藍色靈氣所形塑而成的弓箭,而她開始左手持弓,右手緊窩住箭柄,頂住弦,把水藍色的箭往蛇怪的右側紅色眼珠方向給射了過去。

 

小婷水藍色的箭飛行的速度快速到蛇怪連反應躲開的時間都沒有,牠右側的紅色眼珠就這樣被小婷給射廢了,而那蛇怪紅色眼珠流出來的血液居然不是紅色的,而是綠色的,看起來還真是有夠噁心,而這蛇怪在牠右側紅眼被箭射中後,又開始嘶嘶地大聲吼叫了起來。

 

此時此刻,小靈雖然腳上有傷,但也沒有停下腳步放棄這難得的機會,他抓住蛇怪看不到右側視野的機會,開始跑向蛇怪的視野右側,而他也從他的手上變出了一個由水藍色靈氣所形塑而成的大劍,接著小靈就跳上高空中,小靈一下子就跳上了這蛇頭的正上方。

 

我看著小靈此時的舉動,我想他應該是接著想用他那把帥氣的水藍色大劍把蛇怪的頭給砍下來吧。

 

果然不錯,小靈接著就這麼做了,由於蛇怪的右側視野看不見任何東西,所以這蛇怪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牠的頭就這樣被小靈給砍下來了,而牠的頭則開始跟牠的身體分離,掉入了黑色湖水中。

 

然而就在小靈帥氣地跳回上高台之後,他接著居然就毫無預警地昏倒了。

 

小婷看到這情景,她此時急忙地用雙手在空中接住了快要倒下的小靈,雖然小靈此時已經聽不到她說話了,但她還是柔聲地說道:「這個笨蛋,之前在跟破空打架時就已經受了極重的內傷,現在還使用大量的靈氣把靈力給實體化,現在只有昏倒,還沒有死掉,就已經是萬幸了。」

 

小婷看了看昏倒的小靈和他的傷勢後,對我說道:「我現在要趕快把小靈帶回我們剛來這的巨石群迷宮的入口處替他治療傷勢,免得其他的蛇頭等等開始過來攻擊我們,小靈現在的情形很不樂觀,他要是再受到傷害很有可能會死掉。」

 

小婷說完這些話後好像又想到什麼,緊接著又對我說道:「而且我們剛剛還吸進了那蛇怪吐出來的毒霧,還不知那蛇怪的毒霧到底有著什麼樣的功用和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我們還是先退再說。等我走後,你快把大家也帶回那裡,免得傷亡人數更加的慘重。」

 

我聽完小婷說的話後,我支支吾吾地對她說道:「妳……就這麼放心地把這裡交給我?我……可以嗎?」

 

小婷聽了我的話後突然板起了臉,正色地對我說道:「我們現在在這麼危險的場合,你就算不行也要硬著頭皮上,要不然大家就是一起死。」

 

我想了一想也覺得她說的這話其實不錯,現在這種場合身為男人就算真的不行也要有擔當地硬起骨氣來,別讓人給看輕了。

 

想通後,我緊接著對她點了點頭,表示讓她放心地去照顧小靈,這裡有我接應其他的人。

 

不過看到小婷此時突然變得如此的溫柔,還處處為小靈著想,更把小靈的性命看得比其他人的性命還重要許多,以我身為男性的角度和直覺來看,我此時更加認定了他們兩個要不是有一腿,要不然就肯定是小婷暗戀小靈暗戀的很深。

 

小婷看我點頭後,就揹起小靈,用極快的速度往我們剛來這的巨石群迷宮的入口處方向跑走了。

 

我看見小婷走後,開始擔心地往其他人所在的方向看去,我這時才發現黃玄和吳道以及其他的一群人居然此時就在離我的不遠處正跟蛇怪的另外一個蛇頭正在搏鬥中。

 

他們那的蛇頭可能是因為也早已經失去了耐心的緣故,牠也開始從口中對他們噴射了綠色的毒霧,由於蛇怪噴射毒霧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們許多人連躲避的反應時間都沒有,幾乎所有人都無法躲過這攻擊,包括黃玄和吳道也都中招了。

 

但沒有想到黃玄看起來身材雖胖,身體卻很靈活,在蛇頭接近他們,朝他們迅速地噴射毒霧後,黃玄被噴到毒霧中招後,他接著居然就快速地跳上了那蛇怪的蛇頭上,還使用他那高過中指的奇長食指,使出爆發性的力量把蛇怪左側的紅眼給奮力地搓瞎了。

 

蛇怪的綠色血液此時隨著黃玄的食指拔起,牠的綠色血液開始大量的從左側紅眼噴了出來,但因為黃玄離蛇怪太過接近,這時黃玄的身上居然被濺上了許多蛇怪的噁心綠色血液。

 

而蛇怪的左側紅眼被黃玄搓瞎後,牠又開始張開大嘴,嘶嘶地大聲吼叫了起來,黃玄則趁著這個蛇怪分神的機會,從蛇頭上跳了下來。

 

吳道看到了這情景後,居然也沒有放棄掉這難得的機會,他開始拿起了手榴彈,用大拇指推掉了手榴彈的保險套,張口咬住拉環,手榴彈的導火索被引燃,哧的冒出了白煙。

 

吳道此時瞄準了蛇怪張開的大嘴,把手榴彈扔進了蛇怪的嘴中,蛇怪似乎左側的眼睛被搓瞎後反應變慢了,也可能是因為牠的視線不良也痛到沒有想太多,居然就把手榴彈給吃進嘴裡去了。

 

蛇怪把手榴彈吃進嘴裡數秒之後,手榴彈開始從蛇怪的嘴內爆破開來,而看起來這蛇怪嘴內的肉似乎皮粗肉厚,居然這一下致命的攻擊還不能要了牠的命,但牠也開始像失去了生命力般,開始把蛇頭沉入進黑色的湖水中。

 

我這時才發現他們兩個人平常看起來雖然不怎麼樣,但似乎他們兩人都留下了一手,在面對著身死存亡的關頭時,他們的保命能力還真不容小覷,這就是不管外在的生存環境和條件就算多麼的艱苦和危險,生命總會自己找到出路的道理嗎?

 

吳道和黃玄一行人看到蛇怪的頭沉入黑色的湖水中後,就開始迅速地往我這邊跑了過來,而我也開始往他們那裡的方向跑去跟他們會合,剛剛由於情勢太緊張所以我沒有注意到,但我這時跟他們會合後,我卻發現我好像少看到了一個我非常在乎的人。

 

那個人就是我的好友鄭書豪,我的朋友鄭書豪呢?

 

我發現我沒有在他們的隊伍裡看到鄭書豪後,連忙緊張地向他們問道:「我的朋友鄭書豪呢?他怎麼沒有跟你們在一起?他該不會已經被蛇怪給吃了吧?」

 

大家這時因為才剛剛跑完步,身體似乎都還沒有回復和反應過來,所以暫時都還沒有理會我問的問題。

 

但黃玄聽到我問的問題後,喘了一口氣,有點語無倫次地說道:「他和一群中國人走在我和吳道之前,我們剛剛好像有看到他們在快要接近那紅色石門前,就被蛇怪給襲擊了,接著我們就發現我們的身旁也有一個蛇頭正準備要攻擊我們……

 

我們就沒有辦法顧慮到他們了,也只能顧著跟自己身旁的蛇怪拚個你死我活,畢竟我們自己都自身難保了……剛剛的情景你也看到了。

 

不過我看現在看起來紅色石門那邊好像似乎也沒有了動靜,說不定他們早已經遇難了。」

 

我聽完黃玄說的話後,慌張地對他們說道:「不行,他是我的朋友,我們既然是一起來的,就要一起回去。我要去紅色石門那邊救他,就算他已經死了,我也要必須要看見他的全屍才肯善罷甘休,我要把他的屍體給帶回去埋葬。」

 

我身旁的黃玄此時聽完我說的話後,也對我點了點頭,表示認同我的說法。

 

但這時我們兩人卻注意到了我們視線側面旁的吳道和他身旁的一群人表情有異。

 

從他們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居然全都人突然都同時僵愣住了,而我們從他們的眼神中還可以看得出來他們似乎感到非常的驚恐,就好像我和黃玄的身後有著什麼可怕的東西,於是我和黃玄開始把我們的頭隨著他們的視線轉向了我們身後的黑色湖泊中。

 

誰知道我們不往湖面的方向那看去還好,我們一回頭往黑色湖泊的方向那看去,差點就把我們兩個人的魂魄都給嚇出來了。

 

我們會這麼驚恐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看到剛剛那個被小靈給砍下來的蛇頭和蛇怪身體分離的傷口處,居然又開始長出了全新的三個蛇頭,而那三個新長出的蛇頭的視線居然開始盯著我們瞧,往我們這裡的方向看了過來。

 

看到了現在的這一幅情景,我開始想到了希臘神話中的九頭蛇怪「海德拉」,不過那一頭九頭蛇怪早就被大力士「海克力士」給殺死了,沒有想到這些紅色皮膚的殘酷色族人在台灣也養了一頭頭部呈現「明顯三角形」形狀的三頭蛇怪。

 

而且這蛇怪的蛇頭被砍下後居然還會再生長出更多的蛇頭,牠居然擁有如此可怕的再生能力,那我們根本就找不出方法殺了牠吧,難不成我們這次真的居然都要死在這古墓中了?

 

而這新長出三顆頭的怪物似乎是根本不想要讓我們喘息般,牠開始又從黑色湖泊的方向往我們這裡的方向快速地游了過來,此時我才發現我就算想要到紅色石門那邊救鄭書豪其實也是無能為力。

 

吳道和黃玄看到這幅情景後,他們幾乎是同時對著我們其他的人,喊著明確又實際的一個字:「跑。」

 

我們全部的人聽到他們兩人說的話後,我們幾乎是同時用盡了吃奶的力量迅速地往我們剛來這的巨石群迷宮的入口處方向跑了過去,而我跑了不久後,我卻發現我的雙眼開始慢慢地變得越來越模糊,我的雙腳也開始慢慢地跑不動癱軟了下來,最後我終於忍受不了身體的疲憊癱倒在地上了,看來這應該是三頭蛇怪的劇毒在我的體內開始發揮效用了。

 

然而,就在我的身體抵抗不了三頭蛇怪的劇毒倒在地上,我的眼廉也開始慢慢闔上的同時,我模糊的雙眼中隱約看見走在我前方的人也開始慢慢的一個個倒了下來。

 

而我此時似乎又隱約地看到遠方不遠處有一群紅色皮膚的殘酷色族人正往我們的方向走了過來,但此時的我卻已經慢慢閉上雙眼不醒人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瑆桓 的頭像
瑆桓

【瑆桓¤靈魂£創作¶天地】

瑆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曹夢得
  • 連「王牌」小靈都趴下了
    而且這蛇頭還會無限的再生
    這蛇怪有夠強的...

    附註
    「被美女抱住的我是非常害羞的」..這句話..對我也適用XDD~~
  • 這蛇怪的確是強到誇張~XDD
    「被美女抱住的我是非常害羞的」......這句話,
    可能不只對我們兩個適用,
    可能對很多男性也都適用~哈哈(笑)

    瑆桓 於 2013/02/02 05:45 回覆

  • 厭情
  • 那三頭蛇砍了又再生,
    怎樣的殺不死嘛!
    醬大家都逃不了啦=.=
  • 所以說,接著看精彩的下一話之後
    就會知道他們是怎麼逃出來的了~^^(XDD)

    瑆桓 於 2013/02/02 05:47 回覆